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神秘到窥见灵魂


□ 张 惟

唱支山歌给党听,
我把党来比母亲……
这是新中国的孩子们和青年一代都喜欢唱的一首歌。
而在此前,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者统治着的半殖民地的旧中国,人民受到蒙蔽和欺骗的宣传,许多人以为共产党是洪水猛兽。就如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中所形容的“一个幽灵在欧洲徘徊”。
我出生时,随父母自印尼经新加坡漂洋过海回到故乡龙岩,也就是毛泽东诗词中所指的“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的龙岩,属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区域,也即通称中央苏区。虽然不久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走了,但留下了许多动人的传说。我的孩提和少年时代,充满的是对共产党的神秘感,仿佛太空天兵天将。
我就读的龙岩县立初级中学,前身是福建省立九中,有位老师与曾任新四军政治部主任后为中原人民政府主席的邓子恢是留日同学,他有时会悄然谈及邓子恢当年在学校带头闹学潮的轶事,偶或也透露他自己曾在学校雨盖操场听过红四军党代表毛泽东的演说。后来,学生中流传斯诺的《西行漫记》,我倾慕红军名将贺龙、肖克,他们成了我们青年学子心中的偶像。再后,又听说了红军长征后留下的游击队,在魏金水、刘永生率领下,仍在周边的崇山峻岭里战斗。以致在我们青春火热的心胸中,几乎可倾听到这些战斗者的呼吸了。
命运或许垂青于我,当我离17周岁尚有两个多月,即将开启人生之旅时,龙岩解放了,我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政治部文工团,我的第一篇文章是《红军回来了》,从此开始了我有机缘与少年时代憧憬的神秘革命者见面,甚至亲近地窥见一代共产党人清澈透明的灵魂。
我对共产党的认识,不是从《共产党宣言》,而是从活生生的共产党人开始的。
我的青春年代,恰恰是从那个大变化的时代展开的。
昨日还是一名普通的中学生,第二天当上文工团的创作员,我想要去访问在山寮住了14年刚刚入城的闽粤赣边纵队政委魏金水,他可是当年配合朱毛红军“三打龙岩”的西陈区苏维埃主席。我随便地就闯进去了,而他竟然那么认真地回答我的采访问题。
这种崭新的人与人的关系,在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国,我有幸是走上人生的第一站就遇到了。
边纵被国民党宣传为“土共”,但不久我随边纵文工团调往南京,我进入第三野战军政治部工作,立即成为“洋共”了。可政治部主任唐亮给我们讲话,第一句话竟是“我当连党代表参加了古田会议,才知道什么是政治工作”。天哪,那古田会址不就是在我们闽西的那个小村落吗?
而古田会议的一个重要当事者,我是在军人俱乐部碰见的。我上班的华东军区图书馆,属俱乐部的建制。那晚在俱乐部棋室与战友下围棋,旁边有人围观,忽然有一只巨手伸进来帮对方下了三注,使我陷入重围,我挡住他说:“观棋不语真君子。”他哈哈大笑道:“小鬼,你的棋离君子之道还远呢!”我抬头一望,竟然是抗日战争中被誉为“南天一柱”的陈毅司令员,也记起了他1929年进军闽西的著名诗句“一鼓下汀(州)龙(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