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开正满枝”


□ 刘梦溪


内容提要
马一浮学术思想的特点是儒佛兼治、儒佛并重、儒佛会通。“六艺”之学和佛氏的义学与禅学,是他学术结构的两根支柱。他是20世纪最重要的儒者,同时又是不可有二的现代佛学学者。他长期浸润释氏载籍,精通梵夹道藏,深谙禅悟之理。他的友人如谢希安、李叔同、彭逊之、慧明、楚泉、肇安等,都是方外之人,他与他们有佛禅信仰或学术的因缘。他的文章题咏,也经常禅味十足。

关键词
马一浮儒佛会通方外诸友佛禅境界

马一浮学术思想的特点,是儒佛兼治、儒佛并重、儒佛会通。
论者或云,马先生和梁漱溟、熊十力一样,也经历一个由佛返儒的学问历程。马先生固然是伟大的儒者,其对“六艺”之学和儒家理论所做的贡献,可以视他为宋明以后之第一人。但他同时又是不可有二的现代佛学学者。他长期浸润涵永释氏载籍,精通梵夹道藏,深谙禅悟之理。即使是1937至1945年的民族危难时期,他在江西泰和、广西宜山和四川乐山,主要讲论“六艺”之学,也从未忘情于他所心爱的佛氏之义学和禅学。



他讲论“六艺”的基本方法,是以佛释儒。翻开《泰和宜山会语》和《复姓书院讲演录》以及与友朋的通信,这方面的例证触处皆是。他甚至认为,如果不引入佛学义理,关于“六艺”的问题能否说得清楚,也大可怀疑。他的可成为典要的名言是:“读儒书,须是从义学翻过身来,庶不至笼统颟顸。”他的这种立场也曾引起过一些学者的不满,与他相交多年的友人叶左文,就曾提出疑义,说他的《泰和宜山会语》“庞杂”、“入于禅”、“入于鄙诈慢易而有邪心”,批评得相当严厉。
但马先生面对责难毫不退却,写给叶的信平静、委婉而意态坚定。他说:“浮诚不自量,妄为后生称说。既蒙深斥,便当立时缀讲,以求寡过。然既贸然而来,忽又亟亟求去,亦无以自解于友朋。言之不臧,往者已不及救;动而有悔,来者犹或可追。今后益将辨之于微隐之中,致慎于独知之地。冀可以答忠告之盛怀,消坊民之远虑,不敢自文自遂以终为君子之弃也。世固未有言妄而心不邪者。据浮今日见处,吾子所斥为邪妄,浮实未足以知之。”针对叶左文的“入于鄙诈慢易”和“有邪心”的妄测诬评,马一浮反驳道:“盖浮所持以为正理者,自吾子视之则邪也;浮所见以为实理者,自吾子视之则妄也。夫人苟非甚不肖,必不肯自安于邪妄。平生所学在体认天理,消其妄心,乃不知其竟堕于邪妄也。若夫致乐以治心,致礼以治身,亦固尝用力焉而未能有进,不自知其不免于鄙诈慢易之入有如是也。”指出叶的批评与自己的学理学心南辕北辙,不生干系,只不过彼此对于正邪、是非所持的标准不同耳。
至于“庞杂”、“入于禅”之讥,马先生则坦然写道:“谓吾今日所言有不期而入于禅者,浮自承之”、“其引用佛书旁及俗学,诚不免庞杂。然兼听并观,欲以见道体之大,非为夸也。罕譬曲喻,欲以解流俗之蔽,非为戏也”。又说:“兄不喜佛氏,乃并其所用中土名言而亦恶之,此似稍过矣。浮今以‘六艺’判群籍,实受义学影响,同于彼之判教,先儒之所未言。”又说:“判教实是义学家长处,世儒治经实不及其缜密。”直接肯定佛学思理之细密和逻辑之圆融,不用说此亦是后世知者所共见。而另一答叶氏函则自道:“浮实从义学、禅学中转身来,归而求之六经,此不须掩讳。”
叶左文是陈介石的弟子,浙江开化人,生于1885年,比马一浮小两岁,清末尝为广东盐使,治考据之学,早年在杭州时曾与马一浮一起读《论语》,彼此相与甚得。后任职北京图书馆,以所校《宋史》名家。但两人的学术观点多有歧异,尤其对佛学的看法大相径庭。当1918年两人通信时,已涉及对佛氏的不同理解。马一浮当时在信中写道:

旧于释氏书不废涉览,以为此亦穷理之事。程子所谓大乱真者,庶由此可求而得之。及寻绎稍广,乃知先儒所辟,或有似乎一往之谈,盖实有考之未晰者。彼其论心性之要,微妙玄通,校之濂洛诸师,所持未始有异。所不同者,化仪之迹耳。庄、列之书,特其近似者,未可比而齐之。要其本原,则《易》与礼乐之流裔也。此义堙郁,欲粗为敷陈,非一时可尽。又虑非尊兄今日所乐闻,故不敢以进。尊兄壹志三《礼》,恪守程朱。虽终身不窥释氏书,何所欠缺。若浮者亦既读之而略闻其义,虽以尊兄好我之深,吾平日信尊兄之笃诚,恨未能仰徇来恉,一朝而屏之。且其可得而扃闭者,卷帙而已。其义之流衍于性道,冥符于‘六艺’者,日接于心,又恶得而置诸。不敢自欺以欺吾兄,避其名而居其实,自陷于不诚之域,故坦然直酬,以俟异日之得间而毕其说。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