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辽代僧尼法号、师德号与“学位”称号考 ——以石刻文字资料为中心


□ 张国庆

  石刻文字资料显示,辽代僧尼有“法号”,得自“具戒”时,之前用俗名;部分僧尼得法号之同时另取“法字”;僧尼同辈之“弟子”或“门人”的“法号”首字相同。辽代高僧名尼有“师德号”,师德之号由皇帝赐之,受赐条件为“德法双馨”;德高法重之“大师”、“大德”可由二字“师德号”晋升为四字“师德号”;一些高僧名尼在荣获“师德号”的同时,还会被“赐紫”及授俗官誉职,并荫及弟子和俗亲;师、德之号有差别,前者关注“学问”,后者侧重“寺业”;赐号程序是由“大德”而进“大师”,“师号”高于“德号”。辽代僧尼有“学位”称号,分不同层类,获得“学位”称号的基础是“专攻”之“术业”;“学位”称号有两类:一是“××法师”,一是“讲(业、念、诵、习)××××沙门(比丘、比丘尼)”;在第二类“学位”称号中,可依其首字之含义,分为高、中、低三个层级。

  关键词:辽代 僧尼 法号 师德号 “学位”称号

  作者张国庆,辽宁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地址:沈阳市,邮编110036。

  有辽二百余年间,佛教盛行,出家僧尼难计其数,寺庵僧尼有“法号”,高僧名尼有“师德号”,大多数僧尼还有与自己“所业”佛教经典相关的“学位”称号。以往国内外辽史学界对辽代佛教已有较多研究,成果亦较丰富,①然因记载辽代僧尼“法号”、“师德号”及“学位”称号的文献史料鲜见,石刻文字资料又极零散,故至今尚无人对此课题作专门系统之研究。②笔者不揣浅陋,钩沉出土之辽代石刻文字资料,拟对辽代僧尼“法号”、“师德号”及“学位”称号作些探讨。

  一、“具戒”时所得之法号

  “法号”,又称“法名”、“戒名”或“法讳”,僧尼出家“具足戒”(“具戒”)时由所礼之师起授。因为僧尼出家人寺,目的是学习佛法,以求自身脱俗以及度化众生,所以,在他们取得正式僧(尼)籍时,必须有一个区别于世俗之名的二字法号。辽代亦然。

  辽代石刻文字资料中常见僧尼出家“具戒”时遵师命取得二字“法号”之记载。如天祚帝乾统四年(1104)的《安次县正觉寺传戒法师法性塔记》载:传戒法师出身于南京道河间邢氏之家,“礼正觉寺持念上人澄远为师,果蒙摄受,得服勤劳。讳承师训,因号法性,时届清宁二年,遇普度坛,具大乘戒”。①乾统六年的《为法遍造真言幢记》亦记载了法遍和尚出家“具戒”时取得法号的过程:“俗姓褚,礼天开寺口季如为师,年一十五岁,受具,训名法遍,年二十四。”(第560页)天祚帝天庆五年(1115)的《大安山莲花峪延福寺观音堂记碑》记载了燕京永泰寺恒策和尚遇“恩度”(“恩具”)得“法号”义从以及后来又改“法号”为恒策之事:“姓王氏,上谷矾山县新安人也。生有异表,幼而神俊,肄居宝峰寺崇谨为师。七岁遇恩得度,本名义从。幼岁曾伏二虎,百法为业。十六启进,后习性相,靡不圆通。永泰寺守司徒欲摄为资师,资道合方改今号(恒策)。”②辽代一些石刻文字中甚至直称僧尼“法号”为“具戒××”。如辽道宗寿昌二年(1096)的《寂照大师并门资圆湛身铭》题名中即见“具戒囿湛”、“具戒遵止”、“具戒遵一”、“具戒遵白”等。(续编第234页)进一步证明了辽代僧尼之“法号”确实是在“具戒”时获得的。

  辽代佛教信徒在出家后、“具戒”前称沙弥或沙弥尼时是没有“法号”的,这在辽代石刻文字资料中也是有着明确记载的。如辽道宗清宁四年(1058)的《显州北赵太保寨白山院舍利塔石函记》题名中即见“沙弥平儿、猪儿”(第290页)。此“平儿”、“猪儿”显然都是他们出家前的俗名。辽道宗大安二年(1086)的《觉相等建经幢记》题名中见“大天庆寺东贤圣洞主、讲经律、护胜大德、沙门觉相,门资善赏,门资善规,门资善存,门资善信,门资善恤,门资善思,圆觉奴,九圣奴,三贤奴,七佛奴。”(续编第183页)该题名中的后四人“圆觉奴”、“九圣奴”、“三贤奴”和“七佛奴”显然不是“法号”,应是觉相和尚尚未“具戒”的沙弥“门资”。辽道宗大安六年的《上方感化寺故监寺澄方遗行碑》中见“建塔门人士隆、利生奴”(第422页)。这里的“士隆”应为某沙门之“法号”,而“利生奴”显然是另一沙弥在家时的俗名。辽道宗大安七年的《广宣法师塔幢记》亦见建幢人广宣法师“门徒三人,长日金芝女,次日思乡女,次日天仙女”(第435页)。很明显,“金芝女”、“思乡女”和“天仙女”均是出家而未“具戒”、尚未取得“法号”的沙弥尼之俗名。辽道宗大安九年的《僧思拱墓幢记》记载了思拱的弟子中有尚无“法号”的沙弥和沙弥尼:“弟子五人:长特口习学华严经玄谈沙门文超,次讲唯识论沙门文惠,口(次)沙弥华严奴,沙弥口法奴,沙弥四儿。”(续编第211页)这里的“华严奴”、“口法奴”和“四儿”亦均是沙弥们的俗名。天祚帝乾统四年的《沙门道冲为亡母造陀罗尼幢记》记载道冲和尚崇佛的母亲曾拜一没有“法号”的沙弥尼为师:“母俗姓王氏,年至不迥,知薤露之能几(下缺)于空门,礼宿县尼赵大姑为师,训名妙善。”(第546页)此“赵大姑”肯定不是该“尼”的法号,她一定是没有“具足戒”的“沙弥尼”;而“妙善”则是入“空门”而出家的王氏“具戒”后所取之“法号”。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辽代僧尼法号、师德号与“学位”称号考 ——以石刻文字资料为中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