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绿豆发芽了(小小说)


□ 郑丛洲

  那种依恋那种迷恋是前所未有的。
  男人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她丰满白皙的乳房,把脸深深地埋在里面。男人说,夏花,多好啊,真想永远这样,多好啊!
  女人不说话。
  我给你揉揉,慢慢地总会揉好的吧?男人在女人硬挺的左乳上轻轻地摩挲着。像是面对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自言自语。
  女人皱起了眉头。过去那种幸福舒适的感觉一时间变成了尖锐的疼痛,如青梨般硬挺的左乳连带着腋下一直疼到心里。男人并没有用劲,他看到女人的两行泪水由脸颊滑落下来……
  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怜惜的脸上就有了璀璨的笑容,像川剧中的变脸。
  夏花,咱不怕,啥事也没有呐,没了这个你还是夏花啊。咱们家没人会嫌你,我离不开你,虎子离不开你,咱们家的鸡、鸭、鹅、狗都离不开你。
  女人还是没有说话。她的双手轻轻地捂在胸前,像是捧着儿子满月时的小脸。儿子刚满月时,女人的乳汁像暴涨的溪水一样特别多,总会渗到衣服外边,男人就说,好好,我帮儿子吃,他一个我一个。如今……女人想着,无奈地叹口气,一把扯过枕巾,抹去脸上汹涌的泪水。说,儿子都大了,没了就没了吧,也不会影响干活。
  男人沉默下来,他瞟了瞟床头柜上的那张纸,就是这张该死的诊断书让家里这个年过得出奇地寒冷,几次他都想把它撕得粉碎,可是……
  几天后女人胸前山峰一样骄傲,狡兔般灵动的左乳就永远没了。女人知道,同时没的还有家里十几年的积蓄,肯定还会有了外债,男人没有说,女人没有问。
  女人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回到家的时候,院里的小葱都长出来了,好一片鲜活的翠绿。
  日子没变,村子没变,山前的小河还是老样子,不急不躁地流淌着。闻着这些潮润而又熟悉的气息,女人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手术的时候也许是麻药多了,女人没哭,之后她也没哭。
  小葱疯绿,被淘气的儿子上前揪了一把,鸡鸭鹅狗欢快地围着儿子手里的绿叫着,女人空落落的心,一下子热乎起来。她洗了把脸,对儿子说,多薅一些,咱们晚上吃春饼。
  那块纯棉的蓝花布,是女人出嫁时带过来的,一直想做一个便褂,一直就舍不得,如今女人咬咬牙扯下了一块。颗粒饱满的绿豆是去年打下的,一颗颗精挑细选,被装在蓝花布缝就的口袋里,一针一线都是在男人和孩子睡下时缝下的,像小姑娘时缝的沙包。女人把缝好的口袋放进左边空荡荡的胸罩里,不大不小,严丝合缝。女人深吸了一口气,干燥清爽的豆香仿佛就全进了五脏六腑。
  女人曾试过用棉花,可是棉花太软,紧贴着肉会很热。用麸子也试过了,心里还是虚虚的不踏实。用绿豆是由娘家寻来的偏方,人说了要总戴着。
  女人知道,绿豆是好东西,有消炎的作用;女人也知道,她的胸又实实在在地挺起来了;女人更知道,家里要过几年苦日子了。可是女人不怕,站在镜前看着里面那个女人高耸的胸脯,她的脸慢慢红了……
  女人种菜薅草,女人浇树喂猪。女人挺着胸,女人昂着头,仍是满街追寻的目光,仍是充满风韵的俏媳妇。
  春天过去了,女人的右胸也开始了疼痛,可是女人不在乎,女人依旧快乐,女人的快乐,让这个家庭充满了笑声。男人更加勤快了,村里的治理河床用工,他从不惜力,毕竟干一天就能挣到三十块钱啊。
  女人有时会摸摸挺拔的左胸,绿豆在汗水的滋养下似乎柔软起来、膨胀起来,像是每月将要来临的那几天,痒痒的、胀胀的。女人想,它快成真的了,它就是身体的一部分了。
  三伏天,女人去地里薅草。中午,汗流浃背的女人来到了河边洗洗脸准备回家做饭,村里修河堤的男男女女嘻嘻哈哈地也都蹲在河边洗涮着。先是一个人看到了,后来所有的人都沉默下来,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她,专注得像看年终会计贴到墙上的结算书。直到男人走了过来拉起她的手,她才发现衬衫的第二粒扣子开了,露出了白色的乳罩,和乳罩边缘一片隐绿。绿豆发芽了……
  哈、哈、哈,夏花嫂发芽了……
  怪不得夏花嫂这么美,夏花嫂会不会开花啊?
  女人在炎热的夏天打着冷战回到家里。女人就是在那天躺到床上的,这一躺,就再也没起来。
  女人走的那天男人把那包发芽的豆子扔到了猪圈里,女人的左胸依然山峰般隆起,饱满而美丽。
  男人紧挨着女人冰凉的脸,趴在她的耳根,悄悄地说:夏花,你放心吧,豆子我都一颗颗选过,有黄豆绿豆红小豆,都用急火炒过了,这回,豆子再也不敢发芽了……
  女人不说话。回应男人的是一片鸡鸭鹅狗的叫声。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