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看新中国电影第一吻


□ 金作人


1968年冬天,我从小学四年级直接进入复课后的中学。
1969年的春天,学校组织了一场电影,是《列宁在一九一八年》。由于停课而在家里疯了两年多的我们,闹哄哄等待着电影的开演。我身边坐着的是我最好的哥们儿,他以神秘的表情告诉我,电影里有男女的“那个”,他家胡同里的一个小子为了看“那个”已经看了 7遍这个电影了,而且是看完“那个”起身就走……我半信半疑——一部描写伟大导师的电影怎么会有“那个”呢?
当瓦西里和他娇小的妻子热烈地拥抱接吻时,场内响起一片怪异的喧哗!我看到一些女生将头深深地埋在胸前或假装整理自己额前的刘海,不敢看……
那一年我16岁。
这期间,禁欲主义在我们的文艺作品被演绎到了极致。在1970年开始拍摄的样板戏和1974年恢复拍摄的故事片电影中,爱情,作为一种高级的人类精神活动被彻底清除出银幕,叙事中所必须涉及到的夫妻生活,也被处理得简单、可笑甚至荒唐。如果说17年电影尽管不能出现接吻,是以“国情”作为说辞的话,那么“文革”电影根本不准表现男女之情,却是以不容置疑的霸道告诉你: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不谈爱情!于是,我们在这些影片中看到了江水英的丈夫在部队服役,阿庆嫂的丈夫在上海跑单帮,赵四海四十好几的人仍旧孑然一身且悠哉游哉,美丽的海霞正处青春妙龄却没有一丝青春感情的萌动……

也正因为如此,每当中国的观众在《多瑙河之波》中看到水手米哈依和自己的妻子安娜亲昵时,惊讶地张开了大嘴……
记得那时男女结婚的纪念照上写的是——革命战友。
而此刻,我们的旗手“江青同志”,正在津津有味地观看着《鸽子号》。
阴谋家从来都想使他欲统治的人民越来越愚昧。
弹指之间,十年过去了。
1979年,一则消息在神州大地不胫而走:第四代导演滕文骥正在拍摄《生活的颤音》,影片中将出现男女接吻的镜头!
这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祖国大陆故事片的第一次。1979年之前,中国观众只在《列宁在一九一八年》和《多瑙河之波》这两部电影中看过男女亲昵的镜头;这一年的元旦,中美建交,中国观众在美国电影《未来世界》中看到了美国人实实在在的接吻,接着又在英国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中看到了绅士风格的接吻,在《追捕》中看到了我们近邻火辣辣的接吻……中国电影也可以有接吻的情节了?一天晚上,我的宿舍里坐了一群光棍。其中一个很传统的上海人,以绝对郑重的神情告诉我:“金子,《生活的颤音》里男女接吻那场戏,男女演员都在嘴唇上贴了一层透明的薄膜……”我无法想象,今天在大街上、公汽里大接其吻的新新人类听到此说,会笑成什么样子。记得我当时以坚定的口气说“不可能!难道中国人的‘男女授受不亲’竟发扬到如此地步?”独身宿舍的光棍们,就此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和猜想。“薄膜说”不过是观点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