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颊带惆怅你为哪桩


□ 范小青

  到毛鱼镇路途并不远,但车是蹩脚的中巴车,路是豆腐渣工程,一个小时的车程,就坐得蒋天时昏头昏脑的,下车后随着人流走出车站,站到这个并不陌生的小镇面前,蒋天时竟有些发愣,有点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了。他掏了根烟,点着抽了几口,才渐渐地回过神来。就看到有四个年轻人朝他走过来,走近他时,他们分成了两拨,两个站到他身后,两个在他面前。不过这时候蒋天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分工,他只是在想,咦,他们认得我吗?因为他们中的一个似乎还朝他微笑。
  面带微笑的这个人问他,你叫蒋天时?蒋天时也微笑了一下,点头说,我是蒋天时,你们是——话没说完,一块黑布就从后面兜上来,扎住了他的眼睛。蒋天时只来得及瞄了那块黑布一眼,他的眼前就和黑布一样的黑了。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取走了他手上的烟。他看不见那个人把他的烟怎么了,是留着自己继续抽,还是扔在地上了,如果是扔在地上,他也看不见他是用脚踩灭了它,还是任其继续点着。蒋天时忽然有些心疼。他平时也抽烟,但抽的都是比较低廉的烟。这次因为出门办事,才特意去买了一包硬壳中华。他仰了仰脸,试着从布下端的缝隙里,看一看那根烟有没有躺在地上,可是他的脑袋刚一仰起,就被按住了,按回到正常的姿势。这时候蒋天时才猛然醒悟了,他立刻大声叫喊起来:光天化日哪——光天化日哪——他看不见周围的人有没有听到他的喊声,他也看不见他们听到他的喊声后的表情和行动,他指望在这四个人捂住他的嘴巴之前,有人跟着他的声音一起喊起来,那样就成气候了,就会惊动警察。
  可是没有人跟着他一起喊,那四个人也没有来捂他的嘴巴,周围本来还有些乱哄哄的声音,现在却变得安静起来,人声车声都远去了,蒋天时一下子慌了,说,你们是绑架我啊?你们是绑架我啊?没有人回答他。蒋天时不知道这四个人还在不在他的身边,他慌乱得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手还是自由的。他完全可以把眼睛上的黑布摘下来,他竟像个盲人似的伸出手去摸他们。结果果然给他摸到了一个,这个人被他摸着了,也仍然不吭声,只是把身子向后缩了缩,让他的手够不着他。
  接着就听到“嘎”的一声刹车声,蒋天时忍不住说,车来了。好像他知道这车是来接他的,好像他等的就是这辆车。人家仍然不接他的嘴。这样显得他很琐碎,像个多嘴多舌的家庭妇女。蒋天时也想不再说话,想沉住气,看他们到底能把他怎么样。但他不可能沉住气,他被绑架了!谁被绑架了还能沉得住气啊?蒋天时慌慌张张地说,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很快他就意识他是白问,这四个人,虽然年轻,却训练有素,嘴巴紧得很,他们搀着蒋天时上车,一只手还替他挡着车沿,怕他碰了头,动作很规矩,一点也没有粗手重脚的。蒋天时上车坐稳了,车门就关上了,车就开起来,蒋天时说,我身上没多少钱,你们可以搜,搜到的钱全归你们,手机你们也可以拿去。可是他们不要他身上的钱,也没有要他的手机。可蒋天时却被手机两个字启发了,赶紧说,我感觉到我的手机快要响了,等一会我的手机响起了,我接还是不接?我要是接的话,我怎么回答对方,我要不要告诉他我被绑架了?他想引他们说话,至少他们得告诉他怎么接手机,接了手机说什么。可是他们似乎料到他的手机不会响,他们仍然一言不发。蒋天时在心里直骂自己的老婆,男人出门,也不打个电话问个平安。

  不过老婆倒是比他有预见,老婆劝过他,叫他不要去毛鱼镇,去也是白去,要不到钱的,说不定连个人面都见不上。蒋天时不信,就给何人荣打电话,何人荣倒没躲避,是接了电话的,只是在电话里说,你不要来,你来我也没有钱还你。竟和蒋天时老婆是一样的口气。蒋天时说,你这个无赖,我一定要找到你!何人荣见蒋天时如此生气,就跟他狡辩,说自己不是骗子,也是一个受害者,最后何人荣说,你实在要来就来吧,不过我再提醒你一次,你来了也没用。蒋天时说,你别管有用没用,反正我要来找你。何人荣说,那你就来吧,你找得到的,我住在某某镇某某街某某号。蒋天时一听就火冒了,你胡说,你给我的地址不是这个地址。何人荣说,你记性倒好,那是我从前的家,已经卖了,现在我们住在出租屋里。蒋天时说,你卖了房子?你为什么卖房子?何人荣说,还会为什么,欠了人家的钱吧。蒋天时一听又火冒起来,你也欠了我的钱,你卖房子的钱为什么不还给我?何人荣说,毕竟你没有天天晚上砸我家的玻璃,也没有往我家门上泼大粪,没有往我女儿的床上扔死猫啊。蒋天时气得不轻,说,照你这么说,还是做恶人的好?何人荣说,就是这样的呀。
  想到这儿,蒋天时又气上心头了。虽然一左一右有两个人夹着他,但是这股气没被夹住,冲了上来,既然做恶人,就大家做恶人——他像个泼妇似的突然尖声嚷起来,我承认,我承认,我承认我是来找何人荣的,这下你们满意了吧——他的尖利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可一点也没有震着那几个人,倒把他自己的耳膜震疼了。他想抬手揉一揉耳朵,才发现手已经被他们控制了,抬不起来。他们控制他的手也控制得很温和,一左一右一人一手轻轻地握着他的两只手,他还能感觉到他们的手心汗嗞嗞的。蒋天时猜想这是因为自己的不反抗,他们才这么温和,如果他反抗,他们会怎么样呢?蒋天时突然觉得不能这么乖乖地听凭他们胡作非为,他又一次叫嚷起来,是何人荣叫你们来绑我的吧?这没有道理的,这太没有道理了,是他欠我的钱,不是我欠他的钱,哪有杨白劳绑架黄世仁的啊?
分享:
 
摘自:当代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