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704房间


□ 徐歪歪

  住在我对面的邻居颇有些神秘之处,我永远见不到他,但我知道他的存在。因为寂寞我进入了那个房间,那里很乱,似乎与我的房间完全不同,这是怎样的一间神秘房间?
  
  道别的四个小时后,陈陈在电话里的声音不冷不热。她说她刚下飞机,安全顺利。然后她就挂了电话。电话被切断的“咔嚓”声都要比她的声音更有人情味。所以我知道,她还在为“范思哲”这三个字耿耿于怀。
  这个陈陈算不上是我的好朋友,在这种人际关系淡薄的年代,勉强称得上是个朋友。其实追根溯源的话,她不过就是我的老同学,还是初中同学。15岁毕业之后,除了形式化的年度同学聚会,我们从不单独见面,也想不起来打个电话互相问候。在我的印象中,她也就是个庸脂俗粉,熟悉了你就会知道,殷素素说得一点没错,漂亮女人会吹牛。再说陈陈也不漂亮,尖嘴猴腮,眼大无光,颧骨耷拉下来,跟她那对被钢丝和海绵伪装得坚挺有力的乳房形成鲜明对比。
  两年前的同学聚会上,陈陈没有出现。一位老同学告诉我,陈陈混去了上海,有个男人给她买了房子。到了一年前的同学聚会,陈陈还是没有出现,老同学则把这话重复了一遍,最后加了一句,“我说的不是去年那个男人,那个只是搞服装进口业务的,现在这个是品牌代理人。”她顿了顿,发现我还是太迟钝了,继续说,“就是说现在这个是过去那个的老板,也是个有老婆的,女儿都念高中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所谓人往高处爬——这回我知道她要说什么了,“懂了吧,榜样!”
  从我们那个小地方混进大城市的人不多,女人更少,在陈陈之后,我成了第二个。就在今年初,我混来了北京。起初是单位临时派遣,给我一个“学习交流”的机会;后来凭着我自己也不明不白的运气,我就背叛老单位到了新单位;又是一番短暂的辗转,有了现在这份工作。
  陈陈走了之后,我对一些牵线搭桥的细节有了后知后觉:第一,也许就是那个多嘴的女同学告诉她我来了北京;第二,我想她来北京只是为了看看我过得怎么样。她一定不希望我抢了她的风头,成为明年同学聚会上缺席的讨论焦点,要不然,像她这种不认五线谱的人怎么会一个人跑来北京,只是为了看一场经典歌剧。
  陈陈在北京只呆了一天。在到达当晚看了演出之后,半夜三更的,她打电话给我。我怎么可能听得出她的声音?我的第一反应是女鬼。
  她说:“我是陈陈,陈陈,那个上海的陈陈,记得吗?”
  “噢——”我说,“是你,记起来,上海的陈陈。”
  立刻我就换衣服出门了。我对她当然没什么兴趣,可是实在已经太久没有人约我了。最后一次跟人坐在一张桌子的两端吃饭喝茶,那好像是夏天来临前的事情。我记得那天我和他坐在窗户边,窗外沙尘四起,天空红烟弥漫,像《西游记》里妖怪出现时的环境。他生着一张少数民族的面孔,面前有一杯橙汁,但他始终没有去喝一口,而是不断地打电话,不断地沉默。这样我就能猜出电话里传出的“电话正忙”或者“无人接听”的回答。他不厌其烦地打,我也没记下他究竟打了多少次,只顾注意着那只手机的背后,那里贴着一张贴纸照,上面有女孩的脸,脸的周围布满花朵,远看就像一张装在花圈里的遗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