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湿淋淋的声音


□ 燕霄飞

  远村其实也不太远。怎么说,从家里出来,还没赶上使劲呢,车子还没蹬热乎呢,就看见它矮矮地趴在黄沙圪梁上,黑黑的,糊糊的,跟不经意的一抹淡墨一般,慢慢洇在了冬天的灰蒙天色里。远村就是这么个村子,我们这一带最穷的地方,好像老被世界遗忘,老赶不上繁华的步履。它的穷主要因为干旱,地沙化得特别厉害,风一吹,满村子灰蒙蒙一片。这日子怎么过,得想法子改善,远村不敢奢望哗哗的自来水,就挨门排户凑份子,打了一眼深井。那井真是深,据说有80多米。就是说,远村的人下了狠心,把地扎了个大窟窿。我到远村,是要找志生。我找志生,是想告诉他我安了电话。刚进腊月,我家里装了电话,全家都很兴奋,觉得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好像我们家安了电话,相当于社会又向前迈了一步。女人说,明天我们应起得更早,要不,就对不住它发出的声音。说话的时候,她将筷子拨拉得飞快,瓷碗叮当悦耳。我们的电话就摆在饭桌中央,蒙着她的一块红头巾,看起来,好像很隆重的一道菜,又像一位羞答答的新娘。可是,有个问题。我说,它自进门儿就没有响过,像个哑巴,电信局会不会真的给咱安了个哑巴呢?我们都沉默了。是呵,这有点让人上火,它到底会不会说话?说话是啥样的声音?
  你的号没告诉别人,别人咋会给你打?
  女人提醒了我。我就翻箱倒柜地找出本小簿子,我头几年在外边走工时用过的。女人又提醒我,长途很贵的。我想了想,将小簿子扔了。我决定只告诉两个人:一个是温侯,县文联的编辑,我常在他主编的《花蕾》上发点豆腐干文章;另一个当然是志生了。可是志生比我还窘迫,还没有这个现代化的设备。好在远村离得不远,也就十来里的样子。我把碗一推,出去蹬了自行车就走。我想我必须去找志生。我必须听到那种声音。
  志生是我初中的同学,远村的人都认为他有神经病。我知道他没有,他只是爱写点诗歌。
  这院子我很熟悉,多少年都没变过,我第一次看见它就是这个样子。土打的围墙豁豁牙牙,像乡下老头快风干的嘴。我从其中一个豁口很轻易地进了院子。远村别人家的房子是土坯做的,顶好的还包了红砖,不管瓤咋样,外面的皮瞅着光鲜。志生家倒好,还住着传了几辈子的窑洞。还在院子里,我就听到志生娘愤怒的骂声,骂得很凶,一句一句是从骨头缝里进出来的。但掩盖不住志生的声音。不用细听,我知道志生在朗读他的诗歌。
  志生,志生,我安了电话啦。一只脚还在门槛外面,我就嚷起来。
  “我们的世界还缺点什么?”
  志生没有抬头,吼完这一句就半跪在炕上不动了,我看到,他趴着窗台的姿势很不舒服,脏抹布一样的长发垂下来,挡住了他的表情。志生娘显得难为情,看我一眼,唇上的褶子抖了几下:你快把我也气死算啦!说着一摔门出去了。门的动静很大,窑顶扑簌簌地往下掉土,墙上挂着的志生爹似乎也跟着晃了几晃。
  我小声又说了一遍,志生,我安上电话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