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书人


全勇先

  说来惭愧,好长时间不看书了。严格地讲,我算不上什么读书人,但是我却喜欢和读书人交往。

  一般来说读书人的良心没有太坏的,修养自然也要比不读书的人高一些。打个比方:在舞厅里能遇见为争夺舞伴儿大打出手的舞客,却没听说过两个读书人在图书馆里,一个扯了另一个的脖领子说:“你丫要是不给我《小说月报》,我拿大棒子抡死你!”

  读书人应该都有一双明澈的眼睛,就是里面偶尔布满了血丝,也绝无半点儿混浊。这是长久地生活在精神世界里的结果。经常卡拉OK的,经常搓麻的,经常找小姐捶巴捶巴的就不行——眼睛混浊,茫然,充满了低级的欲望,东北话讲有点儿“那样儿式儿的”。

  读书人一般都比较清高,在人群里不招人讨厌也不讨人喜欢,读书人对物质生活的不看重使他少了敌人;对精神世界的看重,使他少了朋友。

  读书人都有些孤独。

  读书人大多都很迂腐。现实生活中不能游刃有余。他们一般心地善良,理想主义,浪漫和富于同情心。

  读书人可以为了一本书,翻遍了全市的图书馆,可以拿出几个月的积蓄去买一套心爱的书。所以书贩子们把档次高的书籍都往死里提价。好几十块钱一本,成百上千一套也都屡见不鲜,他们知道读书人的心理。一般黄色内容的低档货色,其实卖得并不贵。贵了,没人买。

  我小的时候听姐姐讲过一个故事,说是欧洲某地的一位在书店给人打工的售货员,经常看到一个七八岁的穷孩子趴在书柜的玻璃板上去读一本摊开的书。他觉得很有意思。第二天的时候他就把那本书往后翻了一页。那穷孩子再来的时候又惊又喜,贪婪地读了一遍又一遍。以后售货员每天翻一页,那孩子每天都来读,再以后……那孩子成了欧洲十分著名的记者和作家。那个售货员也成了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我想这种感人的故事只能发生在两个读书人之间,两个爱钱的人之间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从小爱上书店的孩子,长大说不定会有点出息。要是说孩子从小喜欢在小卖店门口转悠,或是爱趴银行门口看别人查钱,将来有没有出息就不好说了。

  我的观点是孔已己的境界要高于阿Q。

  我小的时候没书可看,家长和老师也不让看课外书,怕学坏,偶尔弄一本,藏在书包里,心儿幸福得怦怦直跳。回到家关上门窗,把课本放上面,课外书放下面包着,要不就拉开抽屉,把书摊开了放在里面,一听响动,用肚子轻轻一顶,抽屉就合上了,非常巧妙。不过就是这样也常常掉脚。我父母都是搞了几十年公安工作,斗争经验很丰富。正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看课外书不能太入迷了,太入迷容易被抓住。有一个学期,我连着落网两次。老师把我拎出来,脸朝墙站着。那时候我比现在脸儿小,皮儿薄,好哭。一哭,老师就心软了,让我坐下,下课的时候再把书还给我。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抓,老师就火了,那时候再哭就不好使了。有一次我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叫班主任抓了现行。她指着我的鼻子说:“全勇先啊全勇先,瞅你那小样儿,生铁还没炼成的,你还炼上钢铁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