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辽代把杯、折肩罐


□ 周卫星

  内容摘要:辽代金银多棱把杯酷似盛唐器物,但两者之间却有近两百年的时间断层。在高昌回鹘壁画中找到的线索,也许可以为解释这一现象提供一种思路。折肩罐是典型的突厥器物,在辽代金银器中也颇常见,并且还出现了为数不少的陶瓷作品。对辽代金银把杯、折肩罐来源的探寻,揭示了北方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是研究辽代金银器应该重视的一个方面。
  关键词:辽代、把杯、折肩罐、文化交流
  
  
  
  一些辽代早期金银器造型上酷似盛唐,一个显例是耶律羽之墓出土的七棱银把杯(图1)。[1]它与唐代何家村金银器窖藏的乐工纹八棱金把杯(图2)以及舞伎纹八棱鎏金银把杯(图3)除棱数不同外,造型和装饰手法均极为相似,亲缘关系非常明显。[2]带压指板的金银把杯传入中国后,在7世纪后半叶到8世纪前半叶曾一度流行,其影响也波及后世的陶瓷工艺。浙江临安晚唐水邱氏墓中曾出土带托盏的白瓷把杯(图4);[3]到了南宋,把杯的形象仍不断在陶瓷器物中出现,如1972年浙江吴兴南宋墓出土青瓷把杯(图5);[4]安徽省博物馆也藏有一件南宋官窑把杯(图6)。[5]这些瓷质把杯都带有压指板,但造型各异,与唐代前期粟特风格的把杯相去甚远。那种以多棱、敛腹为特征的粟特式把杯在盛唐之后就已消失不见,耶律羽之墓所出与何家村把杯两者之间出现了近二百年的断层,这使得辽代器物由中原汉地传入或受其影响的可能性极小。
  由于七棱把杯明显的中亚风格,自然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它与粟特银器的关系。有学者认为粟特把杯在传入唐地的同时也影响到了契丹,[6]但问题是,如果这种形式的把杯在8世纪时就已为契丹人所接受,并且在近二百年的时间内,形制几乎没有改变,那么,似乎应该有时代更早的例证,可是从现有的考古发现来看,却毫无线索可寻。相反,这种形式的把杯即使在以后的辽代出土物中也极少出现。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扎斯台辽墓也曾出土两件把杯,(图7、8)[7]但其造型一为五曲花瓣体,一为圆体,形制与耶律羽之墓把杯并不相同。稍后的克什克腾旗辽墓也出土了把杯(图9),[8]但该器除了带压指板的单把外,整体造型与耶律羽之墓所出把杯更是大相径庭。这应该是说明了敛腹多棱式把杯在辽代没能形成有连续性的传统。因此,多棱把杯传入辽地的时间可能与耶律羽之墓年代相去不远。
  天宝十年(751年),唐军在怛逻斯战役中被大食击败,从此唐朝势力退出中亚,粟特地区为大食占据。大食很早就与辽有过来往,在辽建国之初的天赞三年(924年),大食曾遣使辽国,并带来了贡品。[9]以此来看,粟特风格的金银器被大食使者带入辽国,似乎也有可能。但是这时中亚艺术的风格已和6─8世纪时大不相同。对中亚艺术深有研究的学者普加琴科娃将9─13世纪归入中亚第五大艺术风格时期,并认为这一时期,过去的本土传统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新兴的伊斯兰风格。[10]而多棱把杯自8世纪中叶以后,在粟特银器中也不再出现,[11]因此,多棱把杯的形式在10世纪时由粟特直接传入辽地的可能性较小。那么,它究竟从何而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