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真不该去跳那场舞


□ 任大星

真不该去跳那场舞
任大星

因为跳了一场舞,就改变了男女双方两人的命运。若干年过去后,这命运的注解才在迷雾中呈现出来。一场舞怎么就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呢?

真不该去跳那场舞!唉,真不该去跳那场舞!
在那个年代,在那样的情况下,我竟然会跟了叶秀梅一起到西郊公园露天舞场去跳舞,可真有点鬼迷心窍。我太懊悔了,已懊悔了整整一辈子。
我所以要把这段遥远的往事写下来,唯一的目的便是为了使自己有个宣泄的机会。我感情上的负担太沉重了,需要得到某种程度的解脱。我相信,让如今那些个玩惯了一夜情的年轻人看了,肯定会当作笑话讲。当笑话讲就当作笑话讲吧,反正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这么生活过来的。

1

那还是1954年的事。当时三反五反运动已经结束,反胡风运动和随之而来的肃反运动还没开始,难得有一年多的时间不搞政治运动,社会生活环境相对地宽松。这一下,我们出版社里由团支部带头,业余文体活动便得到了应有的开展,到后来还常常在大礼堂里举办周末舞会。我原是浙东某中学里的一个音体美教师,因为在报刊上发表了几幅政治宣传画,才被调来出版社充当美术编辑的。我在各项文体活动中理所当然都称得上是个骨干力量,但对跳交谊舞却是个十足的门外汉。后来,身为团支部宣传委员的叶秀梅见我在舞会上老是一个人枯坐在边上充当旁观者太不像话,硬是拖着我教我跳了几次,我果然很快弄懂了一点门道,还渐渐产生了兴趣。
叶秀梅是总编办公室的秘书,上海一解放就参军,在部队里当过文工团员,不久前才和她的未婚对象一起回到上海来的。她那未婚对象和她同是浦东人,如今在某个保密单位工作,据说休息日也很忙,从未见他来参加过我们的周末舞会。叶秀梅为人很是热情大方,因为我和她都是文体活动中的骨干,在一起的时间就较多,说话也特别投机。自从她教我学会了跳交谊舞以后,每次开舞会我都找她跳,只有和她跳我才不会有什么顾虑。作为回报,遇上到游泳池去游泳,我总是悉心地教她学习各种游泳姿势。她也很喜欢我教她学游泳。
当年八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六晚上,因为天气太热舞会停办,我们十几个男女青年又相约到游泳池去游泳。没想到游泳池的排水系统临时出了故障,预售的门票一律以退票处理。于是就有人提出到西郊公园的露天舞池去跳舞。
在那段时期内,虽说一般的机关单位都已办起了舞会,但到社会上营业性的娱乐场所去跳舞,对我们这些机关干部来说却还需要有相当的勇气。因而这个提议得不到多少人的响应。到了最后,坚持着要去的只有一个发起人,还有一个就是叶秀梅;我呢,只怕太扫了叶秀梅的兴,也表示愿意跟了他们一起去。没料到到了57路公共汽车站,那发起人看看去的女伴只有叶秀梅一个人,也打起了退堂鼓。这样,上车的就只有我和叶秀梅两个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