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戏班


□ 毕 亮

马戏班
毕 亮

  一
  
  马戏班是在清明节两天后来到官当镇的,比耍猴把戏的河南老头迟了五六天。
  那天落了场大雷雨,之后天边挂起一道彩虹,一辆军绿色解放牌大卡车在官当镇遛了好几个圈,最后驶进自来水厂。汽车停稳,从车上跳下来一群男男女女,他们一帮人插科打诨有说有笑。在一位中年肥胖男人指挥下,他们开始在自来水厂的空地上安营扎寨。肥胖男人是马戏班班头,他们管他叫杜团长。三四个钟头后,临近黄昏时,自来水厂竖起了一个大大的用帆布搭成的棚子,里头可以容纳几十上百号人。后来的几天,自来水厂整天锣鼓喧天,比以往镇上结婚嫁女的人家还热闹。
  起初,张达不晓得官当镇来了马戏班,他在卧房里练习玩魔术,两张扑克牌变五张牌。魔术是去年放寒假时,在县城二姨妈屋里玩,他跟表哥学的。听到锣鼓的声音后,张达丢下手里的扑克牌,走出家门,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狗日的,敲锣打鼓,又死人了!
  走到距离机械厂不远的地方,张达看见耍猴把戏的河南老头正在收摊,稀奇得很,竟然没几个人看他耍猴。前几天都有一大帮人看他玩猴把戏,大人小孩里里外外围了好大一个圈,挤得水泄不通。那只猴能连翻十几二十个跟头,还能跳芭蕾舞。有人给它扔花生,它就拣起来掰了壳往嘴里塞。有调皮的小孩朝它丢石头,它立马打个转身,拿红得发亮的屁股照那丢石头撩贱的小孩。猴子跟头翻完了芭蕾舞也跳完了,老头便从身边的包袱里掏出个生锈的搪瓷碗。气喘吁吁的猴子接过搪瓷碗,跑到人堆前,一圈一圈作揖。于是看猴戏的大人知趣地从裤兜掏出毛票,纷纷扬扬搁进碗里。
  马戏班来了,老头生意清淡了。张达跟在垂头丧气的老头屁股后面,旁边的猴子朝老头望了一眼,一骨碌爬到他右肩上,伸手捏老头耳朵,像是安慰他。老头不领情,骂了一句河南话,大概是“手贱”的意思。猴子立马不动了,乖乖蹲在老头肩上。张达听到老头叹了好几口气。
  就在老头叹气的时候,黑皮不晓得突然从哪里冒了出来,他站在张达旁边,露出不屑的表情对张达说,猴把戏有屁看头,就是一张红屁股!黑皮发现耍猴的老头掉回脑壳,双眼空洞望着他,他赶紧把声音压低了,用手指着自来水厂的方向,细声细气说,张达,去自来水厂,那里来了马戏班!
  张达说,黑皮,你莫扯谎哄我!
  黑皮做了个赌咒的手势,边做边说,张达,哄你不是人,是老母猪!
  张达说,那你怎么不去看马戏表演?
  黑皮说,看马戏要买门票,两块钱,我穷得布挨布,没钱!
  讲完黑皮转身走了,走了十几步远,黑皮像是想起什么事,又停下来,掉回脑壳大声说,张达,我去搞门票钱,听说马戏班能表演魔术“大变活人”!张达看黑皮的样子不像扯谎,他朝自来水厂走去。
  走到离马老倌屋门口两三米远,张达不敢动了,他像电线杆一样,笔直地站在青石板街上。中风的马老倌坐在门口的藤椅上晒太阳,嘴角流着涎水,涎沫滴到胸口褂子上,浸湿了好大一片。张达乜斜着眼睛朝马老倌望了几眼,心里骂马老倌邋遢,身上的褂子比尿布还脏。马老倌在门口,张达不敢往那里过,马老倌还没中风的时候,每回见到他,都要骇他,拉着他绘声绘色讲鬼故事,什么孤魂野鬼什么黑白无常……马老倌还告诉他,七月半过鬼节,半夜躲在门缝里,能看到他过世的婆婆,她专门从丰都鬼城走过奈何桥回来看孙子。张达听得一惊一咋,后背心凉飕飕的。自那以后,张达半夜不敢起来屙尿,实在憋不住了,才打着手电筒,喊母亲陪他一路上茅房。后来张达见到马老倌就躲,躲不过就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