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妈妈


□ 林元春(朝鲜族) 孙文赫(朝鲜族)译

  ◎林元春(朝鲜族)

  ◎孙文赫(朝鲜族)译

  新元小区走进老龄化社会已经很久了。虽然这个小区建成只有十几年,却很少有人看见年轻的妈妈,就像一片土地因为缺水只能钻出一星半点儿豆苗。因为紧邻着布尔哈通河,空气新鲜,水质又好,很多从国外挣钱回来或正在国外挣钱的人,纷纷到这儿来买房养老,新元小区就这样成了老人世界。

  早晨,这里的老人们比上班族还忙碌,他们有的要陪孙子孙女等候幼儿园通勤车,有的要送孙子孙女上学。他们为了哄孩子早上多吃一口自己吃不上早饭,他们怕孩子热着又怕冻着,这件那件穿穿脱脱反反复复地折腾,自己连鞋都来不及提好就牵着孙子孙女的手往学校赶。

  这个世界真是颠倒了。过去,儿媳妇早早地准备好饭菜,老人只要拿起儿子递上来的饭勺吃饭。现在呢,70岁高龄的婆婆,还要代替儿媳妇当“妈妈”带孩子。汪清奶奶就是这样,自从在汪清蛤蟆塘山沟里种地的儿子儿媳把刚满月的孩子丢给年迈的父母去韩国挣钱,汪清爷爷奶奶就成了哲锡的“爸爸”“妈妈”。

  哲锡生来最先听到的话,最先学会的话,最先说出的话,都是“奶奶”。刚满月大就开始在奶奶怀里长大的他,一直连妈妈的脸长得什么模样都不知道,也难怪他的脑海里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妈妈”的概念。

  哲锡快过一周岁生日的时候,在韩国打工的儿媳妇回来了,说是要好好给哲锡过生日,还要在延吉买房子。

  “哲锡!”

  看到离开时还不满一个月,现在正骑着木马玩得高兴的儿子,儿媳一把抱过来又是贴脸,又是亲嘴,高兴得泪流满面。

  “哲锡,我的乖乖……”

  “哇——”

  不知是被突然的“强吻”吓的,还是认生,哲锡这小子大哭着两只小脚乱蹬起来。

  “妈妈,是妈妈啊!”

  哲锡双手推着妈妈使劲往后挣,可他越是这样,儿媳就抱得越紧:“这是怎样的孩子啊!在韩国每当挤奶时,就想着他情不自禁地掉眼泪;晚上睡觉时一想起他,奶水就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了啊。”在韩国当奶妈照顾和哲锡同岁的小孩儿,这一年来每当那孩子赖着不喝牛奶时她掉泪,给那孩子穿漂亮衣服时她掉泪,那孩子开心地笑她掉泪,那孩子往她怀里拱着找奶喝她也掉泪……这些不都是因为想念哲锡而流的眼泪吗?可哲锡却不认识自己的妈妈,挣扎着要离开妈妈的怀抱!

  “哇——”

  哲锡的脸由红变青,简直要哭晕过去了。

  “不行啊,现在还是认生啊。”汪清奶奶看不过去,把哲锡接过来抱在怀里。哲锡的小胳膊紧紧搂住奶奶的脖子,就像水蛭那样牢牢黏在汪清奶奶怀里抽抽搭搭。儿媳妇也在一边儿无声地掉眼泪。

  “不要太伤心,到晚上睡觉就没事儿了,总是亲生骨肉嘛。”

  但是到了晚上哲锡这小子一点儿没好。他紧紧贴在奶奶身上让她动弹不得,小眼珠滴溜溜盯着自己陌生的妈妈。直到睡觉,他也没让妈妈靠近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更多关于“妈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