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从头越


□ 张云平

  常常会有一种思乡的情愫令我纠结。每当遇见故乡的朋友,总要问起那里有什么新的变化,哪怕微小小事也生怕漏掉什么。我发现,我们每个人都在思念故乡——离开故乡往往为的就是更加热爱故乡,但同时又哀叹,故乡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仅仅十几年的时间,我的故乡保德就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从昔日县城仅有的一条臭水沟马路变为今日双车道的平坦大街;从昔日滚滚黄河主河道变为今日高楼林立的新城,并且从沿河的郭家滩、康家滩村一直延伸到马家滩村,拉大了县城的整体框架;从昔日县城到省、市所在地需要六七个小时的旅途颠簸变为今日高速公路转眼飞奔两个多小时的便捷;从昔日一家人挤在一间窑洞或平房、晚上地下必备一个尿盆变为今日喜迁高楼享受现代化的卫生间,以及媒体上连篇累牍地宣传这个昔日财政收入几百万的贫困县如何发展成为今日几十个亿的经济强县,赞美保德是“黄河岸畔一颗耀眼的明珠”、“一个光辉灿烂的新保德正在三晋大地上强势崛起”!

  如此说来,保德县已经走上了一条大集团、大企业进驻、大项目带动的超常规发展的脱贫之路,保德人应该欢欣鼓舞地沿着创新、均衡、环保、健康的发展理念大踏步地迈向富裕、文明的小康生活。然而,它会不会只是一种十分美好的愿望呢?尽管保德必将会继续发生巨大的变化,会解决一些当下迫在眉睫的暂时问题,却也有可能会带来种种贻害无穷的长久问题。

  终于有了像童年时一样亲近故乡的机会。不久前,我和报社同事应邀参加故乡南部山村的一个采访活动。这是我第一次重返童年走过的这条蜿蜒曲折的公路,那缠绕在黄土高坡的公路,就像一根红头绳,牢牢牵系着我思乡的心绪。我们早晨6点从忻州驶入高速公路,不到9点便来到了号称保德交通枢纽的桥头镇,这条通往南河沟方向的公路是保德县南北交通的大动脉,也就是在这条公路上,一次长达6个多小时的堵车让我们近距离地看到了“高速”、“繁荣”背景下保德真实的另一面,也深感拔除老家“穷根”仍将是漫漫长路。

  一辆辆运煤大卡车艰难地行驶在仅有三米多宽、布满裂坑的坑坑洼洼的公路上,像一条在尘土和煤屑飞舞下挪动着的长龙。车窗外起起伏伏、无边无垠的寸草蒙上了厚厚的尘土,山谷里流淌着墨汁一般的河水,让你感到一阵阵窒息,绝不敢打开窗户透一点气。我们夹在大卡车中间,好不容易一步一步慢慢爬行在孙家沟乡政府所在地,抬头看,“展阳煤人雄风”之类的大标语格外醒目。你不得不老老实实把车子停下来,仅仅因为这家大公司的往返运煤车可以优先随意停放在本来就狭窄的主干道上,那么所有的过往车辆就必须被堵在原地,不知什么时候畅通,也不知谁来帮助疏通。

  我们干坐在车轮下的阴凉处,与本地的司机朋友们闲聊,眼前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村民背着沉重的日用品从我们身边走过,上前一打问,原来这条公路上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公交车了。不是早已实现了村村通公路吗?一条“大动脉”线上却“一夜回到解放前”!在闲聊中我们了解了更多的信息:这条公路两旁分别集聚有神华、王家岭、阳煤、同煤、五鑫、金山和即将开工建设的保德铝厂等众多大企业,在拥有世界一流的高科技设备日夜不停的挖掘下,也就是几年的时间,保德地下煤层已经从县城以北挖到以南,只管抢占资源、繁忙运输,但又有谁来治理哪怕一条道路这样的“小事”呢?按理说,大企业占用土地,附近的农民肯定是富了起来,实际上每个村民每年仅补偿2500元,加上1.5吨的冬季生活用炭,除此之外,更多为当地留下的是断裂的地层、黑色的河水和污浊的空气。即使有少数幸运的村子得到补偿搬迁,如苏家里新村,刚刚建成的楼房已是处处裂缝,谁还敢居住?孙家蠕也是刚刚搬迁的新村,村民愤怒地在自己新家的断裂墙壁上写下“危房”两个大字!还以普普通通的郝家塔村为例,300多口人的村子,仅有四五十人居住在村里,交通的不便,井水的枯竭是人口外流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看到村里正在新打一眼深井,多年前村里的井水,拿着扁担便可自如吊起;几年前村里的井水,因为相邻村子的挖煤行动,刚刚打好没几年便枯竭了;现在村民却又要垫资再打600多米的深井才能见到水。儿时人们欢声笑语的喧闹村庄不见了,人们更多的是苦恼和无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