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同学


□ 葛 佳

我的自白

喜爱文学,大约是从小学高年级或初中开始。妈妈从单位借回的小说我也一本本地拿过来看,《斯巴达克斯》《红与黑》《青年近卫军》……我还记得没本书伴陪左右时那股没着没落的感觉,特别是寒暑假。
我的大学志愿是文史哲,最终,被哲学系录取。没能如已所愿坐进北大中文系的课堂,心中的不痛快好生持续了一阵子。
毕业后来到德国,我选择德国语言文学做专业,不是不清楚文学难找活路,是多少存有“不至于吧”的侥幸心理,首要的原因当然还是喜欢。文学,读不成母语的,读个外语的也算是个补偿。不料,第一和最后一个学期,七年的两头,我的儿女分别上了路,德国人管孕育叫上路,幼儿园又不收三岁以下的小儿,直到2000年迁居美国,我都没机会证实一下,难找活路,究竟是至于还是不至于。
在美国,儿女上学的上学入托的入托,我已吃了十二年闲饭,再吃,终于张不开口。认识到文学难找活路还就是至于,我开始在相对好混的信息技术领域找辙,修学分,拿证书,可是还没等我上岗,众多的电脑精英已在纷纷下岗,眼前铺就的工作图景已如我追逐的那个领域——泡沫。
我的事业心虚荣心这时开始作怪,越来越怕被人问起干什么工作在哪儿工作,尤其是回国探亲。问多了,才慢慢适应了。再问,干脆,我就说,在美国呀我什么都不干,家庭妇女。我开价低,看他们还怎么向下砍价,我懂得先发制人先声夺人的道理。好几次,对方移开原本盯住我的眼睛,小心地喃喃道,可惜了,你还念了几年大学
那依稀是2005年的5月份吧,我居住的美国北部这个叫诺斯维尔的小城,乍暖还寒,出门仍需襄上厚厚的冬衣。我为自己的活路犯愁,情绪降到去国离乡十五年间的最低点,可以和窗外的气温比低。这天,记得是早上,电话铃响,带来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我的妈妈,一个七十几岁的人那三十岁上下的嗓音。她正忙于写一本书,一本“家”书。她要我也写一点,也加盟进去,她说哪怕几千字呢, 从你的角度。
复活节期间,我装上中文软件,在键盘上按下了第一串拼音,一个汉字翩然跃上白色的屏幕,像海鸥升向洋面上的天空。又一串拼音,又一个汉字,我一字一字写了下去,虽然字与字连成的句子凹凸不平疙瘩起伏。当我键盘的梳子梳理文字的发丝不再那么吃力时,正值仲夏时分,我发现我的情绪已能和窗外的气温比高。我对自己说,行了,你有活路了,一条没法活的路。
之后,我开始尝试“写”。先试了试散文,现在,又试第一篇小说。我感谢我妈,也感谢摊上个不怨我吃闲饭的丈夫。有时,我会觉得自己不是在开始,而是在继续一条从未走过的路,从未走过,蓦然回首,却寻得见它朦胧的弯曲,隐约的高低,模糊的边际。写,因为我非找一条路走不可,写,又是我非走不可的一 条路。喜欢的事不一定就能做好,一个五音不全的人也可以钟爱歌唱。我想,意义不仅在于做好,也在于做本身。



郭新老同学黄启明的儿子。因其在表演系任教授的姐夫的辅导。几乎要考上了电影学院,这期间黄启明又被误诊成了晚期胃癌。使得郭新更对老同学动了恻隐之心。影星葛优之妹葛佳的这篇处女作出手不凡。
郭新就是料到恐龙再世,也料不到老同学黄启明的儿子黄河能拿下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初试。早上知道消息到现在,他的心一直莫名地有些慌乱。他拨通老同学的手机,试图再次推掉晚上的宴请。黄启明却说,大郭,就没见谁有你这么磨叽的,我都上路了,二十分钟,准时开到你家门口。
上午,蓝岛海鲜城的包间就已经订好。眼下,黄启明专程来接老同学郭新赴宴。没有郭新,没有郭新在表演系做教授的姐夫——黄河的辅导老师,黄河不可能顺顺当当迈过初试的门槛。头疼的是,郭新的宝贝姐夫他三个电话也没请动,说是招生考试抽不开身。他也没请动郭新,他是来拽郭新的。难道真有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道理?拖也好,拉也好,绑架也要把郭新绑到海鲜城去。谁让他俩大学四年透过同一个窗口望月,望乡,望同一个月亮,也望同一个故乡呢?
春寒料峭,黄启明脑瓜子里却鼓荡着暖融融的春意。昨晚七点三十二分,表演系公布的初试榜前,儿子的名字“黄河”滚滚流入他的眼睛。身旁传来抽抽噎噎的哭声,扭头看去,是个眼比赵薇大嘴比赵薇小的姑娘,一个初试落榜的小可怜儿。那一刻,他希望他不是再生药品公司的总裁,而是电影学院的院长。他希望有权把儿子和这个姑娘掉个过儿。不过,这样一来,现在哭的也许就是他的儿子了。也是那一刻,黄启明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开明的父亲,他彻底放弃了培养儿子接班的念头。儿子的选择就是他的选择。
瞄见黄启明驾着“宝马”在郭新的楼下找车位时,郭新还在收拾客厅。他把几乎长在了茶几上的药瓶——拿起,放入塑料袋,将传单一样散开的报纸归拢,统统请进阳台。剩下的物件东藏藏西掖掖,不悉心,也不粗心。他既不愿客厅显得凌乱,也不愿客厅太过整洁,露出有意清理过的痕迹。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