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蜘蛛


□ 李梦芸

  她是在上班的途中看到这个蜘蛛网的。

  她家住在五楼,蜘蛛网是结在三楼的一个拐角处,最近天气湿气重,好几处都有蜘蛛网。大家都抱着一种事不关己的态度,看着就看着,没有打扫一下的想法。本来嘛,交了钱的,凭什么要自己动手。大家并不关心交的钱仅仅是运走垃圾的费用还是包括打扫楼道的费用在内,总之,这事不该自己管,也没人愿意管。

  这张蜘蛛网引起她的注意,是因为它和别的蜘蛛不一样,比别的蜘蛛大,特别是腹部,仿佛怀孕的妇人一般,她不知道是否蜘蛛怀孕就是这个样子,它颜色比一般蜘蛛更加艳丽,不知道有没有毒,但是她一直是反感蜘蛛的,很多年前她得过蜘蛛疮,那种痛到现在还令她记忆犹新,尤其是蜘蛛疮丑恶的样子,每每想起都会让她一阵恶心,不能想象那样丑恶的东西竟然长在自己的身上,尽管她也算不上美丽。

  每天过那里的时候,她都会忍不住看那里一眼,看看有没有人来打扫,更多的是担心它爬下来,她最怕它爬下来爬到某个什么地方躲起来,什么时候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爬到身上,无论是谁,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这个想法有点荒诞,她还是老是去想。可是她每天路过那里,蜘蛛网都没有被扫掉,但是它也没动,一直静静地在网中央待着,好像从来没有动过似的。每次看到它在那里,总是会觉得身上哪里隐隐的发痒。

  事情一多起来总会叫人觉得日子有慢吞吞的感觉,何况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她来到单位,不主动和人们打招呼,一张脸因为连日来的痛苦与焦虑显得发青。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打开电脑,电脑启动了半天,她熟练地打开文件,但是脑海里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是一系列的习惯性动作在支撑着她,她竖着耳朵,努力地想把周围人说话的声音收集过来,一些貌似与她有关的词使她几次中断接下来的动作。她的余光在观察着周围人的表情,平平常常的两人靠在一起都令她神经紧张。

  得早点把这事解决,她在心里默默念叨,从小到大一直争强好胜的性格这次给了她很大的压力,因为这件事被传得众所周知,她觉得自己的生活面临着一场巨大的挑战。很多年前,她和丈夫相识的时候,他的条件比自己还差一点,作为一个外地女子来到这个城市,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接触到一个条件还行的男人,她觉得是自己的努力与坚持得到了应有回报,当年妈妈一脸担心地问她,他会不会欺负你?她一脸不屑地回答,他?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她一直相信在这件事上不会有差池,因为她是一个能干的女人,一个硬气的女人,拒绝了他父母的帮助,坚持用两个人自己的力量组成家庭,他有什么资格对自己不好?虽然她不是什么美女,估计他也没胆量有那个贼心。

  一晃十年过去了,他们的女儿也有七岁了,她一手将这个家里里外外操持得妥妥当当,公公婆婆对她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老公的职位也升迁了,不注意看自己不觉得,可是女儿有天给她说,妈妈,你脸上有好多难看的斑,她才想到,这十年过得其实也不那么轻松。

  那天她正在单位上班,时不时地和隔壁的同事嘻嘻哈哈,看门的师傅叫她,说,有个女的找你,她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个一脸得意的女子站在那里,肚子大概有四个月的样子,她一下子愣住了。

  又是一个庸俗的故事。

  她回到家铁青着脸,等着那个应该受审讯的人回来,可是到了晚上十点还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她怒气冲冲的拿起电话,可是对方却是关机,她一下子不知所措。拿着电话发了半天呆,第一次有了一种无助的感觉。

  第二天没有去上班,把女儿送去上学后就赶到公公婆婆家,只有婆婆在家,一开门她看见婆婆为难的眼神,知道老人家也知道这事了。她一下子怒不可遏,但是又半晌说不出话来,老公没在这里,估计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她坐在沙发上,等待一个人前来认领她的愤怒。婆婆拿着一杯水放在她面前,轻轻地握住她的手,眼里满是关切的眼神,对她说,孩子,无论如何,爸妈都站在你这一边。

  她突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过了几天他终究回来了,也只是一会儿,很识趣,拿着几件自己的衣服,递上来一张打印好的纸。她看都没看,坐在那里像个泥人,但是满脸的怒气在脸上没有一点消减的意思。他深深吸一口气,说,房子,存款都是你的,要是不想带女儿,我来带吧。她鼓着眼睛,鼻腔中发出一声,哼!说,你也有资格?他又继续站了一会,终于拿起自己的东西,把那张纸放她面前的茶几上,准备走,她一把抓起那张纸,几下撕个粉碎。

  他关门前并没有回头,她用余光观察到这点,她冲他大声吼叫,你休想满意!

  他还是关门走了,没有停留,连停顿都没有,他了解她的脾气,以她的急躁性格,这种事情不可能轻易息怒,很可能会采取极端的行为,他都做好了准备。

  她缓了口气,站起来开始找电话号码,女儿前几天就送到自己母亲那里,叮嘱绝对不要让她父亲见到她,她找来防盗门公司的号码,拨通号码要求换锁,并且把家里的所有存折还有房产证以及结婚证收起来,她决不让他有好过的机会,只要结婚证在手,离婚协议上她又不签字,作为过错方的他就拿她没办法。可是在收拾存折的时候发现,他的其他存折都在,工资存折拿走了,以前都是她收在抽屉里的,他不会动,钱也由她统一安排,他身上固定就带个300元左右,升职以后,为了方便才升到600元,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而且他从来也没反对过她的安排,至于什么时候把工资存折拿走的她不知道,他每个月工资有6000左右,一般很少花钱,因为女儿正是花钱厉害的时期,有时逛街的时候看中了稍微贵点的衣服她都舍不得买,他更是不提这方面要求,只是有的时候发了点奖金,就买点好的打折衣服。看到他拿走了工资存折,她感觉像中计了一般觉得这是蓄意而为,忍不住咬了咬牙。

分享:
 
更多关于“蜘蛛”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