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杏花


□ 孟会祥

  春分已到,想来杏花已经开了,只是还没有机会看到。对于杏花,我是年年惦着的。然而越是近年,杂七杂八的事儿越多,看花的心情和机会越少,有时蓦然想起,哦,花期已经过了。因而想到“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免不了一番惆怅。这是一年一度的约会,爽了约,也会歉疚一年似的。

  我小时候,农村还处在半饥六饿之中,极少有人种花。最常见的,要数土墙上栽些仙人掌,或者一种叫“墙不塌”的植物,其作用,也是维护“墙不塌”。仙人掌的花极妖艳,然而我整个少年时期,就没见过仙人掌开花。“墙不塌’!也会开花,开了跟没开没什么两样。凤仙花又叫“小大红”,种的人不少,小姑娘们用来包红指甲。然而我对手指甲上的猩红,一向没什么好感。直到现在,网上什么颜色的指甲都算见过了,但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不激烈反对,也决谈不上倾心,这风尘的浓艳,往往就是让人半就半推的吧。记得我堂叔家,不知从何处弄来一盆“盆草”,大概是原始的兰花吧,真的栽在瓦盆中,叶子嫩绿而柔弱,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斜出一茎,绽开一花,白得皎洁而静谧,这大概是我少时见到的最风雅的花了。好像是我们大队第五生产队(现在叫村和村民组),作为药材,种了一片芍药,朵大如桃,花瓣殷红或粉红,简直是天外来客。花开时节,常有同学偷了带到学校,相互把玩、呵护、唏嘘,用不了多大工夫,一瓣瓣地散落满地,算完。这些花,都算是点缀,我们乡下入,只看重庄稼的花、果树的花。,

  我们生产队有一个杏园,就是寨豁儿郭家坟的坟园,有杏百余株,品种则麦黄杏、大青杏、关爷脸杏、羊屎蛋杏、大白杏、巴嗒杏、叶里藏杏等,有些品种叫不上名字,总有一二十种吧。每种杏的花都不一样,有的深,有’的浅;有的朵大,有的朵小;有的密密匝匝,有的稀稀疏疏;有的简直从老干上爆出花朵,有的只零星地开在嫩枝上。当杏花含苞时,也会引动人们的爱美之心,折出一二枝,插在酒瓶或墨水瓶中,等它花蕾渐肥,乍然开放。晚上,煤油灯把它的影子拉大,映在土墙上,花则悄然嫣红,影则寒素恬淡。而欣赏这花的美,总觉得过于奢侈,不应该。我好像也折过一两次,大人们加以训斥,说不知折下了多少颗杏子。后来看红楼梦,宝琴在雪中折梅,清冷明艳,一一入画,也曾经心向往之,甚至想入非非,但又觉那毕竟是贵族的事情,与我无干。也因为折枝,杏一开花,杏园就需要人看护。我爷爷、霜表爷、“打铁老头儿”郭大伯都看过杏园。这杏园是郭家的坟地,虽然解放后属于生产队,但“打铁老头儿”看起来,也好像更顺理成章。麦梢一黄,杏子就逐渐不再涩酸,间或虫蛀风吹,也有落果。我们几个小孩会时不时地去杏园找“打铁老头儿”,可以捡拾那些仍涩酸但又蔫蔫地涩酸不起来的落果。滋味虽然不好,毕竟慰情聊胜于无。“打铁老头儿”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我们一去,就给我们讲鬼故事。在坟园中讲鬼故事,可谓此情此境此人此事,百般遇合。他讲的是《聊斋志异》,但从未提过这个书名,说是叫《鬼狐传》,而且经他腹中删修,早成了洁本加少年本,听了那么多次,根本就没有牵涉过男女情爱。记得有一次他讲得兴起,讲到天色昏黑,有个同伴居然不敢回家了,于是他又讲了两个可以让我们回家的道理:其一,有一个神叫路游神,专门在路上照看小孩,鬼魂怕路游神。其二,年轻人一头火星子,而鬼最怕火星子。如果突然感到森森凉气,赶快搔头,鬼就会自动逃窜。我有时候一个人晚间回家,也会突然感到有凉气,或一股黑气迎面而来,继续走,就听到身后塞塞宰率,好像有人在跟。这时候,就得镇定地站住,猛烈地搔头,然后急速跑回去。时光荏苒,转眼间杏就发甜了,而园子就看得更紧,无事无非,不准入内。这时节,无赖少年总是站在寨墙上或寨壕沿儿,用坷垃砸杏,砸落一些,然后装着没事似的溜到杏园边,就会被叫进去,分吃那些砸落的果子。老头儿总是说:“这些败家子儿,糟塌东西,等着龙抓吧!”吃杏的人当然也得随声骂骂咧咧几句,而心中好不得意洋洋。我老实,没敢干过这事儿。 .杏园里的杏,大部分出于我大哥的栽培嫁接,好像只有一棵老树,解放前就有,当时树龄可百年许。它有王者气度,开花时半天彩霞,结果时压弯枝头。杏树耐老,越老越有气魄。后来读书读到“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时,我往往联想不到曹孟德横槊赋诗,而是想到杏树。

  后来,我到县城工作,西城门外有杏树数十株,树龄都在百年以上,老家杏园里的王者与它们相比,简直不算什么了。而每到春分时节,我天天去看杏花。气候的力量,不可思议,春气回暖,杏枝便鲜亮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吐出点点的蓓蕾来,又忽如一夜之间,满树绯红,灼灼照入。也许只有杏花的开放,才能称得上是“怒放”,先开的花已经满枝,而后开的花,还是鼓足了劲,挤出一片天地,展开花瓣,吐出花蕊,真不知道如此娇艳鲜嫩的花,哪里来的如此神力。如果踱到树下,仰面看去,霞光飞上面颊,你就会觉得自己随着一朵朵杏花,将飞腾而上。蓝天看不见了,白云看不见了,密密层层的花,在微风中酣然摇曳,俨然火苗,炉火般咝咝有声,通红透彻。这时候,一股热流便涌上心胸,那种忆往事、伤流景的酸腐孱弱,也似乎一下子烟消云散,而一种生生不息之意,昂然而起。杏树一年一度的最美丽的时刻,从不失信,不论你近况何如,它不论分说地如此云蒸霞蔚、酣畅淋漓。

  我们“生产队”,早已成了村民组,联产承包后,杏树分给各家,各自伐了。而且,我也久已不隶原籍,甚至无由感慨。城西的老杏树,不知何故,也销声匿迹,不知还剩一两株否,也已无由感慨。只是那么多品种的杏,恐怕今生今世,再也无缘见到了。这也无所谓,只是到了这时节,便想到杏花。

  责任编辑白荔荔

分享:
 
更多关于“杏花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