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风景画中生活


□ 水 语 谢 罡

  尼洋河谷跟已经成为政治文化中心的拉萨河谷以及耕地面积广阔、农业发达的年楚河谷相比,是那样卓尔不群。尼洋河的谷地里人烟相对稀少,一片片树林包围着一块块农田,粉嫩的桃花映衬着青翠的青稞苗,炊烟袅袅的木屋点缀其间,老百姓仿佛在仙境中生活。不仅尼洋河谷如此,生活在雅鲁藏布大拐弯地区的人也是如此。随意走进哪一个村寨,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安逸气息。
  
  
  尼洋河是雅鲁藏布江北侧的大支流。在尼洋河尽头,雅鲁藏布江这条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长河还没有翻转出惊世骇俗的马蹄形大转弯,正在不远处咆哮奔腾,激流涌动。而尼洋河平静地流淌着,她冲积出的沙洲被分割成一道道优美的弧线。
  尼洋河谷仿佛被神奇的手抚弄过,视线所及之处色彩都是绚烂的,到处都是精心筛选过才定格的风景画一般。我无数次行走在尼洋河谷的崎岖山路上,无论春夏秋冬,任何时候都会看到具有强烈感染力的画面:映着朵朵白云的河水里,呆呆地站着晒太阳的牦牛长久地一动不动;在刚收获的青稞堆旁玩累的孩子们沉沉地睡着,红红的脸庞被阳光晃上一层金黄的光泽;在树林中采蘑菇归来的藏民为了抄小路,在绚烂的野花中穿行到处都是动人的风情画。对于尼洋河谷这个处处风景如画的宜居地方,再夸张的比喻也是吝啬的。
  
  朗县:边巴一家人
  
  我的同事边巴是一个27岁的藏族小伙子,家在朗县军东乡来义村。朗县位于雅鲁藏布大拐弯的西侧,是雅鲁藏布大峡谷与高原地貌的分界线,也是雅鲁藏布水汽通道的末端。来义村坐落在距离雅鲁藏布江二三十公里的金东曲岸边,村庄两旁是陡峭的山峰。
  来义村的房屋都是有院子的两层楼房,一个大家庭几代人各自修建房屋而又连为一体,十分壮观。边巴的外婆86岁了,身体十分硬朗。她笑眯眯地听我和边巴聊天,不时示意我多吃东西。我尝了一口风干的生牛肉,嚼起来特别费力,虽然味道不错,我还是不敢吃第二口。边巴外婆爽朗地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拿了一大条生牛肉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
  来义村和附近几个村庄由于地域封闭,相互通婚,几个村子的人相互都有亲戚关系,一家的客人就是大家的客人。时间不太长,边巴家的亲戚们陆陆续续赶了过来。
  边巴的三姨以前是来义村村长。她不当村长以后,全家曾经在八一镇生活了一阵子,虽然那里建设得跟内地城市几乎没有区别,但她不习惯,还是回到了从小生活的来义村。
  
  边巴的一个表兄弟是骑摩托车来的。他把一个老式录音机固定在后座上,边走边听,很像上世纪80年代内地城市里的“牛仔青年”。林芝地区几乎家家都养牦牛,每头牦牛能卖上四五千元。在朗县的各个村子里,人们生活富裕,家家都有手扶拖拉机,有的家庭甚至有东风牌汽车,年轻人很少出去打工。他们更喜欢在自家的农田里种种青稞,每到春天就赶着牦牛去山上放牧,或者干脆搞运输,自在地过日子。
  边巴家有36头牦牛,照料牦牛的是边巴的舅舅和舅妈,每年春天他们都要到山上放牧,到了10月大雪封山的时候才赶着牦牛和几只初生的幼崽回来。每到放牧的季节,3个住校的孩子就会逃学,帮着父母上山放牧。他们根本不想考大学,学习没有压力,长大后就想跟父母一样,过舒服的日子。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