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离开


□ 杨 邪

  祖父走了,那么突然。
  在我们这个和睦的大家族里,一个亲人的失去,对于年届而立的我来说,还是第一次。可是,祖父走得太突然了,我感觉在整个短暂的过程中,自己仿佛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悲伤,然而他便已经走远。
  小时候,从我有记忆开始,祖父似乎便是个身体虚弱的老头子了。祖父作为一名小学教师而光荣退休的那一年,我八岁。那时候祖父还没到退休的年龄,他办了“提前病退”,有一半的原因是为赶在国家废止“接替”的政策之前,让我的二姑以他的接班人的身份而拥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单位;而另一半的原因则是,他的身体也确实不好。祖父患有气管炎和肺结核。在我的印象中,祖父常年气喘,大老远都能听到他可怕的喘息声。此外,据说肺结核菌的传染性是非常强的,所以祖父与祖母不但长期分餐而食,并且还长期分床而眠,他的床前总是摆放着一只盖着盖子的高脚痰盂,从来不让我们孩子靠近它。
  退休后,祖父去一家运输公司做过几年会计,接着先后让家乡附近的几座小学请去做代课教师,又是好多年。我记得祖父的身体逐渐健康起来,那是在他真正彻底退休在家之后。呆在家里的祖父,除了喜欢读报纸、健康杂志,喜欢看电视新闻,喜欢关心和谈论国内外的政治经济大事,除了喜欢三天两头慢悠悠步行到五里地外的镇上赶集,还热衷起了搓麻将。我感觉,随着祖父在牌桌上愈陷愈深,他的身体状况也日益改观了。祖父的脚步开始虎虎生风,手势有了劲道,讲话有了气力。而最关键的是,他变得乐观起来,谈笑风生,两眼放光,神采奕奕,每每斗志昂扬出门去,归来则春风满面,仿若将军凯旋。
  祖父刚开始搓麻将的时候,尚是偷偷摸摸的,可纸包不住火,到底还是让我们家的人知道了。先是祖母跟祖父吵了几次。接着有一天晚上,父亲把刚迈进门的祖父堵在了堂屋里,言辞非常激烈。父亲简直是怒斥了,大意是指责祖父从前不务正业,赌博赌得差点倾家荡产,如今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想让全家从此又不得安生?父亲的态度和口气让躲在隔壁的我大为惊讶,而我更惊诧的是祖父,他居然自始至终一声没吭。
  正是那一次,我从父亲嘴里知道了祖父的一些往事。原来在年轻的时候,作为地主家的大少爷,祖父可是个嗜赌如命的人,他每天往外面背银圆,不知道输了多少,反正后来直到变卖田地,而田地也让他给输了不少。那时候父亲还是几岁的小孩子,但父亲清晰记得,祖父的腰间每天都别着驳壳枪,只要祖母一数落,他便掏出驳壳枪,戳着祖母的脑袋,吓唬说要毙了她。
  原来弱不禁风的祖父在年轻时还有这么一出!为这,我还偷偷乐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不过,那时候我开始到工厂里上班,很少在家,也不知祖父究竟是怎么争取到自由的,反正后来的结果是,麻将他照旧搓,并把搓麻将这事儿从地下性质转到了公开化的状态,而且家里所有的人都再也没有过阻挠与非议。
  祖父的晚年生活无疑是充实而惬意的。祖父退休了,什么都不干了,但他还有一份非常可观的薪水,这薪水还一次次往上涨,而且时不时地,还有额外的这补贴那补贴。除了薪水和补贴,祖父还享受国家的公费医疗,到医院里花一百块钱,他自己只支出五块。无论是在我们这个大家族里还是在邻里乡亲之间,祖父的生活都是让人羡慕的。此外,祖父教了大半辈子的书,在我们家乡,他所到之处,都能获得尊敬的目光。据说即使是在牌桌之上,哪怕他老是赢钱,别人也还是都喜欢跟他坐一桌,因为他脾气好,牌风好,而且边搓牌边聊天,上知国家大事天文地理,下知生活小事鸡毛蒜皮,大家即便输了钱也还是觉得有一份额外的愉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