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宋为奸杀岳飞——八飞说岳之七


□ 冯八飞

  冯八飞.笔名虎头,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外语学院德语系教授,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柏林洪堡大学博士后,洪堡大学语言与语言学系博导,德国洪堡基金会洪堡学者,上海外国语大学外语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南京大学中国语言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德国洪堡基金会中国学术大使,德国语言学研究院国际科学家委员会委员,出版过《沉浮莱茵河》《永远的白玫瑰》等作品。

  淮西兵变,已让宋高宗暗起杀岳之心。岳飞却毫无意识。绍兴七年(1137)九月,淮西兵变不过一月,他再铸大错。

  这时疯传金人准备送宋钦宗皇太子赵谌回开封。这是非常毒辣的政治招数。看官须知,七年前宋高宗未奉宋钦宗之命即自行登基,严格说来就算篡位,如果不是金军掳走宋钦宗,说宋高宗谋反都没有冤枉他。宋钦宗也确实很不满意他还没“驾崩”百官就拥戴宋高宗当皇帝。金人后来还曾放风准备直接让宋钦宗回开封接替刘豫当“大齐”皇帝。这一招更狠。宋高宗听说此事之后当即表示,回到开封就要狠狠收拾那些捧宋钦宗臭脚的大臣。为强调自己称帝合法,心虚的宋高宗一直信誓旦旦只是“暂代”宋钦宗,一旦大哥回来就让出皇位回家种田。现在赵谌真要回来了,你就算不种田,起码得回家吧?

  金军南下,大批北宋文武官员降金当了金国的官儿,他们与南宋官场藕断丝连,金人这些决定南宋大臣都知道,此议一出,汤浇蚊穴。南宋大部分当官儿的在朝堂上都义正词严大喊大叫坚决效忠宋高宗,但回家吃完羊肉捧着肚子剔牙时想的可就两样了:人家赵谌可是根红苗正的皇太子,宋高宗一万年也是他亲叔,赵谌当皇帝未见得就砍了宋高宗,但我这个宋高宗的走狗,那可就难说了哇!

  因此,当走狗也不容易,此话并非完全借口。

  赵谌如在开封称帝,百官马上就面临抉择。朝堂上站着的这些大官儿都饱读诗书,心里都明白,降金就是万年铁打的卖国贼,子孙一百万代都赖不掉,投赵谌顶多算跳槽,关键是哪个槽更有机会坐稳天下,哪个槽能给自己多少草料。所以大家都玩儿命替自己找后路。当时真心替宋高宗想办法的只有岳飞他们几个。岳飞的办法是以毒攻毒:提议宋高宗立建国公为皇太子。有了接班人,交皇位的事儿就大可回旋,实在混不过,还可把天下交给自己立的皇太子,弄个太上皇接着玩。对宋高宗来说,这个政治策划实在“不免太合适”。而且,宋高宗最后也确实把皇位交给建国公,自己当了太上皇。

  但是,以官场规矩而言,岳飞提议立皇太子,算武将干政。

  人活百年终有一死。论公而言,官场中最大的政治就是确立继承人,美国甚至专门有部《政府继承法》,规定总统死了副总统继任,往下是众议院议长、参议院议长、国防部长等等,即使拉登真的成功在华盛顿特区点个原子弹,让奥巴马和拜登同归于尘土,美国也不会瘫痪。封建王朝没有副总统,要保持政治稳定,关键在于皇太子。但立皇太子是一着险棋,立了皇太子,一不留神,大家都去奉承皇太子,皇帝说话就不管用了。其次,拥立皇太子登基者就是新朝元勋,那就富贵荣华一把抓,封妻荫子,金玉满堂,青史留名,只比直接当皇帝差一块儿。谁不想当新朝元勋啊?所以,中国历史五千年,百分之九十的宫廷阴谋源于此。因此,历史上提议立皇太子,文臣扯着嗓子喊都算赤胆忠心,武将提议就是干政。

  武将干政向为天下大忌,历朝历代都基本上直接视为谋反。曹操一路拥戴汉献帝,最后汉献帝把帝位禅让给曹操的儿子曹丕;赵匡胤是后周托孤大臣,最后却把自己托成宋太祖.都是明证。宋朝基本国策“强干弱枝”,第一要弱的就是武将,防的就是武将干政,结交朝中权贵,内外联手夺取赵家天下,何况提议立皇太子。

  论私而言,岳飞这个建议还严重侵犯人家宋高宗的绝对隐私,因为建国公赵瑷并非宋高宗亲儿子。宋高宗就一个亲儿赵旉(音夫),明受之变后被宫女不慎撞倒铜炉吓死,宋高宗于是收赵昚(音慎)为养子,改名赵瑗。这赵瑗是宋太祖七世孙,论辈分算宋高宗堂弟,突然变成儿子,整整矮了一辈儿,全家人却高兴得半夜里咬着棉被才能忍住不笑出声儿来。

  可宋高宗比岳飞还小四岁,年方三十一,能甘心把皇位传给堂弟?他千方百计求医问药希望生个儿子接班,迟迟不肯立赵瑷为皇太子。岳飞入朝时去过赵瑷读书的资善堂,见十来岁的赵瑗聪慧可爱,曾感叹: “这才是宋朝中兴的基础啊!”此话传进宋高宗耳中当然很难听。赵瑷是中兴基础,那是宋高宗这一朝根本不算“中兴”呢?还是宋高宗算不上“基础”呢?

  绍兴七年九月岳飞奉召前往建康面圣,在船上反复练习小楷,参谋长薛弼问他干吗,岳飞说正亲写密奏求立皇太子,连儿子兼秘书岳云都不知道。薛弼劝他,武将手握重兵要求立皇太子不合适,岳飞却说为国家着想不用顾虑太多。面圣时岳飞当面向宋高宗宣读密奏,事体重大,他神情凝重,加上毕竟有些紧张,拿纸的手微微颤抖,宋高宗见状疑心大起,冷脸道:“你虽然忠心,但手握重兵在外,不应参与议论此事。”岳飞历次面圣都是表扬一天.赏赐一地,从未遭此冷遇,下殿时面如死灰,但他自认忠心体国,并没下跪磕头谢罪,宋高宗很恼火,随后召见薛弼时却假惺惺说: “岳飞好像不高兴,你开导开导他。”薛弼还没出门,宋高宗就流了一屁股的冷汗啊。如果当初真按“寝阁之议”把天下五分之三军队交给岳飞,这会儿就得拍拍屁股起立宣布让位给赵瑷!

分享:
 
摘自:当代 2011年第06期  
更多关于“金宋为奸杀岳飞——八飞说岳之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