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北京文学》的缘分


□ 何正浩

何正浩

  人和人相知相识需要缘分,而和一本杂志的相识也如此,没有缘分你无法在成千上万种报刊中遇到她,而且一见钟情。我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2002年末)我在《报告文学》上看到一则广告说,只要去一封信就能得到一本最新改版的《北京文学》。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写了一封信寄出并把这事讲给了几个老师,他们听后笑我太天真,说不过是人家的一种广告手段罢了。我静下心来想想也是,那时一本《北京文学》6.80元,再加上邮资就是笔不小的开支,还不要算各位编辑老师为此付出的辛劳。如果真兑现承诺的话,那么杂志社将为此贴上多少钱,在这市场经济时代谁会干这种赔本的买卖?出乎我意料的是,在二十多天后,我果真收到了2002年第7期的《北京文学》。面对着《北京文学》,我好生感慨,在这功利性的时代,纯文学普遍不振的年代,《北京文学》能如此信守承诺,能如此对待一个普通读者,真不简单。撕开信封后,我马上就把这本《北京文学》拿给那几个老师看,他们都说没想到没想到,《北京文学》果然是一本不同凡响的杂志。后来我们还得知,在我们学校师范的学生中也有一部分得到了免费赠送的《北京文学》。直到今天,我脑海中一直有个问题,2002年的这次活动,《北京文学》为全国读者一共赠送了多少本杂志?如方便的话,请编辑老师为我解开这个谜。我相信《北京文学》此举在不少读者心中生根发芽了,我就是其中一个。

  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能得到一本自己心仪的杂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工作十几年来,我先后订阅过几十种报刊,说句实话,这些杂志自己订阅的时间长者坚持了一年两年,短的只有半年或一个季度就停了。看后总觉得这些刊物离自己的距离太远了,没有亲切感。而《北京文学》就不同了,那些年只要报刊亭有卖的,我见了都会毫不犹豫地把它买下来摆着等有空再读。但几年下来都没买完整过,东一本西一本。为了改变这种局面,从2008年起我由零买改为在报刊亭订阅了一份,想这下可以完整地拥有12期的《北京文学》了。不料才拿到第4期,因为翻修大街,街面上的报刊亭都取消了,又和2008年后几期的《北京文学》失之交臂了。2009年我在单位的收发室订了一份,希望能得到一年的完整版《北京文学》,但最后第3期来漏了。而2010年我订阅的《北京文学》比较正常,一到十期都收到了,剩下的两期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昨天在学校收发室征订2011年的报刊目录中,我又一次填上了“北京文学”这四个字,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还是和《北京文学》相随相伴。在这里我想问编辑老师一下,2009年第5期《北京文学》杂志还有没有库存的?如果有,烦请编辑老师告知要多少钱,我想补齐2009年的《北京文学》。

  我之所以喜爱《北京文学》有这么几个原因:

  首先是《北京文学》厚重,有大家风范。《北京文学》按级别来算的话不过是一家省级刊物,属于北京市的一个文学刊物,但它并没有办成一个狭义北京的刊物,而是办成一个广义的中国人首都的文学刊物,面向全国,影响全国,所以刊物就变得大气、厚重。而不像有些省市刊物虽说是面向全国,但采用的作品就以本省为主,有明显的地域概念,给人感觉小家子气。这样的刊物能畅销吗?我看能走出那地方都很困难。《北京文学》所发表的文章来自东西南北,而不仅仅局限于北京。而且不管是有名的还是无名的作者都以能在《北京文学》上发表文章为荣,几乎期期《小说月报》上都能见到来自《北京文学》的文章,这又有几家刊物做到。

  还有,《北京文学》发表的文章种类丰富,报告文学、小说、诗歌、散文、小小说样样不缺,在其他刊物上很少有这样完美的搭配,读《北京文学》就如同享受一顿丰盛的文学大餐,营养丰富。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我和《北京文学》的缘分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