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条鱼的葬礼(中篇)


□ 鬼金

  朱河吮吸着拇指,咂了几口,对着有些胖白的手指发呆。他几乎是眼含着泪对拇指叫了一声,哥哥。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像蚊蝇的声音,飘散在空气里。朱河低着头,沿着学校旁边的墙根走着。斑驳的墙壁像他的表情,灰白。朱河的脸上不光灰白,还有一丝的血迹,他的鼻孔里还塞了一个纸团,把鼻孔撑得鼓鼓的。难道就是流鼻血这么简单吗?自然不是了。他的眼窝有些淤紫,眼眶也凸起着,明显肿了。眼眶疼得突突地跳着,像里面藏了两只小动物,想跳出来。因为疼痛,或者因为突突跳动的眼眶,他看见的事物都是晃动的。比如:墙边的一棵柳树,仿佛被风刮得东倒西歪;一个在甬道上滚铁环的男孩也是晃动的;还有那些来来往往的车辆。他在墙根蹲下来,不去看那些东西。甚至闭上了眼睛。可是,疼不会因为他闭上眼睛就不疼了。从眼窝开始蔓延,爬到了整个脸部。他的脸就像是一个盛装疼的器皿。肿痛撑得皮肤发亮,像一个瓦片。他坐在地上,天上的太阳在晃动着,毛茸茸的,几乎要掉下来,像一个巨大的毛栗子。他下意识地把右手的拇指含在嘴里,吮吸着。也奇怪了,他感觉脸上的疼痛多少消失了。他继续吮吸着,口水吮着拇指流淌到了虎口上。可是,他根本不在乎。拇指在他的口腔里是温暖的,坚硬的,安全的,让他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他试探着咬了咬拇指,竟然硬硬的,像一根铁棍。他嘴里咒语般喃喃着,哥哥。他看见他的哥哥就站在他的身边,不屑地看着他,目光里充满了飘忽的疼爱。那目光也带着责备,你怎么会是我的弟弟呢?我的弟弟没有这么窝囊。朱河不敢去看哥哥的目光。哥哥的目光像锥子。哥哥的身影飘走了,甚至还发出水流动的脚步声。朱河沮丧地四处看着,什么也没有。那更像是他内心的哥哥。

  一小片阳光在朱河脸上晃动.他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他抬起头,看过去。那是一个颤动的光柱。它来自一面镜子。镜子在一个女孩的手里摇晃着。女孩黑黑的面皮,乍一看不怎么的,但这女孩耐看,越看越俊。那强烈的折射的阳光几乎灼伤他的眼睛。他用手遮挡着。那个女孩叫小雅。她摇晃着一面小圆镜子,把光折射到朱河的脸上。她嘿嘿地笑着,向朱河走过来。她几乎是飘过来的,她地上的影子充满了潮湿的气息.仿佛刚刚从乌泥湖里面出来。小雅嘿嘿地笑着,看着朱河。她一个麻花小辫在脑后晃动,她蹲在朱河的身边。朱河没搭理小雅,他的目光望着湖边一个哭泣的小孩,眼泪四溅.在阳光下,像一个个闪亮的金豆子。一个灰白头发的老女人走过来.抱起哭泣的小孩,顺着湖边走了。小雅嘿嘿地笑着。小雅的笑声让朱河很不舒服,身上直起鸡皮疙瘩。他收回目光.盯着那个拇指看着,也许因为口水的原因,拇指闪亮,像一把锋利的刀。他在小雅的面前晃了晃。小雅怯怯地,眼含恐惧地看着朱河说,你别拿刀吓唬我,我怕,我怕。小雅表现出来的恐惧让朱河内心充满了快意.他继续晃动着那根闪亮的拇指.直到小雅从他的身边跑开了。他笑了。他看着小雅仓皇逃走的身影,他笑了。

  同学张东背着书包路过学校的那堵墙的时候,看见了朱河坐在那里。他坐在一个阴影里。同学张东喊着,小废物,今天又叫人给收拾了啊?要是你哥活着,没一个人敢欺负你。可惜,你哥……死了,当年,要是提你哥的名字,很多人都会浑身哆嗦,甚至会吓得尿裤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