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就是生活


□ [法]韩怀远





凯琳娜
女儿随我们来到兰斯后,跟初中班上的一个叫诺埃莉的金发碧眼的法国同学很要好。没多久,家长们也开始往来了。
诺埃莉的妈妈叫凯琳娜,也许是近年来没注意保持身材,所以比一般的法国女人要胖好多。两家人在一起吃饭时,凯琳娜常常自嘲自己节食也没用,反正从来就没过好身材。事实上,凯琳娜的胖跟多年的生活习惯有关系。
凯琳娜在女儿诺埃莉和儿子克莱芒还是小小孩儿时就和孩子的爸爸分手了。之所以不说跟她丈夫离婚,是因为他们从来也就没有结婚。孩子们的爸爸因童年时父母离异而对结婚这种形式留下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与厌恶。然而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只不过从形式上讲分手时少了那种由法官来决定孩子归属的令人心怵的场面。每当谈起他们的分手时,凯琳娜总是一脸无奈。手分了,生活还得继续。为了白天有更多的时间照看两个孩子,也是为了赚点加班补助,凯琳娜在和孩子的爸爸分手后不久就选择了上夜班。从此过上了夜长日短,看着月亮想着孩子的生活。这一干,十多年就过去了。
大人分手了,可孩子不能只有妈妈。单亲家庭虽然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但孩子们永远需要的是双亲双爱。也许是一种天生的责任感,也许是现代人的一种自觉行为,凯琳娜跟孩子的爸爸都尽力不让孩子留下他们没有爸爸的印象。孩子的班上组织去外地旅游,两个人一块去学校门前送行。遇到孩子过生日,爸爸会带着礼物过来并一起吃顿饭。还好,就住在同一座城市,过来过去的也挺方便。
有一次诺埃莉和我们女儿所在班的同学去德国一座城市参观。给孩子送行时,我跟妻子第一次见到了诺埃莉的爸爸。诺埃莉的爸爸很高,有一米九多。就要开车了,她爸爸掏出一张一百法郎给诺埃莉,女儿虽然已是初中生了,但还是像小孩得到糖果一样高兴地拿着钱先在眼前晃了两下,然后幸福地吻了爸爸。凯琳娜在旁边看了,习惯性地摇了摇头。
车走了,两家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回走。凯琳娜家就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走到她家门口时,凯琳娜对诺埃莉的爸爸说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上去喝点东西。诺埃莉的爸爸回答说:“行,坐一会儿。”
由于跟凯琳娜家来往越来越多,看到诺埃莉的爸爸跟凯琳娜和他们的孩子在一起的场合也越来越多。有一天,妻子像发现什么重大秘密一样对我说,她觉得凯琳娜还在爱着诺埃莉的爸爸。当我问妻子何以见得时,妻子说从凯琳娜看诺埃莉她爸时的眼神里能看出来。我相信妻子的话,女人对女人的眼神的理解不会出错儿。
咱中国人天生善良,总希望人家能够重新生活在一起。去年夏天大家都不太忙时,妻子提议在家里请凯琳娜一家过来吃顿饭,并且专门问道是不是把诺埃莉她爸爸也叫过来。叫就叫吧,诺埃莉她爸虽说有个同居女伴儿,但从理论上讲还应该是单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