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卖豆腐的马拉丽(小说)


□ 田 毅

马拉丽是街市口农贸菜市场摆摊卖豆腐的女孩。说她是女孩不大准确,因她一年前已嫁给了卖豆腐的二黑做老婆。在此之前,她原打算念上三年高中狠下功夫发奋去考大学的,那是她从小的梦想。但事与愿违,老天爷却让她中途退学嫁了人,嫁给卖豆腐的二黑,从此天天闻着豆腥味儿卖豆腐。老天真是不公平啊,马拉丽在一番感叹后,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在顾客不多时,她喜欢哼唱几句歌儿来打发时光。
马丽拉歌儿唱得不算难听,平时最爱唱的就是那首《青藏高原》。站在卖豆腐的摊儿前,模仿那个据说是因为看破红尘又出家到美国当了尼姑的歌星李娜的腔调唱,她那沙哑的嗓子悠扬起来时,稍稍有些走调,唱着唱着,就有人来买豆腐了。嗨,别唱了,割上二斤豆腐。歌声就戛然停顿下来,就开始割豆腐,就麻利地给人称豆腐、收钱。大约二三分钟后,歌声又起:“咿呀,咿咿……”找调,找准了调就接着唱。
马拉丽在街市口的农贸市场里卖豆腐,她的摊位上也摆了豆芽和莜面鱼鱼、凉粉、凉皮,也摆了豆腐干、五香干、酱干什么的,但最好卖的还是她男人二黑亲手加工出来的卤水点豆腐,热气腾腾的卤水豆腐一天要卖好几屉哩。邻近小区住着的居民都知道马拉丽家卖的豆腐好。好豆腐人人爱吃,因而生意也挺好做。除此而外,二黑还把多余的豆腐批发给城里的小贩们拉到别处去卖。
“雅啦嗦个球哩,快他妈的来搬豆腐!”一嗓子男人的骂声粗野地穿插进来,“拉丽,你不好好卖豆腐,瞎球唱个甚哩嘛!”这男声响起时,马拉丽知道是男人二黑来送豆腐了,就嘻嘻地笑了。她笑起来时,小眼睛一眨一眨的,跟精巴豆似的,眼睛和鼻子之间还爬着十几颗雀斑点,一笑,眼就没了,脸上的雀斑也显得格外好看,带些红。
马拉丽不理会二黑的吼骂,她一边帮着搬豆腐一边还唱哩。
二黑鼻子哼一声,“捎带个球哩,半道碰上三宝个狗东西,他要要,我能不给吗?”
“给钱没?”
“给个球,说是等下次才给哩!”
“你呀你,忘记上回他还欠咱三十块哩?“
“上回是上回,这回能给就行咧,几十块钱算个啥嘛,女人家就爱叨叨,叨叨球甚哩!”
马拉丽说:“你才混球哩,人家白拿咱香干、酱干不给钱,你不找三宝去要钱咋光骂我哩,我说得不对吗,我在这摊上卖上一天的豆腐才能挣上三十来块钱,还不算吃饭,还不算缴摊位费,你说我算错了吗?他三宝平时鬼头悻脑的,常赖人家的账,借钱不还,你又不是不知道?”
二黑说:“知道知道,我咋不知道哩,都乡里乡亲的,借了就借了,你又能咋?”二黑嘴上是这么说,其实他是昨晚打牌输了钱,牌桌上就欠了三宝五十块,说好今天一早就还的,可二黑带的钱都用来进豆腐干了,三宝找他要时,他兜里就没钱了。三宝说,你要拿不出五十块钱,就把豆腐干拿走抵账吧。这事,二黑也不想跟马拉丽说,他怕马拉丽跟他闹。马拉丽自从去年跟了他,就没正眼看过他二黑。除了晚上睡觉要马拉丽跟他做爱,其余的时间,没事了就去赌钱。马拉丽一想到这些就觉得自己即使再努力,今后也没有什么盼头。
令马拉丽不平的是,自己曾是高中生,二黑连个初中都没毕了业就来省城卖豆腐了。相比之下,两人之间在文化层次上就有差距。况且,这个二黑就爱干那事,马拉丽一看他要跟自己做爱身体就反感得不行,每次都要挣扎半天,看看没用也就随他摆布了,可完事后总要说他没品位
马拉丽恼悻悻说他:“见天黑了就上床,上床就想干那事,一干那事也不管人家站了一天的市场累不累!你除了干这个你还会做啥?”
哼,我会点豆腐呀!二黑心里说,可嘴上不好说什么,只知道嘿嘿地笑着,蛮横地伸手去扒拉丽的裤头。
二黑他爹是用三年卖豆腐的钱给他娶回了马拉丽。三宝他们都说二黑走了桃花运,娶回个高中生来当老婆。马拉丽自嫁给二黑,就随他上省城来卖豆腐了。卖豆腐挣钱不容易,可自从马拉丽站在摊上卖豆腐,二黑在家里磨豆腐,他磨的豆腐卖的比平时多了,钱也挣得多了。原先二黑他家是雇一个女人帮他卖豆腐,说实话,一开始还行,可到后来就发现收回来的钱经常少。二黑心里存疑好久,他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人家偷拿钱,可总觉得疑惑。自从娶了马拉丽,就把那个女人给辞了。卖豆腐就由拉丽来接管。
马拉丽卖豆腐的本事也是慢慢才熟练的。一开始的时候,她总是不好意思,怕顾客不满意,怕人家说卖家在秤上捣鬼。每次称豆腐时,总把分量给足给多一点。一次,近旁的张婶见了,就说,拉丽呀,你这么卖豆腐呀,你这么卖还能挣钱呀?
拉丽脸一红,她知道张婶这人嘴像刀子似的,快得很,经常跟顾客吵架,吵得挺凶哩。
张婶就教她人少的时候怎么卖,碰上女人特别是中年女人怎么卖,老头老太太怎么卖。拉丽说:“要是碰上男人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