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烦燥不安


□ 许伟庆



我的自白

我决非少年得志之徒,但在我读军校之前,我绝对是平庸之徒,就如水底的一块石头,永远也不会浮起来一样。
我一直都想去当兵,但在我当兵之初不是为了什么高尚的理想或是某种伟大的信念。我一直都很真实,甚至有些时候真实得让我自己都吃惊。比如当初我独自一个来军校报到时,一位来接我的军官问我为什么要来报考军校,尽管在来报到之前,当过兵的父亲曾告诉过我,若有人这么问,要答一些高尚伟大的东西,才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我却说我只是想来军校锻炼一下我内向的性格,并且希望我能有个改变。那位上尉军官吃惊地看了我好久。那是因为别人都是说从军是自己从小的梦想,从小自己就希望能穿上那绿军装,能报效祖国,能为国防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之类话。那位军官就那么盯着我,他弄不明白这群出生于80年代经济大潮的学生中还有这般不会说客套话的人存在。
军校就是一所军营,我们的生活与当兵的生活一样。当我真正地生活在这块在我的印象里只有高尚,只有伟大,只有无怨无悔,只有无私奉献的绿色中时,我才真切地体会到了人是真实的。
我曾看见过我的战友因一件小事而吵得脸红耳赤;我曾看见过我的战友在训练时,因怕苦而偷懒;看见过我的战友背着纪律悄悄地与外面的女孩谈恋爱;看见过一个穿着军装的学员竟仗着这身衣服而逃票;但我也曾看见过那两名曾吵过嘴的战友在其中一个病倒时,另一个义无反顾,无怨无悔地背着他往返于医院和营房之间。也曾看见过那个偷懒的战友在救灾时却是那么奋不顾身;还曾看见过那个逃票的学员在他上车之前曾无比小心扶着一个老人上车。我无法理解这一切。我一直就是弄不懂人为什么就是这么的矛盾,为什么就一定要是天使和野兽的混合体。但无论如何,我的的确确是从我生活中感受到了生活的真实。
当然,我在这里决不是在贬低军人的这种身份,我永远都无法忘记我刚来时,我的队长,教导员和班长对我的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助;我也无法忘记我生病住院时,那些没日没夜地陪着我的战友;我也无法忘记那些在边防海岛固守着祖国哨门的战士们。正是因此,我才想说生活的真实并不是电视里的那些所能表达出来的。我们需要的只是真实地活着,真实地去做些事情。
读军校让我得到最大益处那便是让我知道了人的真实,也让我知道了生活不会永远都是儿时童话里的那片住着白雪公主的森林。
生活让我真实,我也就这么真实地活着。就如每天晚上,当我一个在悄悄地感受着黑暗时,当寂静悄悄地覆盖我时,我都真切地感受到了我四周的真实,这真实包括月亮的阴晴圆缺,包括我战友的喜怒哀乐,包括生活喜悲无常。
每每晚上我都会对自己说,真实地活着,真好!

前段时间有句流行语:别理我,烦着哩。说的是普通的市民。然而,这篇小说写的都是军人。军人有什么可烦躁不安呢,在这样的和平的年代?
许康这几天老是烦躁不安,早上,他坐在队室里,一个人漫不经心地翻着手中的《解放军文艺》,这时,朱孝平跑过来喊他,班副,班长让你安排一个公差扫一下卫生区。这么点丁的事,他自己安排不就得了,许康心里暗骂道,那就你去吧,许康心里烦得很,他没好气地对朱孝平说。又我去呀,我上次才出了一下公差呀,朱孝平心中有些不满,小声地咕了声。许康火上来了,叫你去,你就去嘛,吵叽叽的。朱孝平撇了撇嘴,转身向外走时,他还是不满地瞟了许康一眼,嘴上还挂着几丝的不屑。许康看了心中不由地一颤。毕竟大家都是学员,我只不过现在是个代职班副而已,我何必这么大声呢?唉--
许康心里更加地烦躁了,身上,头上,甚至心里头似乎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偶尔还咬他一两口。
前天,许康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家书。另一封是读大学高中同学写来的。
家书抵千金,许康觉得这话好笑,他从没有觉得家书有什么看头的。父亲是个当过兵的大老粗,他从来就不会用笔墨来抒家里的一切与父子情的,再说他也没有这个水平。他只会赚钱,喝酒,看录相,但基本上还是个安分的农民企业家。信又是爷爷代父亲写的。信中又是爷爷那令人熟悉得可以背下来的模式。先是告知家中一切平安,家人都健康,请勿担心,家里的反季节瓜菜又丰收了,家里又买了部彩电,也牵了电话了--然后便是希望你在军校好好学习,积极向党组织靠拢,争取优异成绩,早日为国防做出贡献。许康不打开信都可以知道信里写的是什么,他读完家里的信一般只花上半分钟,读多了也就读麻了,他回信也很快的,他甚至给自己写了个回信的模板:
爸、妈、爷、奶:
见信好!
时间飞快,不知不觉又过了××××××(时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