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爱的 “娇憨”之性 美丽的湘云姑娘(下)


□ 王新华

“英豪阔大宽宏量”,这是湘云姑娘的判词中的一句,用这样的判词来评价一位美丽的少女是不多见的。在《红楼梦》中,曹雪芹对史湘云却运用了这样的判词,表达了他对史湘云个性中的非女性化成分的高度评价。史湘云既有轻逸“娇憨”的女儿姿态,也有英姿飒爽的男儿风采。她将女性的柔美和男性的粗犷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有效地克服了传统的女性角色定位带来的一些缺憾,刚柔兼济,显示出特殊的性格魅力。
她不以怜弱来赢得别人的同情和爱怜,相反喜欢做一些具有挑战性的事情,胆子忒大,酷好冒险。放炮仗的时候,别人都躲起来,薛姨妈抱她,她还挣脱,表示自己并不怕。宝钗等笑道:“他专爱自己放大炮仗,还怕这个呢。”与林黛玉在凹晶馆联诗时看到河里有黑影的情景后,黛玉说是鬼,十分害怕,而湘云却镇定自若。书中说:“湘云方欲联时,黛玉指池中黑影与湘云看道:‘你看那河里怎么像个人在黑影里去了,敢是个鬼罢?’湘云笑道:‘可是又见鬼了。我是不怕鬼的,等我打他一下。’因弯腰拾了一块小石片向那池中打去,只听得水响,一个大圆圈将月影荡散复聚者几次。只听那黑影里戛然一声,却飞起一个白鹤来,直往藕香榭去了。黛玉笑道:‘原来是他,猛然想不到,反吓了一跳。’湘云笑道:‘这个鹤有趣,倒助了我。’因联道:‘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由此我们看到,连鬼都不怕的少女,还怕什么呢?对比黛玉、宝玉房中的丫鬟疑神疑鬼的样子,更可以看出史湘云的胆识。
红楼女儿中她的体质十分强健,行为举止也很粗犷豪放。宝钗、黛玉带着先天的疾病,在追求娴静的淑女风范时越发显得楚楚动人。史湘云虽然是千金小姐,但并非是在娇生惯养中长大的,她身体健康,行动敏捷,精力充沛,喜欢大说大笑,一点也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喜欢忸怩作态。她可以将贾母的新大衣胡乱穿上,在雪天里与丫鬟们一起玩雪人,跌到沟里污了新衣也毫不在乎。别人斯斯文文地聚会,她偏偏想出来雪中烤鹿肉。芦雪庵联诗像“抢命”一样,古花名抽签常常是“揎拳掳袖”,喝酒行令时不喜欢“垂头丧气闷人”,而是更爱“简断爽利”的划拳,她与宝玉等人高声划拳,成为大观园宴会的一道风景。她自己行为举止豪放,也看不得别人的忸怩作态,当探春的签上有注“得此签者,必得贵婿,大家恭贺一杯,共同饮一杯。”探春不肯饮酒,“被史湘云、香菱、李纨等三四个人强死强活灌了下去。探春只命蠲了这个,再行别的,众人断不肯依。湘云拿着他的手强掷了个十九点出来”,黛玉、宝钗遇到这种情况,往往只会用语言敲打,而真正勇于行动的却是史湘云。史湘云不仅常在罚别人时出头,自己也屡次被人按着灌酒。她自由豪放的性格,使人们在戏谑她时也少了很多顾忌。
她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肝义胆。大观园中有精明的世情,有诗意的言情,但最缺乏的是任侠尚义的“侠情”。史湘云虽长期生活在绮罗丛中,但能摆脱大观园脂粉气息的熏染,将侠义之气带到深闺之中,冲淡了它的温玉软香,显得更为健康。在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慈姨妈爱语慰痴颦》说到,邢岫烟在迎春房里居住,常常要受到下人辖制,不得不当了棉衣服打点丫鬟婆子,大冷天里只穿着夹衣,史湘云听后,很气不过。书中写到:“这里屋内无人时,宝钗方问湘云何处拾的。湘云笑道:‘我见你令弟媳的丫头篆儿悄悄的递与莺儿。莺儿便随手夹在书里,只当我没看见。我等他们出去了,我偷着看,竟不认得。知道你们都在这里,所以拿来大家认认。’黛玉忙问:‘怎么,他也当衣裳不成?既当了,怎么又给你去?’宝钗见问,不好隐瞒他两个,遂将方才之事都告诉了他二人。黛玉便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不免感叹起来。史湘云便动了气说:‘等我问着二姐姐去!我骂那起老婆子丫头一顿,给你们出气如何?’说着,便要走。宝钗一把拉住,笑道:‘你又发疯了,还不给我坐着呢。’黛玉笑道:‘你要是个男人,出去打一个抱不平儿。你又充什么荆轲聂政,真真好笑。”从以上三人对这一件事的反映可以看出三人的性格差异。林黛玉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并对史湘云的做法本身提出疑义。宝钗虽然同情邢姑娘的遭遇,并因她是薛家未来媳妇而对她多有照顾,但她力求一团和气,息事宁人,并不愿意指责迎春以及迎春的丫鬟。但是史湘云是一个侠肝义胆的人,她看到不平的事情,就一刻无法容忍,她将别人的不幸看作自己的不幸,积极为这个并非十分亲密的伙伴出头,并不在乎自己在这种事情中的得与失,虽不免有些鲁莽,却透视出她一副急他人之急的侠义心肠。......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