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绝望在儿子成功时


□ 周协丰
母亲绝望在儿子成功
作者:周协丰


  最近,我读了《北京文学》2007第5期方方的小说《万箭穿心》和崔道怡的评论《孤独的扁担》,心情是那么的难以平静,仿若置身其中,感触良深。其文中的起伏,真可谓是上坡、下坡、平滑、再下坡。也就是小说中的主人公李宝莉家的兴盛、马学武的死、李宝莉的挣扎,终至绝望而告终。
  崔道怡先生在评论中写道:“作为普通读者,我同情的是马学武,我感动的是马小宝,而对于李宝莉,我不是万小景,我畏惧,我远离,尽管作家把她写得‘任是无情也动人’。”这话是何等的鞭辟入里啊!
  但我似乎觉得作者还是未曾超越冤冤相报的藩篱,善果善终的窠臼。
  我想,在当今构建和谐的社会里,马小宝这个典型的人物,是不是值得深思,值得效法?
  作为可以上清华北大的高才生马小宝,为防备自己生身的母亲李宝莉,而遵孝道就读武汉大学,这未尝不可。晋朝李密《陈情表》可为示范。但惊人的是毕业后,竟用以牙还牙的手段惩罚报复,置自己的母亲于死地而后快,其做法又何异于没有文化,尚欠思考的母亲李宝莉报案于马学武与打字员之情事,有什么两样呢?
  一个有较高文化素养的人,应以教化为至上。我们撇开其他人不说,单讲马学武、李宝莉夫妇及他们的儿子马小宝一家三口人。马学武以不扬之貌追求漂亮的李宝莉,李宝莉从马学武的情书中“认识到世界上有一种最美好的东西,它叫爱情”,说明两人的结合是自觉自愿的。本应适性者可以同居,可终是李宝莉以强凌弱,导致了马学武存在着逆反心理,走上了婚外恋的道路,招致李宝莉请求法律保护,不意把家庭内部矛盾扩大化,死了一个马学武,悲哉!
  李宝莉争强好胜,在汉正街用扁担开辟了自己挣扎家庭的道路。由于她是一个粗人,对于礼尚往来的繁文缛节她当然不顾,这也是由于没有文化修养的缘故。其实她的身骨还是蛮好的,风流不在着衣新。马学武说给她买件睡衣,她宁可穿马学武穿破、不要了的T恤,说是又没得外人看到,里面的人不难看就行了。
  而世俗的眼光,是甜言蜜语挂在嘴上,李宝莉心直口快,没得遮拦,这性格可能成为她的致命弱点。
  但作为马小宝,在九岁前,幼小的心底直觉父亲在世对他的好,这是非常正确的。可上了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不闻不问母亲的行为,连母亲卖血抚养他也未曾知,心里一直隐着那么一个仇恨,似乎母亲害死父亲应判死刑,只是缓期执行而已。以逻辑上说,这也是在情理之中。
  可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融合对母亲的深仇大恨,以德报怨吗?不管母亲是阴谋,还是阳谋,纵是十恶不赦,既时过境迁,也应有所缓解。莫说是对自己生身的母亲,就是对世人也应以博大的胸怀,克制私欲。其实他的母亲常常对马学武的死的报案之事内疚不已,生怕触发,说明其良心尚未泯灭。而作为有高级智商的知识分子马小宝竟这么简单地对待这个问题,未免太粗俗了些。须知母亲对马小宝的培养是多么的无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可到头来,母亲被排斥在外,一家三口去了两个。
  圣人有言,子不言父过,今母饮疚绝望在儿子成功之时,历此,和谐安在?
  当然话又说回来,马小宝这个具有高深道德文化修养的人硬是花岗岩脑袋般的要这样干,即一旦成为罪恶之人,就是母亲也必须受到严重的惩罚。杀人可恕,情理难饶,这可能从古至今永远也是一个不可改变的铁定的事实规律。诚然,作家的旨意就更加高深广博莫测了,我又还有什么非议呢?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