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颊带惆怅你为哪桩


□ 范小青

  到毛鱼镇路途并不远,但车是蹩脚的中巴车,路是豆腐渣工程,一个小时的车程,就坐得蒋天时昏头昏脑的,下车后随着人流走出车站,站到这个并不陌生的小镇面前,蒋天时竟有些发愣,有点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了。他掏了根烟,点着抽了几口,才渐渐地回过神来。就看到有四个年轻人朝他走过来,走近他时,他们分成了两拨,两个站到他身后,两个在他面前。不过这时候蒋天时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分工,他只是在想,咦,他们认得我吗?因为他们中的一个似乎还朝他微笑。
  面带微笑的这个人问他,你叫蒋天时?蒋天时也微笑了一下,点头说,我是蒋天时,你们是——话没说完,一块黑布就从后面兜上来,扎住了他的眼睛。蒋天时只来得及瞄了那块黑布一眼,他的眼前就和黑布一样的黑了。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取走了他手上的烟。他看不见那个人把他的烟怎么了,是留着自己继续抽,还是扔在地上了,如果是扔在地上,他也看不见他是用脚踩灭了它,还是任其继续点着。蒋天时忽然有些心疼。他平时也抽烟,但抽的都是比较低廉的烟。这次因为出门办事,才特意去买了一包硬壳中华。他仰了仰脸,试着从布下端的缝隙里,看一看那根烟有没有躺在地上,可是他的脑袋刚一仰起,就被按住了,按回到正常的姿势。这时候蒋天时才猛然醒悟了,他立刻大声叫喊起来:光天化日哪——光天化日哪——他看不见周围的人有没有听到他的喊声,他也看不见他们听到他的喊声后的表情和行动,他指望在这四个人捂住他的嘴巴之前,有人跟着他的声音一起喊起来,那样就成气候了,就会惊动警察。
  可是没有人跟着他一起喊,那四个人也没有来捂他的嘴巴,周围本来还有些乱哄哄的声音,现在却变得安静起来,人声车声都远去了,蒋天时一下子慌了,说,你们是绑架我啊?你们是绑架我啊?没有人回答他。蒋天时不知道这四个人还在不在他的身边,他慌乱得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手还是自由的。他完全可以把眼睛上的黑布摘下来,他竟像个盲人似的伸出手去摸他们。结果果然给他摸到了一个,这个人被他摸着了,也仍然不吭声,只是把身子向后缩了缩,让他的手够不着他。
  接着就听到“嘎”的一声刹车声,蒋天时忍不住说,车来了。好像他知道这车是来接他的,好像他等的就是这辆车。人家仍然不接他的嘴。这样显得他很琐碎,像个多嘴多舌的家庭妇女。蒋天时也想不再说话,想沉住气,看他们到底能把他怎么样。但他不可能沉住气,他被绑架了!谁被绑架了还能沉得住气啊?蒋天时慌慌张张地说,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很快他就意识他是白问,这四个人,虽然年轻,却训练有素,嘴巴紧得很,他们搀着蒋天时上车,一只手还替他挡着车沿,怕他碰了头,动作很规矩,一点也没有粗手重脚的。蒋天时上车坐稳了,车门就关上了,车就开起来,蒋天时说,我身上没多少钱,你们可以搜,搜到的钱全归你们,手机你们也可以拿去。可是他们不要他身上的钱,也没有要他的手机。可蒋天时却被手机两个字启发了,赶紧说,我感觉到我的手机快要响了,等一会我的手机响起了,我接还是不接?我要是接的话,我怎么回答对方,我要不要告诉他我被绑架了?他想引他们说话,至少他们得告诉他怎么接手机,接了手机说什么。可是他们似乎料到他的手机不会响,他们仍然一言不发。蒋天时在心里直骂自己的老婆,男人出门,也不打个电话问个平安。......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