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宁静的大野(外一篇)


□ 额鲁特·珊丹(蒙古族)

  终极的甜蜜,会使人陷入晕狂。
  长久的感伤,能让人落入潭渊。
  只有甜蜜而又感伤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令人回味无穷。
  我们徜徉其间,扯着甜蜜的衣袂舞蹈,卧在感伤的刀尖上旋转,于是,便有了内心的语言,在诗意的天空下,握着一丝暖意、一丝忧郁,构思着细雨浇铸灵魂的热望,野花怜惜牧草的衷肠。
  俗常的人,没有内心语言。
  他们善于用自己的耳朵捕捉别人的耳朵,在喧嚣的群体中失去自我,不愿用自己的灵魂看清自己,而是用自己的眼睛观察别人;而我们却惯于倾听自己的心跳,在孤独的黑夜里,于缄默之中询问自我,用良知的天平、内心的语言衡量着外面的世界。
  沉重走笔于时间的涯岸,自然宽阔无边。
  春去了,携来晚夏的玫瑰。
  秋深了,扯来妙曼的雪花。
  在文字的铁犁下,季节交错而行。
  在某一时刻,我们的心中,甚至还会刹那间闯进一只寻找母亲的、孤独的、瘦骨嶙峋的驼羔,或者是一只站在树桩上寻找暖冬与和平的鸟儿。
  原本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赞颂着春的妩媚,夏的艳丽,而驼羔无望的眼神,饮风悲泣的身影,以及鸟儿受伤的灵魂,即刻就会变成一片滴血的羽毛,锐利地插在我们伤感的心脏上,落在我们持笔歌唱的指缝间。
  这时,宁静而又悲泣的大野,才让我们真正地体会到,甜蜜与感伤交织而成的夺魄之力,也使我们看清了生活的本质——躲藏在甜蜜背后的现实,让人窒息,残酷得令人痛入骨髓。
  至此,我们听到了——
  驼羔与风雪的对话。
  鸟儿与森林的交谈。
  牧野与花朵的独白。
  胡杨与沙漠的争吵。
  孤独的驼羔说:是谁夺去了喂我以乳水、陪伴我日渐长大的慈母?
  无助的鸟儿说:我已找不到栖身的暖巢、给予我甜美梦乡的大树!
  哀伤的牧野说:谁掠夺了我辽阔的疆域,吮尽我的碧绿,让我瘦骨嶙峋?苍天哪,你使我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是瘦弱的河流,蚯蚓般无力的呻吟,还是风高草低中,野兔无处藏身的悲惨景象?
  悲怆的胡杨说:我已成为沙漠中的孤魂野鬼,可是,将我推向悲惨境地的人类,却围绕着我枯死的身躯,讲述着生命永恒的故事,赞美着我的品行:活着一千年茂盛,死去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千年不朽。这是何等耀眼的光环呵,而有谁知道,那不过是一个死亡的生命,用千年不朽的悲壮之心,长久伫立的骨骸,向人类发出的无声警告!
  然而,人类是不屑于回答这些问题的。
  他们热衷于守在温暖的火炉旁,或者是遮风避雨的房间内,用极具腐蚀性的高谈阔论,掩盖着白天的罪恶,说着与旷野毫无关联的话题——金钱与美女、权力与商机。
  只有目睹草原如何沙化的苍天,才能为它们做出公正的回答——
  迷惘的、无处悲泣的、历经风霜雪雨的牧野,向着邪恶的手掌阐明你的悲愤吧,是丧心的歹人,用残忍的铁犁掀开了大地的母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