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绝响


□ 杨凤喜
绝响
杨凤喜


  老奎已经七十三岁了,有一种说法让他十分操心,怎么说呢,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
  老奎可不是怕死,死有什么可怕,两眼一闭,万事大吉,和睡觉没什么区别的,说不准还能见到吴小花呢。老奎操心着这种说法是觉得不应该活下去了,七十三岁这一年,他应该顺理成章去死。
  老奎患病已经三年,是高血压引发的脑梗塞,摔了一跤,然后就偏瘫了。在村里人眼里,这是种富贵病,是那些有权有势,纸醉金迷,整天吃着生猛海鲜、大鱼大肉的人应该得的。老奎呢,烟不抽,酒不喝,吃得是粗茶淡饭,穿的是布衣褴衫,瘦得皮包骨头,脱了衣服灯光下一照,骨架子还怕人呢。这样的人,血压怎么会高?老奎看病花去五千多块钱,两个儿子把他从医院抬出来的时候痛苦万分。他想,自己勤勤恳恳一辈子,招谁惹谁了,为什么会得这样一种病?他想不起来对不起谁,回家后往炕上一躺,脑袋嗡的一声,一下子就明白了。老奎觉得唯一对不住的是老伴吴小花。老奎骂过她,打过她,吴小花跟着他没过几天好日子的。五年前,吴小花也是摔了一跤,老奎心理上没有一点儿准备,她就死掉了。老奎握着吴小花的手,心急火燎地想和她说两句话,吴小花瞥了他一眼,眼睛毫不犹豫就合上了。老奎想起来,吴小花那一眼分明是怨气十足,气愤难平。夜里他就梦到了吴小花。吴小花冲他说:老奎呀老奎,你对我不好是不是,我让你生不如死,我让你活着好好受罪。
  吴小花在梦里和老奎说过这话以后,老奎就对自己偏瘫没多少抱怨了。两个儿子给他解释他的病。大儿子来福说,这种病,就是乡长得了,就是白老板得了也没办法的。二儿子来顺说,别说是乡长和白老板,就是县长和仇老板得了也没办法的。来福对来顺的话很不满意。来福说,你的意思是仇老板比白老板有钱是不是,仇老板要是比白老板有钱,为什么你一个月才挣五百块?来福揭了来顺的短,来顺就生气了。来顺说,五百块怎么了,五百块也比你八百块强。来福撇起了嘴,鄙夷地笑了。来福说,来顺呀来顺,瞧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你那五百块是钱,我那八百块是一堆纸呢。两个儿子你来我往,针锋相对,眼瞅着要干起来。老奎就有些伤心。老奎想,两个愣小子,怎么什么时候也是针尖对麦芒,不明个事理呢?白老板和仇老板不管是谁有钱,那又能怎么样?事情应该一分为二地看,八百块肯定比五百块多,傻子虎头都知道的。可来福你挣八百块是在山上砸石头,来顺挣五百是守仓库,怎么比呢?
  以往,老奎遇上来福和来顺顶牛生气,总是要怒喝一声,两个人便翻起白眼,掉转屁股爱搭不理地走了。可现在情况不同了,老奎偏瘫了,腰杆子不硬了,底气不足了,怎么说呢?老奎便叹气了。老奎想,你们俩就闹吧,等我死了,鬼才管你们呢!
  老奎的院子是比较宽敞的,原来只盖着两间正房。来福长大了,老奎便又盖了三间西房,帮他娶了媳妇。紧接着,来顺也找上对象了,老奎便又盖了三间东房。现在呢,来福的儿子已经到镇上读初中了,来顺的闺女干脆送到了城里的寄宿小学。老奎占着的那两间泥皮房子,烟熏火燎的早就不成个样子了。老奎想,等自己死了,把两间正房一扒,中间垒一堵墙,来福来顺也就用不着吵闹了。
  吴小花死了以后,老奎一直是自己做饭。老奎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这点事情是难不倒他的。但老奎病了,左边半个身子已经不听使唤,吃饭就成了个大问题。老奎从医院回到家里,第一顿饭就出现了麻烦,两个儿子谁都没有往过送。老奎的肚子咕咕叫着。老奎想,两个儿子是自己的亲骨血,不会这么狠心的。老奎想,不送饭肯定是儿媳的意思,儿媳呢,再怎么也不可能吝啬一碗饭,两个人一准是相互算计着,担心老奎赖到谁家呢。老奎狠了狠心,让儿子把村长喊来了。村长气愤地教育了两个儿子。村长说,你们两个的良心呢?奎叔辛辛苦苦一辈子,本本分分一辈子,哪能让受这样的罪?村长是很有水平的一个人,他要从根本上解决老奎饮食起居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村长要像分配土地一样实行家庭承包制,按月不好分,有大月小月,还有闰月呢。按星期分也不太好,村里人对它没什么概念的。那就按天分好了,两个儿子一家一天,二一添作五,八九不离十,要保证老奎吃好喝好休息好,坚决做到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就是天塌了,地陷了,东南亚海啸刮到山西了,也决不能含糊的。村长提出了分配方案,两个儿子都没意见,老奎当然也没意见的。老奎想,村长就是村长,村长的水平实在是高呢。两个愣小子你们瞧一瞧吧,什么时候能赶上村长的一根小拇指?
  老奎一旦闲下来,那是十分闹心的。最初,他对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失去信心,不相信摔一跤就再也站不起来。他用半个身子拖着另外半个身子,拄着条拐杖,摇摇晃晃地硬要往起站,东倒西歪地硬要往前走。开始是儿子扶着他的,儿子渐渐地有些厌倦了,老奎就一个人的时候硬挺。一段时间过来,老奎觉得有点起色了,得意了,居然扶着墙柱着拐杖跑到了院子里。两个儿子都上班去了,大儿媳上地去了,二儿媳串门去了,老奎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儿子儿媳总也不回来,老奎就想给他们更大的惊喜。老奎决定跑到两家的厨房去,给他们烧点开水。在来福的厨房里,老奎成功地灌满了茶壶,提壶的时候他的手一直抖,差些要掉下去,但他紧咬牙关,终于把茶壶蹲在了灶台上。老奎胜利了,乐不可支,喜不自胜,张牙舞爪。老奎说,吴小花,你来看看,你快来看看,莫非还让我到阴间请你吗?老奎落下了浑浊的泪,抖索着胳膊抹了一把,他又往来顺家的厨房里蹭,脚下一摆,他便摔倒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