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1979.梧桐飘落的深秋


□ 金泳

  许多年后,我还会忆起30年前母亲为我送米的那个下午。

  那时我在县一中念书。作为第一次远离父母到城里念书的农村孩子来说,想家是难免的,很多同学都在夜里哭过,由于交通不便,同学们一学期都在学校度过,因而家长按月送米到学校便成了同学们一月的巴望。那是深秋的一个晴朗的下午,晚餐时我仍在教室里写作业,省得去食堂排长蛇阵,当同桌来告诉我母亲来了时,我便飞似地向宿舍跑去。路过操场,我看见了晒在双杠上的我的被子,那一定是母亲晒的。远远地我望见了母亲,她站在宿舍前的台阶上,中等个儿,一身朴素整洁的打扮,傍晚的阳光把她的半身染成了金黄。她用那双慈爱的眼睛在来来往往的学生中搜寻着她的儿子,终于她看见我了,向我挥手。“妈,你来啦!”我高兴地跑上前去,她的脸上洋溢着笑,“你在哪儿?怎么才来?”我摸着脑袋讷讷地说:“在教室里,这会人多,待会再去。”她说:“饭我打来了,快去吃吧。”

  “妈,还没到时候呢,想不到你就来了。”

  “妈想你了,就来了,现在得闲,过几天就忙了。”

  说话间我们进了宿舍,两份饭摆在床前的木箱上,还有母亲从家里带来的一包油炸小鱼,一罐头瓶肉烩咸菜,床上是她送来的夹衣。“这是你的。”她把一份饭递给我,里面的菜是粉蒸肉,她自己吃有南瓜的那份。哟!粉蒸肉,那时是我最喜欢吃的菜了,一进食堂就能闻到它的香味,一碗碗排在菜桌上,红嫩的色泽,上面冒一层油,肉或骨头往往露在外头,让人看了直流口水。但是吃一个小菜是五分钱,吃一个粉蒸肉要二角钱,按我每天二角钱的生活费计算,需得连吃三天小菜之后,才能吃一个粉蒸肉,要是遇到买学习用品、买药之类的事,这一周甚至两周就甭想吃它了。今天,当母亲把这份饭递给我时,我便喜滋滋地吃起来,觉得今天的饭菜格外香。现在想想,为什么当时不和母亲的那份换换呢?难道这是天经地义的么?唉,我那时是太天真了。母亲又忙着招呼同室的同学来吃菜,可他们都端了饭碗远远地躲开,只拿眼睛朝这边瞅。我当时心想:你们就别害羞了,要是我妈不在,菜早被你们抢光了。母亲又把鱼一一地送到他们碗里。她见我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就把自己的饭分我一些。我说:“妈,你……”她说:“我来时吃得多,现在还不饿。”真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学生时代吃得最香的一顿饭。 饭后.母亲把买来的饭菜票点给我,她告诉我她是下午三点到的,背着米从车站一路问到学校,她说还是年轻时同我父亲一起来过县城,原来这里都是棉田,二十年了,已经大变样了。在两个小时内,她找到学校后勤处,交了米,买了饭菜票,再找到宿舍认出我的床铺,为我晒了被子,又帮我洗了床下一双很脏放了很长时间的运动鞋,然后打扫了寝室卫生,再到食堂打来饭菜。可想而知,这其间她一定问了不少人,流了不少汗。她问及我的期中考试成绩,说家里一切都好,要我不必挂念,安心学习,并告诉我弟弟参加全县初中数学竞赛得了奖,要我听老师的话,不要和同学闹意见。末了,她去收被子,吩咐我去洗碗,顺便提桶热水来洗澡,她好帮我把衣服洗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