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人周涛


□ 马晓丽


周涛是真人。从真的意义上讲,似乎只有儿童才算得上是真人。所以说周涛是真人这意思就跟说周涛是儿童差不多。
其实周涛就是个儿童,不信你仔细看看他的眼睛就会明白我没说瞎话。周涛眼里闪烁着的那些内容只有在儿童眼里才能寻得见:不设防、不回避、不谦虚、不造作、有点顽劣、有点赖皮、有点放肆、有点狂傲。
周涛不谦虚几乎到了有口皆碑的地步。许多年前就听说他宣称自己是“全军第一美男子”。且不说他自封的这个称号是不是准确,单这个说法就冒了全军之大不韪,明摆着是要气煞全军美男,明摆着是要成心与全军男儿为敌!我就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发出不忿的声音,说周涛这小子也太狂了!说周涛这小子自我感觉也太好了!那时我还不认识周涛,就问,那你倒说说周涛这小子究竟算不算是美男子呢,对方总是沉吟一会儿才极不情愿地回答:不过说实话,这小子也真他妈的够潇洒!恶狠狠的语气中充满了赞赏和无奈。
周涛夫妇一起去大连,途中周涛又没夹住尾巴,忍不住对着他的妻子马文和我吹嘘起来,说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美女如云!马文和我一起侧目,说周涛你别得意得太早了,离开了你那一亩三分地,大连人民谁认识你,到大连后的前两日果然清静,我和马文忍俊不禁开始奚落周涛,故意大惊小怪地轮番向他表示亲切慰问,说啊呀周涛,你那些美女都跑到哪里去了,其实不如云也没关系嘛,有个把孤影也算对得起你这点心思呀!周寿就情真意切地做翘首状,结果果然就盼来了个美女。美女是散文作家素素,素素婀婀娜娜地一坐下就开始表达对周涛的崇敬之意,全然不顾我在一旁努嘴跺脚眨巴眼,竟从在学校读书时喜欢周涛的诗歌说起,直说到周涛散文对自己的震撼和影响。周涛的脸上顿时光芒万丈,几乎每隔五分钟就大声称赞一句: “好!”可恶的是他在兴奋之余还不忘关照我和马文,时不时得意地瞟上我俩一眼。尤其是在素素说到许多崇拜周涛的女士听说他到大连来了,都希望能有机会见见他时,周涛竟激动的跃身而起,大叫一声: “好,素素好!”,急不可待地
与素素热情握手,在我们面前摆足了胜利者的骄傲姿态。
不过周涛也有骄傲不起来的时候。周涛与王中才一起出去游历,走到哪里人家都喜欢让他们题字留念。王中才不怵,提笔运气,笔笔有功底,字字都秀丽。周涛没练过毛笔字,只落了个在一旁看眼儿的份儿。想必是受了一路的刺激,分手时,周涛甩给了王中才一句话:我回去就练字儿,不信还写不过你个老匹夫?!王中才只宽容大度地微微一笑,他才不信周涛的疯话呢,练字是那么容易的吗?没个三年四载五冬六夏的历练,你恐怕连柳公颜真卿欧阳询都分不清!没想到,半年后周涛直抵沈阳王中才家中,下车伊始便大呼小叫地要笔墨砚台伺候。不须酝酿,也不用运气,周涛上来就挥毫泼墨,一张接一张地狂书起来。王中才定睛看去,不禁哑然失笑,字写得好赖且不说,居然每幅字的后面都堂而皇之地题款:供王中才老匹夫临摹!据说,周涛的字此时已在新疆亮响了牌子,经常在报纸上露脸呢。仔细端详,那字虽无经年描摹的根底,但形态恣意,狂放不羁、走笔不俗,骨力刚毅。如今的周涛是走到哪里都有人向他索字了,周涛于是感觉好得不得了。为了不使他昏昏然落得个骄傲使人落后的悲惨下场,我打定主意不张口,坚决不向他求字。一日,周涛一脸真诚地对我说: “晓丽,我想求你一件事。”我从没见过周涛这般神情,想他定是碰上了为难事,立刻义从心起,脱口就说: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得到。”周涛面色凝重一字一句地说: “你能不能向我求幅字,”见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立刻又补充了一句: “作为回报,我可以向你求幅画。”说罢,做期待状殷切地望着我。我立刻笑喷了,手指着一脸坏笑的周涛,上气不接下气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我的虚荣心既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当然再不肯辜负了这个正中下怀的好机会,立刻心甘情愿地备好笔墨请周涛赐字。周涛大悦,一连挥笔写了数张,给我的,给我老公的,给我们夫妻的,不一而足,连我上小学的女儿也未能幸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