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冠中艺术的中国心与民族情


□ 袁运甫

吴冠中先生1919年8月29日出生于江苏宜兴县闸口乡北渠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几年前,我曾陪同冠中夫妇参观宜兴陶笆厂并顺道回乡省亲。他的几位远亲在老家照管,吴先生一进堂屋就有些激动,十分怀念地自语:“似有印象,其左侧应是猪圈,并连着堂屋后门外的菜园和鸡鸭饲养场……”随即他高兴地向大家戏称:这岂不是真的从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呀!满屋的人乐得哄堂大笑。

一、他是“艺术的苦恋者”
冠中先生少有这种开心和自慰,总是心怀自责,在艺术上抱有崇高目标。至于个人的事情或生活条件等,是从来不予计较和要求的。他七十岁生日时,在当时创作的一幅作品上题写了这样的人生感言:“岁月长河,年华匆匆;路重重,丹青新作越旧踪;苦探寻,无归程,画里谁辨春秋痕。”他总是自称谓“艺术的苦恋者”,还坦言“是艺术吞噬了我的全部精力,我永远付出,从未考虑得其回报,这是陷于苦恋者的不幸吧!”他所探寻的根本目标,简明地说,就是以自己的艺术实践来呼唤更多人的审美觉醒。他还经常强调美术教育十分重要的任务是关注和提高对学生的审美教育,并由此需要推进一系列重要的艺术专题研究,特别是形式美的研究、抽象美的研究、民间美术和装饰美术的研究、色彩学的研究、中国传统艺术、外国古典和当代艺术的研究等。他多次强调:“讲究或提倡形式美研究岂非不务正业?这正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的孩子连美丑的辨别能力都没有,其后果多么可怕,这会有失国格的!”文革以后,他深感这方面存在的问题积重难返,极左艺术思潮的毒害,决非轻易能予消除,因为国内外的一切艺术文明统统被作为封、资、修,划入批判和打倒之列,这是一种疯狂和失去理性的践踏!吴冠中先生在这特定年月的社会转型期,说了许多真话,今天看来,这位老人是以公正的、审美裁判的立场说话的。他既没有随西风追逐附和,也没有徘徊于明暗之间,更不会在黑暗里沉默,他总是以维护民族艺术的尊严和拨乱反正的信心,以及东西艺术交融和结合的准确判断,提出一系列远见卓识的建议和主张。吴先生的许多看法曾引起社会强烈关注和反响,对中国美术界也具有深层次的促进和推动作用,也成为文革后中国知识界思想解放运动的代表。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关于形式美、形式与内容的问题的观点,在当时他是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而勇破禁忌。吴冠中先生在这期间,曾经公开发表的建议和意见可例举如下,从其重要性和深度思考来说,其认真和坦率,实在感人。
“艺术要提倡创新,要有风筝不断线的民族感情。”
“艺术要强调形式美,形式和内容不应分离。”
“特定情况下,形式也可能大于内容,这两者必须统一。”
“‘油画民族化’、‘国画现代化’,这是时代的使命。”
“中国艺术要关注色彩的研究。我是‘好色之徒’,一辈子和色彩打交道,也是有感而发。”
“要提倡到生活里去写生,没有写生就没有艺术发现。”
“要研究抽象的意义,不能简单否定它。”
“没有表现客观对象的笔墨等于零,我要坚持这看法。”
“艺术存在‘中西结合’问题,这是客观存在,是艺术发展之需。”

二、多元融和,拿来我用
吴冠中先生深刻理解当代绘画的发展更需要中、西多元融和,并善于综合取舍、拿来我用。先生在这方面拥有博大胸怀,他时刻默念着自己的“中国心、民族情”,在他艺术创意的每一个阶段,总是念念不忘这乡土之情的一线牵。有一次他向我十分深刻地剖析了潘天寿老师的艺术,他认为老一辈艺术家中间,潘先生作品中的空间控制与处理,就是要大大越过前辈和同辈画家,他总是在画面的上、下、左、右、前、后的各个方向予以强制性的占有,使画面气贯乾坤、舒展大度,很明显地体现了时代的新意。他的作品也与前人和同代人拉开了距离。他阅历很深、胸怀宽广,故十分重视不同艺术相互嫁接的重要性。潘天寿先生还曾经著文指出,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年代,应是重视艺术杂交的时期。冠中先生也是立志要把西方艺术的新观念,嫁接于古老的东方艺术传统。为此,他把自己的艺术生命献给东、西方艺术的天然合成,这应当是着重于结构性的有机汲取,而非代替。事实上,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冠中先生已经在实施自已绘画的调整,他深入研究中国传统,同时总结了西方艺术新学,重新确定了“吴家样”艺术的指向。特别是着重促进色与墨相结合的现代视觉的张扬和表现。后来他又进一步指出“风筝不断线”的线,正是作品与人民感情的千里姻缘一线牵之线。他一贯认为艺术家的感悟和自觉是最重要的条件,因为“敏锐的作家总比别人先有发现、感受、创造嘛,杰出的作品永远先行于观众!”我看先生每次动笔,已是成竹在胸、有感而发、周全有致、决无茫然。
冠中先生是个性情中人,他欣赏先人的文化成果,但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和感悟。他的艺术是一种情感的宣泄。他好激动,甚至偏激,他要把他看到的最美的事物用他很个性化的方式表达出来,真实的吴冠中就是这样。1973年我们一起在苏州光福寺写生,我们共同被四棵巨大汉柏的形态所震撼,它经过两千年的风风雨雨、生生死死,顽强地活到今天,依然枝繁叶茂,让我们敬重不已,而这时的吴冠中已似一头雄狮,他把画具往地上一丢,双眼圆睁,两手叉腰,围着树群绕了一圈又一圈,好像饿虎扑食,正一刻不松地盯着自己的猎物。吴先生要看透这“清、奇、古、怪”的内在关联,体味这生命的力量之源。他要通过大树间的韵律、节奏和点、线、面所构成的整体形态和各个局部互为呼应的奇妙关系,来表现生命的延续、顽强、威武和从容。吴冠中的艺术,正是从大自然的生命启迪中,得以体验内在的活力和最宝贵的存在价值以及天地万物的生命精神。他直接用自己的“心”与读者交流的方式,成为现代中国画融入现代社会,真正从传统中走出来的一个艺术创造者。
分享: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