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徽州民居中的“自然”构成


□ 胡天璇


徽州民居中的“自然”构成图片1
“构成”(Construction)在中国直到很晚才单独成为一词。甚至在1980年版的《辞海》中,还没有单独的构成一词,只出现了“构成主义”。与“构成”意义接近的有“构图”,在中国传统绘画中称为“章法”或“布局”。①现在,在艺术设计领域,我们通常把“构成”看成是“在一般使用目的的前提下,如何建立有秩序的空间结构的命题”。②由此可见,现在设计创作中随时用到的“构成”,在二十年前的中国还只是一种模糊的、绘画范畴的概念,而在二、三百年前的情况更是无从知晓。
但是,令人惊奇的是,虽然在过去构成的含义并不明确,我们的祖先却无意识的一直在使用构成的规律。处于安徽南陲的黄山、白岳之间徽州地区的明清民居群落就处处呈现出一种“自然”构成之美。在那里,有着一个个古村落群,遥望层层下落的屋顶,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节奏的律动 ;而以横线为主的轮廓线中,一切又变得格外的恬静。正所谓静中有动,动中寓静。
我们把徽州地区的明清民居群落的构成看作是一种“自然”的构成。之所以如此说,一是因为当时“构成”的概念并没有形成,人们是在无意识的前提下,创造出了我们今天叹为观止的构成奇观 ;二是因为这是一种“自然”形成的构成,而并非刻意地为了构成而构成。在此,我们根据主体的不同,大体上将这里的“构成”分为两种形式,即静态的构成和动态的构成。

一、静态的构成

世界上并没有绝对静止的事物,这里所说的静态只是相对而言的。相对于来来往往的人群,相对于时间的流动,作为主体的古老的房屋,延伸的小路,还有平静的水塘,这都是静态的。所以我们称之为静态的构成。
在构成的一般规律中,和谐被看成是构成的最高形式。③徽州民居自然构成正是一种和谐美的典范。
俯瞰徽州的古村落群,可以看到整个村落多为黑白相间,屋宇层层而下,而以水平直线居多,少有曲线。白色的整体墙面与黑色的屋顶组成了主旋律,水平的屋脊线和垂直的墙线构成主体框架,耸起的马头墙和大小不一的小窗点缀其间,与前两者相呼应,构成点、线、面的统一体,为原本单调的整体增添的变化。
从空间构成来看,整个村子大都是方块形的一正两厢的四水归堂形式。方形成为最常见的形式。然而,由于整个村子都是依地势而建造的,或改水道,或借山势,这其中必然会有边缘的残余地带。这些“边角料”就成为突变的发生处。例如卢村的一处戏台,就成为突破固有形式,创造新形式的典范。由于这些边缘地带的不确定性,故而产生的形式也丰富多变,在统一的整体中变化创新。
徽州民居的单体建筑中,对称与均衡是最常见的形式。徽州明清住宅的基本形式为“平面正房三间,或单侧厢房,或两侧厢房,用高大墙垣包绕,成为天井”,④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四水归堂”式。从房屋的平面图来看,虽然受地形的影响很大,但主屋的对称形制是不可改变的。
严格的对称形式势必会显得严肃而缺乏变化。徽州民居却很自然的破除了这种严格的对称 :虽然其大门和正厅本身都是对称的形式,但两者一般并不在一条中轴线上,让人有曲径通幽之感。同样,在空间与空间的夹角处形成的死角,也被很好的利用起来,成为精致的亮点,同时也打破了正厅的绝对对称形制,在平面构图上达到了均衡。
远观徽州民居,能体会到其律动的和谐;走进去,则能体会其对称的庄严与均衡的趣味。但如果再走进去,关注一下其内部装饰,就会惊叹其中所蕴涵的强烈的节奏与韵律。试看外部简单的高墙和黑瓦,进入内部空间则是繁花般的精妙雕琢。内庭四周的栏板大都被饰以有秩序的竖线形花纹,形成连续不断的快速重复节奏。弧形的随梁枋和有着精致雕刻的隔架科,又形成了另一种较为缓慢的重节奏。两者结合起来,就如同和谐的二重唱。当然,这种节奏和韵律并不是随意而为之的,而是根据场合与生活场景的不同而变化的,不同的环境中会使用不同的节奏。

二、动态的构成

徽州的构成之美不仅在于其沉凝不动的老屋、高墙、雕饰。当你流连其中,在历史长河中享受光影,时空的变幻之奇,更能感到一种无处不在的流动之美。
徜徉在徽州古村落中,犹如置身于一幅巨大的黑白立体的构成作品之中,明亮与黑暗始终一路伴随。
在狭小而悠长巷道中漫步,两边是高耸的砖墙,一路皆是高墙的阴影,无穷无尽。偶尔在两墙之间的间隙中,撒下一抹阳光,犹如黑暗中一块块白色的亮点。在小巷中穿行,这种黑白构成就不断地在我们身边出现 ;光影也如万花筒般,不停的在变幻流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