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读者的传统文化心理对现代海派文学的导向作用


□ 陈绪石

  ① 许纪霖:《近代上海消费主义意识形态之建构》,载姜进《都市文化中的现代中国》,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62页。
  
  摘 要: 现代海派作家主要从事文学消费品的生产,他们的文学活动必然是市场化行为。由 于上海市民是传统或外表时尚骨子里传统的中国人,所以,消费者的传统文化心理对海派文 学的规范作用显见。在读者的传统文化心理制约下,海派文学创作有传统化、媚俗化倾向。 这 种心理还对海派文人办刊、文学出版起到一定的导向作用,而这种导向又在引导 作家创作,市民传统趣味的大众文学因而得以代代相传。
  关键词:现代海派文学;文学消费;传统文化心理;海派文学的传统化
  中图分类号:I206.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8)11-0 153-07
  作者简介:陈绪石,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江苏 南京 210097)
  
  一、文学消费、读者口味、中国传统文化心理
  
  现代上海是一个消费主义城市,这从《申报》能看出来。《申报》是近现代上海寿命最长 、发行量最大的一份大众化报纸:它创刊于1872年4月30日,终刊于1949年5月27日;创办未 久 ,日发行量即达七八千份,史量才主政期间,日销量更高达15万份,因此, 《申报》是海派文化的一个缩影。《申报》最大的特点是:它是一张为广告所淹没的报纸 , 尤其在20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广告占据了《申报》的绝大多数版面,而且,各种“新闻” 、“时评”等也被广告所挤压,如此铺天盖地的广告说明,上海是一个消费 主义城市。诚然,《申报》上的广告并不都是商业广告,但物欲的消费广告是《申报》广告 的一个重要部分。它几乎无所不包:从高端、时尚的汽车、服饰、手表到日用品如香烟、 美酒、家具等;从酱油、味精到婴儿奶粉等;从男人补肾良品、麦乳精到女士美容护肤品、 珠宝等,凡是激发人们物欲享受的产品都在《申报》上极尽挑逗,诱惑人们去占有,所以, 有 学者认为《申报》“为处于世俗化过程中的上海市民提供了一整套消费主义的意识形态” ① 。《申报》只是一个窗口,事实上,商业广告无处不在,如纯文学杂志《现代》、《论语》 等上面也有不少消费品广告。
  必须指出的是,消费不仅局限在物的层面,而且文化也被消费,如上海的各书局都乐意做 广告,包括文学文集在内的不同书籍也一再被广告过,而且书籍广告是《申报》广告中的一 个重头戏。也就是说,文学作品在上海是消费品或类似消费品,后者指的是,作家不是专 为他人消费而写作,但作品最终进入商品流通渠道,在上海的海派之外的作家多是这种类型 ,他们从事文学创作的目的是启蒙或革命,而非多数的海派作家的创作主要为了谋取商业利 益。这 种状况决定了,海派作家以及在上海的其他作家是商品生产者,直接地说,在上海的作家主 要以卖文为生:“文人在上海,上海社会的支持生活的困难自然不得不影响到文人,于是在 上海的文人,也像其他各种人一样,要钱。再一层,在上海的文人不容易找到副业(也许 应该说正业),不但教授没份,甚至再起码的事情都不容易找,于是在上海的文人更急迫的 要 钱。这结果自然是多产,迅速地著书,一完稿便急于送出,没有闲暇搁在抽斗里横一遍竖一 遍的修改。”[注:苏汶:《文人在上海》,《现代》第4卷第2期(1933年12月)。]苏汶强调的是海派作家除卖文外无以为生,但作家为什么不到其他地方卖文? 显然,上海是一个好卖文的都市才使作家们聚集在这里,即便遵从艺术良知的鲁迅也是 这样的一位自由职业者,他在生命中的最后十年坚守上海,原因有很多,除了上海租界的相 对 自由、安全使得他大体上能自由地写作、独立地思考之外,再就是,据亲近鲁迅的曹 聚仁 先生说,福建省主席陈仪是鲁迅的好友,每有挫折,鲁迅就长叹说:“我要到公洽那边当兵 吃粮去了。”[注:曹聚仁:《我与我的世界》,北岳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第422页。]鲁迅在上海骂人与被人骂的次数很多,但他始终没有离开上海,因为上海能 养活他一家人,更因为在上海他用不着寄人篱下,拥有自由身。上海有众多的小市民,也聚 集了不少社会精英以及文学素养较高的人,后者是鲁迅的忠实读者。 可见,上海的混杂有各色人等决定了不同类型的作家都有数目不等的潜在读者,将文学当 作革命工具的左翼或有艺术野心的京派文学在上海均有不小反响,其奥秘就在这里。由于在 上海,京派与左翼文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商业化倾向,但仅此而已。
  从文学消费角度看,海派文人是最成功的文人,从创作到编辑再到出版,他们在多领域将“ 名 士才情”与“商业竞卖”结合在了一起。但海派文人的商业化历来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较 早 对这个问题进行批评的是茅盾,他几乎将旧海派亦即通常所说的文学上的旧派贬得一文不值 ,这显然是一种偏见。在他看来,“旧派把文学看作消遣品,看作游戏之事,看作载道之器 ,或竟看作牟利的商品,新派以为文学是表现人生的,诉通人与人间的情感,扩大人们的同 情的”[注:沈雁冰:《自然主义与中国现代小说》,《小说月报》第13卷第7号。。从当时的国情看,文学的确不应该游戏、不能载封建之道,但是,“为人生”其 实是载道的现代转换,只不过所载的东西有别。至于文学的商业化,这恰恰是现代而不是旧 的,因为它可以让文人脱离权力场自由地存在;当然,如果不处理好商业化的度,文学不免 陷入恶俗的境地。因此,商业化不是坏事情,起码海派作家证明了它不坏。其一:除了老海 派作家如包天笑、周瘦鹃、平江不肖生等,张资平、张爱玲、苏青、无名氏、徐讠于等也是畅销书作 家,其作品风行一时,深得读者喜爱,如苏青的《浣锦集》,“书上市后,极受读者欢迎, 7月份就已印第四版,10月份印到第六版,次年2月印了第七版,1946年11月则已印到了第九 版,可见长盛不衰”[注:王一心:《苏青传》,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第162页。]。需要说明的是, 流行的不一定就浅薄、没有底蕴,拿张爱玲来说, 她在语言感觉、意象建构、雅俗风格的融通等方面于现代时期出类拔萃,一些学者将她与鲁 迅放在一起比较不是没有道理。其二:海派文人往往一专多能,集作家、编辑、出版家、老 板于一身。张资平是创造社中最赚钱的作家,因没有得到应得的版税,也因为与创造社同仁 的人生观不同,他走出大集体,与人合伙创办《乐群》杂志与乐群书店。后来,因为一再复 制自己,他遭到猛烈批判,把他抬到天堂的上海,“最终又使他四面楚歌,声名狼藉,以致 退出文坛”[注:颜敏:《在金钱与政治的旋涡中——张资平评传》,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第153页 。]。自沈从文开始,学界通常将张资平作为新海派的第一人,这与他既接受了五 四新文学的滋养又认同海派文化有关,显然,他是彻底商业化的第一位新文学作家。像张资 平一样的海派文人还有不少,如邵洵美、刘呐鸥、苏青等,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他们的文化 商业行为未必都成功,但他们将文学推向市场的现代操作方式仍有借鉴的价值。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