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女性电影的女性主义批评近观


□ 刘海玲

中国女性电影的女性主义批评近观
刘海玲

以艺术片定位的近期中国女性电影,大多以尚未褪色的当代记忆作为艺术想象的底片,叠印出时代文化与女性命运相交融的双重画面,在两岸三地或国际电影节中备受青睐。

主体性:女性自我审视时的自我期许

在以女性为主创群体的《两个人的芭蕾》、《20、30、40》、《红颜》、《美丽上海》、《我们俩》、《蝴蝶》、《面子》、《无穷动》中,作者以生命直觉和文化自觉,以摄影机为镜,审视“我”的生命历程,完成自我的形象塑造。

1.女性在男性缺席时成为神话主角
在男权社会中,女性无论在现实生活还是历史书写中,很难留下自己的真实声音和独立姿态。只有当女性作为主角站在生活的“场”上时,才得以展现自身主体价值。同样,只有“当妇女作为作家进入创作表现过程时”,她们才能“进入一个用特殊方法铭刻妇女神话的历史。”
传统女性主义创作着意表达深受男权压制的女性孤独和焦虑,与所处环境的紧张状态,呼吁女性抵制男权社会,如《人·鬼·情》、《沙鸥》等。《两个人的芭蕾》则超越了常规叙事。女主人公生活在夫之名下,然而却并无自叹命苦的怨妇模式。重复蒙太奇渲染“德贵家的”砸碎水缸/传统的动作,象征女性主体意识的觉醒。“仙女梦”不仅是女儿的,更是“德贵家的”梦想。女性“被遗弃”成为女性的“炼狱”,女性经此进入精神的“天堂”。《美丽上海》中男性/父亲缺席的家庭里,母亲成为主角。她把儿女抚育成人,并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把一件件最宝贵的东西移交给儿女。在男性缺席的境域中,女性成为主体,“女人”升华为“女神”。

2.由困惑到不惑
《20、30、40》、《蝴蝶》、《面子》等则表现了女性由困惑到不惑的心路历程。
《20、30、40》清晰细腻剖示了女性在不同年龄阶段的生命状态,温婉蕴藉地展现了备受伤害的女性生活。但女性在困境中经受了历练而升华:小洁勇敢地亲吻了同甘共苦的女伴,想想终于选择了“对”的婚姻,Lily自信快乐地开始为自己而奔跑。《面子》中的母女由掩饰、压抑到最后撕破“面子”,勇敢地面对人生的独特选择。《蝴蝶》中金色的晨光中两个少女胴体相拥的画面渲染了圣洁而美好的女性之爱。两个女孩在阳台上甩掉鞋子自由飘摆的双脚,隐喻着女性主体对感情与性取向取舍的合理性。蝶的第二次选择意味着经过心理挣扎和蜕变后,女性精神的自由飞翔。


3.姐妹情谊成为自觉意识
当女性书写自己时,似乎消灭了“她”、“你”的指代,所有的女性都是“我”,这种新型女性关系成为近年女性电影的自觉意识。
《我们俩》中,小马洋溢着活力的青春,老太太充满着坎坷的阅历,女性之间的扶助是那么神奇。在小房客和老房东由矛盾、冲突到融合的故事里,咏赞着女性的率真、睿智和独立,咏赞着女性特有的价值认同和深刻的生命关怀。老人的终点与女孩的生机未尝不是女性生命的另一种延续。《红颜》三个女性的坎坷命运因私生子小勇而连在一起。这是一个男性总体缺席的结构,女性在沉默坚忍中互相扶持着。结尾处母亲不可抑制的由无声到号啕的长镜头,是母亲对自己、女儿以及所有女性特有的生命重负进行的一次总宣泄,也是编导给予顽强坚忍的女性的沉重敬礼。
《美丽上海》的母亲最终把房屋所有权留给离婚独居的大女儿,《两个人的芭蕾》完全由女人构成充满温情关爱的女性世界,《蝴蝶》中女性温柔的绝无伤害的爱,《20、30、40》中小洁和女伴的友情、Lily对女植物人的照顾和私语,《无穷动》中的女性由猜忌到沟通直至结伴跃动于自由的早晨……当男性有意或无意造成对女性的遗弃时,女性不再在传统的向度上寻找男子汉的支撑,而是以母女血缘为结构圆心向外围辐射,联结起所有的女性。关爱“姐妹”同时就是叩问自己的内心,抚慰自我的灵魂,同时也建立起女性编导与女性观众之间的精神对话。

驯服:男性视点中的女性电影

当男性编导以悲悯的目光关注女性命运时,中国电影史上不仅增加了女性电影的创作数量,更增加了厚重的人文关怀和极具价值的文化思考。主创人员均为男性的《孔雀》、《茉莉花开》、《姐姐词典》、《青红》呈现出内蕴的深度追求,女性命运的背景中凸现出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转型。西蒙·波伏娃说:“所有男人写的关于女人的书都应加以怀疑,因为男人的身份有如在讼案中,是法官又是诉讼人。”

1.男性审视中的“处女”和“妖女”
用“处女”和“妖女”来形容《孔雀》的高卫红、《姐姐词典》的牛红梅、《青红》的青红、《茉莉花开》的茉、莉、花,是因为在她们身上累积着男性传统和现代的双重审美需求。当女性美被男性的目光来界定时,“处女”的美是纯粹到极致的,如罗丹所说:“真正的青春,贞洁的妙龄的青春,周身充满了新的血液,体态轻盈而不可侵犯的青春,这个时期只有几个月。”而上述电影出场的都是纯洁无瑕的女孩。但她们又超越了那个年代,是被男性的记忆“妖”化了的。女性主义影评人安妮特·库恩指出,女性角色通常被架构成男性主导世界的“他者”或“局外人”,女性仅是男性的**对象——依她们的外貌及性感程度来评价。在“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年代里,中国妇女已最大程度抹去了性别特点,何谈“性感”?因此,这些女孩在当时显得“另类”,用王小帅的话就是“闷骚型”的。也许牛红梅、高卫红、莉、花不像青红那么“闷”,但“骚”显然是男性眼中她们的共同特点,就是“内心完全有自己的一个世界,骨子里有非常强的主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