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年的心境


陕西长安人。文学硕士,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小说评论》副主编,白鹿书院副院长,西北大学中国西部作家研究中心副主任,陕西省柳青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写评论,也写散文、小说和诗。出版有文艺评论集《坐看云起》《长安夜雨》,散文随笔集《独对风景》《回家的路有多远》《种豆南山》,中短篇小说集《捕风的网》等。曾获陕西省人民政府颁发的优秀文学编辑奖、陕西文联首届文艺评论奖最佳评论奖。
  
  常常,会在半夜惊醒,半夜无眠。为什么?因为心中有事。什么事呢?细想想,是有一大堆鸡毛蒜皮的事令人心烦,让人心焦,但似乎也都不大,没有大到让人活不下去的地步。更多的,可能就是觉得人到中年,感到一事无成,来日无多,心中充满了恐惧。
  这种恐惧,是对生命飞速流逝的恐惧,对两鬓染雪、老之将至的恐惧,对建功立业遥遥无期的恐惧……
  这些恐惧,其实也可以看作是焦虑。是恐惧,也是焦虑。是焦虑,也是恐惧。然用恐惧形容之可能更为准确。
  不惑之年到知天命这十年间,即从初入四十到四十有半再到年届五十,这一段中年的心路可能要经历许多变化。最初的感受是散淡,所谓四十不惑嘛。接着是惶惑,人过了四十真的就不惑了吗?非也。是更深更重的惶惑,惑而且惶,惶而且惑,惶恐加疑惑。然后就会是恐惧。巨大的恐惧,无边无际的恐惧。
  岁月如风,流逝得无声无息,无影无踪。岁月如刀,将漫长的日子切割得片甲无存,不留后路。
  在这曾经的似乎漫长的岁月里,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呢?生命的辙痕上,有什么值得回望的呢?
  没有。只有淡淡的正在远逝的岁月的背影。这真的让人惊悚,令人怅惘,叫人悲哀。
  生命如花,曾经盛开;生命如风,已然吹落了五十年的光阴。流水落花春去也,换了人间,也换了人颜。
  中年不像青年那样浪漫抒情了,变得现实而理性;中年也不像老年那样可以任运自在了,他还心有不甘。人生的大幕还没有落下,他不仅不能退场,甚至还处在舞台的中心,被照亮在聚光灯下。不表演都不行,不作秀都不行。不拼搏,难,不冲杀,可以,但绝对不能退场。死也得死在战场上。
  为什么呢?上有老,下有小;左有事,右有情;进无望,退则辱。
  上有老,百善孝为先,不说孝不孝吧,首先老要有所养,为人子者,这个责任是必须尽的。下有小,小的比老的还要难伺候。现在的孩子易生病,生了病就得看医生,看了医生就需要做各方面的检查,先排查你没有什么病,然后才能大致知道你可能是什么病。即使是一个小病,比如咳嗽、感冒之类,也往往是飞机大炮一起上,差不多是地毯式的轰炸一番,才见效果。自己可以省吃俭用,但孩子绝不能受委屈。这是一个信息化在某些方面又是透明化的世界,特别是周围有那么多的孩子作为参照,你想简单一点随便一点都不行,太太这一关就过不去。不上学难,上了学也难。这费那费你得隔三差五为费发愁奔忙。心里慕着陶渊明,可你还得为那五斗米折腰。心向南山,身陷泥潭。因此,身之左,有无数推不开的事情需要你拼着命打理。急也不得,气也不得。佛说忍,我们就忍吧。身之右,还有情。老年的情,说是老房子着火,没救,其实,中年的情,也是老房子着火。但这个老房子是烧得快,熄得也快,自救有方。为什么?人到中年,事杂心烦,所顾所虑实在太多,不像老年人那样来日无多,身无压力,可以由着性子专心一意地胡闹。中年是多事之秋,是非成败在此一举,稍不留神,一个分心,就功亏一篑,前功尽弃。所以,情也可爱,欲也可恋,但千万不可恋战——情场是一个残烈的人生战场,否则必将丢盔弃甲,把一个老房子烧得精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