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宋的故事:一位钟表爱好者的巴塞尔之旅



  
  热爱钟表,并不取决于财富,而在于痴情。
  
  早上六点起床,简单的早点之后,匆匆地去乘坐公交车;13站之后,来到小镇的火车站乘坐火车,如果赶到适合的班次,近一个小时之后来到巴塞尔火车站,有的时候还需要转火车;出了巴塞尔火车站,再乘有轨电车,大致是九点钟来到表展现场;然后一个猛子扎进去,大概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看一个展厅,每个展厅看八到十款钟表;中午就近在展厅门口吃一个香肠、一个面包、喝一罐啤酒,大概半个小时(有时时间紧张,午餐就免了),再进入展馆;下午重复上午的程序,晚上六点半左右参加厂家的晚宴或同好的交流,九点多往回赶,回到酒店大概在十一点半到十二点;洗澡睡觉大概五个钟头之后,又开始重复新的一天。
  这就是钟表爱好者阿宋巴塞尔之旅的典型的日程。
  
  爱上钟表,来到巴塞尔
  和一般人想象中的钟表爱好者的贵气的气质不同,60年代出生的广州人阿宋,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谦逊,甚至谦逊的有些过分——在乘坐电梯的时候,他肯定是最后一个进,最后一个出的。他的职业是摄影师,如果凭此猜测他是首先在视觉上被钟表的美所吸引而热爱上钟表的,似乎顺理成章。但问一个痴爱钟表的人为什么喜爱钟表,就如同问一个情圣为什么迷恋他的情人一样,是不可能有具体的答案的——有答案的话,也就不能用“痴”来形容了。
  他的第一块表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因为学习成绩好而从亲戚那里得到的奖品。那块表的表盘和当时普遍的白色或钢色的外观不同,是一种特殊的咖啡渐变色,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从此特别留意别人的手腕。也会经常特意绕道到当时位于下九路的欧米茄表店,留连在橱窗外面。自从1996年买入第一块古董表开始,收藏钟表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也就正式步入了钟表之旅。
  虽然之前也到过瑞士,但真正步入巴塞尔表展的展厅,是在2007年。可以想见,一位虔诚的圣徒来到圣地的景象,阿宋回忆当时的心情,“真的是如同朝圣”,“惊喜、震撼、奇妙、眩晕”。之前在各种表店、书籍、刊物、图册等等地方看到的、接触到的钟表,突然一下子“庞大地、各具形态地出现在眼前,如此亲近地面对,几乎不能自己,也无法具体描述得出来。”
  之后,每一年都会来到巴塞尔表展。虽然从形式上表展每年没有大的变化,但对于阿宋这样的钟表爱好者来说,每次来巴塞尔心情都不会平静——就像每年一度的七夕相会一样——充满着对每个品牌每个创新每个细节变化的期待。并且,任何一个细微的的变化,都有一种“超出想象力的兴奋”。
  
  享受盛宴,同好的乐趣
  如果不是真正的钟表热爱者,很难在近乎艰苦的几天表展中享受到乐趣——每天近10个展台的参观,800款钟表的端详——会让人的神经在极度兴奋中疲惫不堪。但对于阿宋这样的人来说,无异是一场不容错过的盛宴。
  今年同样如此,早早来到巴塞尔的阿宋,在表展开始之前先去参观了一个钟表工厂,在表展尾声的时候又参观了一个工厂和钟表博物馆。甚至,在表展结束之后,他还在巴塞尔和苏黎世等地寻找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表店。为了多看一些表店,宁肯每天吃汉堡、在酒店打地铺。但其中莫大的乐趣和满足感,又不为外人所能体会。
  2009年的表展,因为经济环境的原因,在一般人眼中似乎没有往年那样热闹,也少有大的创新,但阿宋仍然乐在其中。“在趋势上,似乎并没有往年那样明显的特征,如前几年混合材质配搭的潮流等,总的方面比较稳重、保守”,阿宋说,“往年会有一些面向小众爱好者的比较抢眼球的创新设计表款,而今年普遍面向大众趣味,回归平和,推出了很多实用型的表款,呈现出了另外一种美感。”
  发现美、寻找美、拥有美,是阿宋对于钟表最高的追求。而在他的眼中,钟表真的是笑有笑的美、颦有颦的美,无一处不异常动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