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史华慈问题”


□ 赵瑞广

  《中国政治思想的深层结构》,是《史华慈论中国》这本书里的一篇短文,它提出的问题却引人深思:
  在中国历史中,有一思想特质似乎贯穿它的发展,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典范”,但我更愿称之为“深层结构”。我并不是指它是儒家所特有的,而应该说是先秦许多思想家(像墨家、法家、道家等)所共有的特质。为什么我会对此感兴趣呢?因为有一个恼人的问题总是不断出现:为什么中国历史上始终不曾出现过一个与此深层结构相异的替代品?
  史华慈这里所说的“深层结构”,实际上就是指中国历史上至高无上的皇权,在中国思想史上,正如史氏所言,从没有人敢于给它设计另一套替代品,从而避免这个类似西方政教合一的高度集权的体制所给中国带来的负面后果。
  对于李约瑟的那个著名问题,有些人可能还聊以自慰,我们历史上毕竟有过技术领先的时候;而对于史华慈的这个问题,关于最高权力的探讨,还真让我们无言以对。在中国的漫长发展史上,它实际上成了我们文化的一个软肋,一块中国思想史上不可逾越的天花板。我们的先人从来没有古希腊时代那种城邦民主的尝试,也没有古罗马共和制的权力架构。虽然老子有过小国寡民的设想,但那是历来的主流思想家根本不屑于考虑的。
  怎样对权力进行制衡,特别是对最高权力进行制衡,以防止其带来的巨大弊端,一直是中国古代士人们的一块心病。儒家思想家所开出的医方,也只有对皇帝进行道德的教育,用正心诚意来格君心之非,以道德的游丝来矫正君权的出轨。但历史证明,道德的作用在现实的利欲面前所占的砝码太轻,权力的列车一旦发动,只有相应的权力才能让它停下来,而道德,则有点像没赶上火车的旅客,只有落得在旁边自怨自艾的份儿。
  史华慈自己给出的解答是中国的传统士人惯于把这个深层结构的替代想成是“乱”,故不敢去改变它,维护社会秩序的考虑超过了一切,所以不敢质疑或挑战这个深层结构。
  当然,史华慈所说的大致不差,怕乱可以说是点中要害。但除此而外,还有没有别的因素呢?
  战国时期可以说是中国思想的奠基期,因为战国的纷乱,各派的思想家大都设想着一个大一统的天下格局。这其中,墨家的思想里有尚贤、尚同的观点,特别是其中的一句话,还让许多人产生了无限遐想:“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墨子·尚同上》)殊不知,墨子说这句话是有前提的,那只是在上古之时,“天下之所以乱者,生于无政长”。这如同儒家所津津乐道的尧舜禹禅让一样,是不可能施之于他们当时的时代的。而且墨家的“尚同”,是要思想和舆论的高度一致,不容异议,如果真的实行,也不见得比秦始皇高明到哪儿。西汉时,虽然武帝列儒学为独尊,但儒学也只是政权的装潢,关于终极权力的话题还是不容讨论的。公羊学家符节令眭弘在昭帝年间,上书请汉室学尧舜禅国让贤因而被诛(《资治通鉴》卷二十三昭帝元凤三年),就生动地讲解了皇帝对于儒家思想活学活用的底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