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村人物


□ 房文厚


点评:当前,众多文学刊物销量减少,小说更是普遍不被看好,探究起来,小说写作一味追求技术和形式上的探索,把创作与广大读者的阅读需要截然分开是一个重要原因。我们选择刊登房文厚这位新人的三篇小说处女作,就是因为这里面没有我们常常看到的炫技式的手法,没有过多的自我情感的铺排和渲泄,他只是用白描的方式对自己熟悉的乡村生活进行了朴素的叙述。作者笔下的三个小人物都是颇有性格的村里人。韩庆有应付艰辛人生的幽默和智慧,生活练就了他善长喝粥的本领;软蛋韩顺为了他爹的鸡蛋羹突然变得不再是个软蛋了;已经是烟鬼的徐三却知道不让儿子们抽烟。小说写的是真正的平凡小事,有普通人的善意和生趣,没有太深的哲学意义和理性思考。你或许觉得,这样的写作太过老实了,不够聪明也不够酷。然而,老实的手法也许是最有效,最坦白和真正永恒的。各位可以注意一下第一篇中韩庆卖鸡蛋的细节,短短数百字就让我们看到了这个串乡卖鸡蛋的自在老头,没有真正的乡村生活,是无法写出这样的细节的。
小说作者是山东省一个小县城电信局的职工,他的老乡在北京打工,做电脑录入员。稿子就由老乡辗转送到编辑手中。起初我们并未预想到作品的优秀,因为这些文字来自一个远离文化中心的小县城,作者从事的是与文字无关的工作。可读完作品,我们就被那生动的乡村生活的描写和真诚的人生感悟所打动。这种打动我们的力量也许就是作品的优势:在作品所描写的生活里生活过,有过快乐和创伤,所以知道其中的甘苦。同时,他尚未被过多的语言游戏所打扰,仍然真诚地面对文字,因此初试写作就显得如此明净健康。这便是我们推荐他的理由。
——编 者

两圈半

从前上河的民工早上喝粥。这粥不定量,随便喝,喝完为止。所以早上这顿粥,犯抢。粥咋盛上,还得慢慢喝,还急不得,那粥热得烫嘴。韩庆不怕烫,粥盛好,吹上两口就喝。他一手托碗底,嘴搁碗沿上,碗转嘴吸,嗖一圈,嗖一圈,不多不少,两圈半,粥碗见底。韩庆喝粥出了名,得个绰号两圈半。
韩庆在治河工地喝粥的麻利劲,在家一点影子也看不到。他喝粥一口一口地喝,每喝了一口还咬点咸菜就着。喝完了一碗,瞅老伴还喝着,就等,等老伴也喝完了,才一起盛上,锅里还剩点,韩庆要盛给老伴,老伴想,韩庆活累,吃不饱咋行,就让韩庆盛上。
那年月,韩庆与老伴常念咕,什么时候咱天天能喝饱这又黄又稠的米面粥就好了。
后来,地分了。韩庆日子好了些,就天天熬粥喝,过得顺畅。再后来,韩庆就把地让给儿子种了,自己串乡卖鸡蛋,自在。
韩庆每天去卖鸡蛋,每次必带上老伴。自行车货架外首里是一篓子鸡蛋,老伴就坐在货架上,两条长腿就耷拉到货架里首。难走的路段,韩庆就下车推着走,不过让老伴照坐在车上。他不时回过头与老伴对个脸,老伴总笑眯眯的。他们总轻言细语地说个没完。路好走了,韩庆就上车骑着走。韩庆爱唱评剧《刘巧儿》,不过唱不好,嗓子像个破锣,沙沙的。他上了车,那几句就从嘴里冒出来,唱的是: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我和柱儿不认识,怎能嫁他呀,哩楞格楞格楞……老伴听了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呀!
到了村里,还唱,不过只哼调门。哼曲也不误吆喝。
大声吆喝:鸡蛋哟——
小声哼曲:河里青蛙呱呀呱地叫呀
大声吆喝:鸡蛋哟——
小声哼唱:河里的绿草配着大红花呀
……
有人买鸡蛋,他还小声哼,不停。
卖完了就往回走。
上了自行车,又唱上了,还是《刘巧儿》,唱:上一次劳模会上我爱上了人一个呀,她的名字叫张桂华。老伴在后面就戳他的脊梁,娇嗔道:老不正经的。张桂华是韩庆的小学同学,还同桌,老伴知道的。
到了难走的路段,韩庆又下车走着。他回头问:太太,今晚吃什么?老伴说:你有了钱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呗。韩庆说:鸡鸭鱼肉咱不稀罕,就喝粥。老伴说:总喝粥,倒也简单。
于是,晚上就熬粥吃。如今喝粥,不用争争抢抢了,不用推推让让了。锅里有的是,剩下就喂羊。这粥,喝得舒坦呀。喝饱了,韩庆就笑咪咪地仰在铺盖卷上,摩挲着鼓起的肚皮说:现在这日子,福气哩。

软蛋韩顺

韩顺,外号软蛋。怎么叫起来的呢?说是那次有人去他家借东西,隔门正听他老婆正训他呢:你还算个男人吗?是个鸡也得下软蛋……这事在村里传开了,这外号也叫起来了。韩顺受气,这假不了。那次他间苗,间了一半,看看天也热了,想下午再干吧,就回家了。一进院门,正迎上他老婆,那婆娘卡腰站着,像个凶神。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