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在韩剧中


□ 陈惠芬

  韩剧在我国的流行是一段时间来人们关切的热点。有关的讨论中,“怎么拍”被放到了显要的位置,人们普遍赞赏韩剧的制作精良,认为如今重要的不是“拍什么”而是“怎么拍”;而一些影视界人士则“忿然”于国人对韩剧的“纵容”,认为韩剧剧情节奏这么慢,如果是国内剧,早就被骂到狗血淋头了。“怎么拍”无疑是一个重要问题,在考验到“主体”生产能力的同时,更直接关乎对眼球的吸引,韩剧显然深谙其道。然而,把注意力一味地放在“怎么拍”上,或将它简单地理解为画面的安排或节奏调度的问题,则将遮蔽韩剧中另外隐藏着的、值得我们重视的其他一些重要的面向和层次。有一些论者谈到了传统的儒家文化对韩剧的影响,而我这里力图要指出的则是它对传统的“突破”,或者说,其于传统的表象下对现代理念的积极“引渡”。
  韩剧中家庭生活剧占了大约一半的比重,而剧作者大多为女性。家庭历来是女性的主要“领地”,女性作者与家庭生活剧的“联袂”本不为奇,然而,家庭生活剧之在韩剧中占了半壁江山,除了“性别”的缘由——是女人写(或为女人写)和女人看——之外,与国家政治的变革亦有着相当的关系。韩国学者李泰曾指出国家政治与韩剧的关系,在他看来,“韩剧发展的根本动力是国家的民主、自由”,两者间的关系“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在一九九三年以前,韩国乃是军人政府,其间,虽然民众反对独裁统治的运动不绝如缕,而国家尚处于军人政府的掌控之下。韩国诗人辛东门曾这样描述军人统治时期的韩国:“静静的后方/温暖的村路/没有战争也没有敌人/你怕那深夜踏过的军鞋声吗/我的祖国啊//特别是那不分昼夜/比铁链还沉重/颠来倒去的/‘向前走’/‘向后走’的号令/你不烦闷吗/我的祖国啊//还有那既没有罪/也不受罚/堵住我们的眼和嘴/叫喊着/靠近的皮鞭/你不愤怒吗/我的祖国啊。”独裁表现在社会文化方面,则“韩国影视一贯的主题是:‘反共’,尽量远离现实生活,减少对现实的批判”。而一九九二年以后民间和国民政府的建立,则使有关种种成了明日黄花,影视拍什么自然不再是问题,普通百姓平常过日子的饮食男女、家长里短不仅重新获得了表现的合法性,且因为政治变动而有了新的意义。国家政治在韩剧的发展中无疑有着重要作用,而从一个更为宽阔的视角来看,其崛起、尤其是其中家庭生活剧的方兴未艾,除了政治的原因外,还与更为广义的社会变革有关,乃是对于不断发生的“变迁”的反映与回应。韩剧之值得我们瞩目的,是在亲情展现的同时,也是现实矛盾、新旧思想冲突的平台。《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开篇便将两代人的“冲突”提上了“议事日程”,做母亲的着急女儿的婚事,女儿们却各有各的说法和“活法”。韩剧经由大家庭的“家长里短”、“婆婆妈妈”所表现出来的,最值得我们重视的乃是其对传统家庭/“亲密关系”的重新打造。
  表面来看,当代韩国的婚姻家庭观仍未免是传统保守的,如人们普遍发现的韩剧的“干净”,几十集看下来,恋爱中的男女常常连一个热吻都没有,更不用说暴露镜头。然而,即使是从韩剧现有的屏幕表现看,当代韩国的婚姻家庭也已变化多多。未婚妈妈和离婚男女都不时可见,昔日情人的突然出现,私生子女和生身/养父母的复杂关系,青年男女的酒后性关系……凡此等等,是韩剧中常有的插曲或剧情组织方式之一。但故事再离奇曲折,情感再凄婉复杂,通常都只是/只能出现在婚姻之外(前);一旦建立起婚姻,便不容有违婚姻家庭准则的故事任意发生。韩剧的家庭生活剧基本上不搬演婚外恋的场面,不给婚外性关系以叙事空间,婚外情、“第三者插足”乃是一桩严重的事,“插足者”亦会在相当程度上背上思想包袱。《人鱼小姐》中雅俐瑛的父亲抛弃病中的妻子停婚再娶,不仅对妻女造成了伤害,也给自身带来了负面影响,从报社辞职后,办出版社又倒闭了,住房也越搬越小……无不表现出编导者们的意向——其维护、“保守”现有婚姻的意向与传统的家庭观念“何其相似乃尔”!差别在于,在传统的婚姻规则里,标准是双重的,所谓规则事实上只是对女性一方有效,“婚后的双重标准是一个真实现象”,“对妻子来说,单单通奸行为就是‘对财产法和遗传思想的不可饶恕的违背’,一旦被发现就要遭受极严格的惩罚。对比之下,丈夫的私通则被普遍‘认为是令人遗憾但却可以理解的小毛病’”(吉登斯)。《人鱼小姐》等正是意识到了传统婚姻关系中双重标准的存在,而将现代男性和女性重新置于了同一标准之下。曾几何时,现代男性和女性一样,在相互关系中“忠诚”和“亲密”等词语成为重要的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关键在于,在一个“民主”、“平等”日益成为时代精神的社会里,日益强大的妇女,已不再能受制于双重标准。
  如此我们不难意识,韩剧“保守”婚姻家庭的取向与传统的婚姻观似乎不无一致,却并非一回事,倒更类似于吉登斯“第三条道路的家庭观念”:“我们需要一个第三条道路的家庭观念,它既有别于那些根本无视家庭问题的人,又不同于那些企图使时光倒转到女人外出打工之前的人。”韩剧中不少女性尤其是中年妇女仍是家务劳动的主要承担者,甚至一些年轻女性也常在婚后的一段时期里扮演了全职太太的角色。如果以女性是否“居家”为标志,那么,确如有论者所以为的,韩剧中没有女性主义“政治正确”的禁忌;然而,却不等于没有女性主义的意识或取向。韩剧的“有趣”和“务实”之处在于,它的女性意识不立足于对传统女性角色的彻底否定(在韩剧的编导者们看来,这显然不可能或者也不必要),而致力于“拉近”两性间的“距离”,让男性或主动或被动地向女性“靠拢”。于是,除了变婚姻的双重标准为同一标准外,韩剧中的男性还时而被“派”往厨房工作,《黄手帕》中身为孝子快递公司社长的“他爸”,常亲自下厨,为怀孕的妻子做“好吃”的;《人鱼小姐》中从来坐享其成的朱旺爸,当家中女性集体病倒之时,也破天荒地入了厨房。《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中,女人们集体外出赏花,把孩子留给了家中的男人们照看。结果,节日一样的赏花季节交通成了大问题,女人们被困在车里,不能按时回家给男人们做饭,男人们只好吃煮得糨糊一般的方便面,女人们则找到了一个好借口,美美地品尝了一顿西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6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