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草地 【原载《芒种》2011年第1期】


□ 吴克敬

  王双娃去了北草地。

  王双娃经常去北草地,这一次没有什么不同,他去了北草地,贩了两汽车的肥羊,送到陈仓城,卖给屠宰场,点着他赚来的票子,乐滋滋地回家来了。回到家里来,王双娃留下再上北草地的本钱,就把他赚下的利钱交给马红月,让她存放起来,要不然,坡头村的邻居们咋能说他们,男人是个金筢筢,女人是个银匣匣呢。王双娃特别高兴马红月从他手里接钱的样子,他把钱都送到她的怀里了,她的眼睛却还看着他的眼睛,迟迟疑疑的,好像钻进她怀里的一把钱,就是一把烧得旺旺的火,接到手里要烫了她似的……王双娃就举着钱蹭马红月,在马红月最敏感的奶子上蹭,蹭几下,就把马红月蹭得伸了手,像是匪贼一样,从他的手上把钱夺了去……乘着势,王双娃就要虎扑上去,把马红月扑倒在炕头上,和马红月翻江倒海地折腾。

  要说呢,马红月是很享受王双娃回家的生活。王双娃好吃一口她做的臊子面,她就天天做了让王双娃吃,把王双娃吃得浑身的力气攒到晚上,把她压在炕头上,让她要死不活。到了吃紧处,她受活不过,就咬男人王双娃的肩膀咬到收不住口,把王双娃的肩膀都咬破了。白天刚结上痂,到了晚上,王双娃再来压她,她的牙还会把王双娃的肩膀咬出血来。

  王双娃不惧怕马红月咬他,咬得越狠,王双娃越开心。折腾得乏了,马红月会猫儿一样蜷缩在王双娃的怀里,让王双娃搂着她,她则伸出蛇芯子似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王双娃被她咬得流血的伤口,她舔到了血,王双娃的血,咸咸的,腥腥的,她就后悔起了自己,怨自己是狗变的。问王双娃疼不疼?王双娃不说疼,也不说不疼,凑在马红月的耳朵边上,给马红月唱他从北草地学来的信天游。王双娃去一次北草地,就要学一曲信天游,回来了给马红月唱。马红月记得清楚,王双娃给她唱的信天游是《百灵子雀雀儿当河里站》:

  百灵子雀雀儿当河里站

  咱二人结下婆姨汉

  百灵子雀雀儿百灵子窝

  你不晓得哥哥想老婆

  鸡蛋壳壳儿点灯半炕炕明

  烧酒盅盅量米哥哥我穷

  滚滚的滚水下不了两颗颗米

  滚滚的热身子扑向你

  北草地就在天高地远的陕北,那里的草坡上生着顺地蔓长的地茭茭。王双娃说过,羊儿吃了地茭茭,肉不膻,汤更鲜,关中道上的陈仓城,几百万的人口,没有不爱吃北草地羊肉的,没有不爱喝北草地羊汤的。这是个大商机哩,他做得顺风顺水,还想着扩大业务量昵!前一次回来,王双娃就给马红月说了他的想法,自然地还给马红月唱了信天游。他这次唱的是((三年五载忘不了你》:

  想你想得吹不熄灯

  灯花花落下了多半升

  想你想得见不上面

  口含着冰糖也赛黄连

  拿起根针来纫一根线

  泪珠珠遮着看不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