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命


□ 陈启文

香幺爹

我的胎发就是香幺爹剃的。剃头的,只有敢剃胎发的才配叫一声师傅。胎发稀软,连同刚出娘胎时的胎皮一起粘在头皮上,婴儿刚生下来,头皮下的一块天灵盖还是空的,脖子也没长稳,忽悠忽悠地。一刀下去,略略有一点闪失,那小脑瓜儿说不定就……人命关天啊,可不剃不行,不剃那头发不长,长出来不黑。
我爹把香幺爹请来时,心里毛毛的,紧张得不行,那会儿香幺爹才二十出头,刚出师不久,一副剃头挑子是他师傅送的。但他师傅不敢剃胎头,一摸到婴儿那蛋壳似的小脑袋瓜儿手就发抖。村里也就没一个人叫他师傅做师傅,都叫他剃头的叶长子。香幺爹自然不想一辈子被人叫做香跛子,他要拿我开刀了,我是他这辈子剃的第一个胎头。
看见我爹在墙角里发抖,他安慰我爹,这人嘛,干啥都有个头一回吧,是不?
我爹更加紧张了,说咱不剃了咱不剃了。
我在我娘的怀里哼哼唧唧吃奶。娘也说咱不剃了咱不剃了。香幺爹不吭声了,蹲在南墙根下专心磨那把剃头刀。香幺爹把刀磨了,拿到嘴边吹吹,一丝笑意在刀片儿上一闪,那刀立刻就触目惊心的亮。剃头刀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快的刀,最快的刀能把最纤细的东西划断。香幺爹用一只手把我的脑袋捉住了,看看我爹,又看看我娘,那目光显出几分凶煞、强悍。我这刀快吗?我爹我娘连连点头,快,快!香幺爹说,那我就剃了,别看我,看刀,凝住神,对,把精神都集中到我这把刀上。我爹我娘的眼神便都看着那把刀了。刀在发丝里迅疾地走动,盈盈一挑,便泻落下一片片的头发,又婉转一拧,一小片胎发从我的耳根处落下,宛如无意溅落的一声叹息。我宁静入睡,头发轻微飘落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飘进我的睡眠,很像一个梦境。
我爹我娘看着我明亮的额头,干净光滑得像蛋壳一样的脑袋,互相望望,以为我重生了一次,又各自大笑,还想要我认香幺爹做个干爹。香幺爹却连连摆手说,别认,先别认,你们先得把辈分弄清了,说不定我是这伢的爷哩。我爹姓陈,但我娘姓香。我爹扳着指头一算,我这个干爹还真不能认,平时哥呀弟弟呀乱叫一气,认起真来,香幺爹还真比我娘高一辈呢,当然也就高了我爹一辈。香幺爹便严肃地说,你们得管我叫叔哩。我爹赶紧端起杯子给他敬酒,叔,再喝一杯。
香幺爹的名声越来越大,走家串户,理着几个村子的人头,搞得他师傅都混不到饭吃了。他师傅叶长子便又反过来拜他为师,跟他当了两年徒弟。在我们那里,剃头的都是残疾人,香幺爹是个跛子,走路一跷一跷的,一只手拎着剃头箱子,另一只手要按住那条残腿的膝盖,才能走。能走,能站,能躺,就是不能坐,屁股坐不下来,想歇会儿,就用椅背顶着屁股,跷一会儿。叶长子倒是不瘸不跛,全须全尾的一个人,但个子太高,在我们那地儿上个子太高了也算是残废。
我三四岁时,常看见香幺爹手把手地教叫长子学剃头。叶长子快五十岁了,香幺爹像教训儿子一样地教训他,你看你,又走神了不是?香幺爹常说,这剃头啊不但要眼里清静。连耳根也要洁净,刀子一拿,心就要完全静下来,你静不下来,心里一定有别的东西。
叶长子悄悄跟别人说,我心里就是不对劲,他是我教出来的呢,怎么又轮到他来教我了?我咽不下这口气啊。他跟香幺爹学了几年不但没学会剃胎头,连别的头也不会剃了,后来干脆就不剃头子,改行当了骟匠,剃头刀变成了割猪卵子的刀。
香幺爹剃了一辈子头,终身未娶,别看他是个跛子,找媳妇还挑三拣四,尤其是瘸腿跛脚的不要。他说,我一个人跛还不行,还要讨个跛子回来看着生气?三十岁以前,香幺爹发誓要讨个好脚好手的堂客。还别说,真有位叫梅的姑娘在临出嫁之前突然拼死拼活地要嫁给他。
乡下姑娘出嫁,先要开脸,用两根细线把脸上的汗毛绞掉。这活儿也是剃头师傅干的。对女人来说,那可能是极快乐的事情。香幺爹用手指头轻轻一捻,那女子就轻轻叫了一声。看不见那两根线在哪里,只看见香幺爹的手指在捻动,像菩萨捻着念珠。那女子开始还只是克制住了的细声呻吟,渐渐就变成了痛快的叫唤,像在床上叫唤,叫得让人心尖发颤,还有点迷乱。一个乡下姑娘长到十八九岁,在无知的欣悦中像植物一样茂长,被这两根看不见的细线把脸一开,仿佛就在梦中惊醒了,突然知道自己是个女人了。
香幺爹的两只手早已不动了,梅还捉着他的手紧紧地捂在自己的脸上。那手好暖和,软乎乎的。梅被这双手捻得唇红齿白,于艳丽中有股妖娆之气。她大叫了一声,我的菩萨啊!
梅一回家就要悔婚,她发誓,除了香幺爹谁也不嫁,无论她当篾匠的爹怎么打怎么骂,她都要嫁给香幺爹。可香幺爹没有娶她。香幺爹掐指算了一下,这女子比他整整小了两辈,该叫他爷爷哩。哪有爷爷娶孙女儿的?
梅出嫁那天,始终是低着头,皱着眉,但没有表情的脸上有时会出现一丝微笑。香幺爹站在一边看热闹。过轿子时,人最拥挤,突然有人扑上来掴了他一耳光,快得让人没看清是谁打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