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展现一幅江北好人图


展现一幅江北好人图

  所有的创作人员齐心协力,结果用了短短15天就把这么一部人物众多、地点众多、拍摄难度大的作品圆满完成了。
  
  大众电影:当时是怎么想到要拍《江北好人》呢?
  曹剑(制片人):一个特别偶然的机会吧,我们几个制片人聊起来要拍一部表现苏北的故事。可能有些人对江北这个概念还不是特别清楚——江苏被长江一分为二,成为了江南和江北。江北在经济方面弱一些。这就造成了这样的一种状况:在旧时代,在世人的眼里,和江南人相比,江北人似乎愚昧、落后、不开化。
  展现一幅江北好人图图片1

  大众电影:那么现实中的情况是什么样呢?
  李向民(出品人):其实有史以来,江北一直都是人文荟萃、地大物丰,出过许许多多的名人。比如早的有汉刘邦,近代知名的有吴承恩、周恩来、朱自清,***、胡锦涛两位总书记都是在江北度过青少年时光的。再比方说苏北地区的院士就非常多,这在全国都是有名的。江北人杰地灵,和江南相比,人更加朴实、随和、忠厚。当时我们就想,要是写一个整部电影都没有坏人只有好人的戏肯定会很有意思。观众观看这部戏的时候,会从头到尾被它感动、震撼。
  大众电影:导演呢?导演怎么看当初的这个创意点?
  刘新(导演):作为导演,我听到这个“没有一个坏人,都是好人”的创意点时也很激动。当时我都能感受到这部戏的那种让人备感亲切的光芒。但是这就随之带来一个大问题:矛盾在哪里?冲突在哪里?乍一看,这部戏似乎没有矛盾冲突,而这又恰恰是剧作上的大忌。
  大众电影:在剧本创作阶段,编剧是如何找到突破口的?
  刘新:这一点我特别佩服编剧、上海戏剧学院的朱苹老师。她后来特别巧妙、轻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年龄大一点的观众都知道五十年代有一部叫做《今天我休息》的电影。里面的人物也都是好人,不过是人就会有缺点,人和人之间总会发生各种各样的误会。于是编剧就用剧作法中经常用的“误会法”来解决了这个问题,使得整部戏剧情紧凑、高潮迭起,特别好看。
  大众电影:作为一部小成本的影片,能出来现在这样的效果,确实很不容易。作为制片方,你们是如何协调的?
  徐丽玲(制片人):做这么一部戏确实是很困难的。在筹备阶段,出品方、制片方反复商量,下决心用小钱拍大作品。没有钱,那我们就回避高科技,土法上马,精打细算,用出色的执行制片人来把握全部进程。举个例子,剧组没钱租大摇臂,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大炮”。那么我们就利用在扬州当地拍摄的优势,就联系到供电局。他们免费给我们提供用于检修高压电的升降车。摄像机放在供电局的升降车上,平稳、安全,效果丝毫不差于剧组通常用的大摇臂。
  大众电影:据说《江北好人》剧组还建立了党支部?这种做法现在真的很少见了。
  徐丽玲:是的。剧组建立党支部,这是多少年前中国电影的优良传统了。这次我们重新把这种优良传统恢复起来了。我们的剧组其实就是一个战斗集体,大家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一个人做一般剧组好几个人做的事情。所有的创作人员齐心协力,全组没有打牌的、没有酗酒的、没有玩耍的。结果用了短短15天就把这么一部人物众多、地点众多、拍摄难度大的作品圆满完成了。
  刘新:在开拍的时候,我就对全组的工作人员说,如果不是一个和谐的团队,就不能拍出和谐的作品,不能展现出一幅和谐的江北好人图。结果剧组工作人员每天工作15个小时左右,把生活水准降到最低,省下来的钱用于拍摄。常常是拍到深夜,每人一碗凉拌面、一盒油炒饭就是夜宵了。
  徐丽玲:记得有一天在东圈门附近拍摄一场雨戏,演员连着十来个小时不停地被消防车的水笼头浇。一位素不相识的扬州大妈被打动了,她在自己家里熬了满满一锅姜汤,然后推着小车、带着锅里的姜汤来慰问剧组工作人员。扬子江茶社的徐永珍总经理,年近七旬,是国家著名的烹饪大师,她的手艺国家领导人、外国元首都品尝过。老人家见剧组工作人员实在太辛苦,就在自己家里亲手做好各种馅心的热包子,又亲自送到剧组里来。剧情里有一大段戏是发生在医院里的,当时制片部门去联系苏北人民医院。刚开始医院方面不答应——人常说洪水、地震、摄制组是三大害嘛。但是当他们听说是拍摄一群江北好人的电影时,院长书记就为剧组在医院拍摄大开绿灯,提供了各种方便。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