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灿灿的草屋顶


□ 萨 娜


雅鲁早晨起来披着棉被咳嗽一阵。窗户纸也被感染了似的,在她连续不断的咳嗽声里噗噗作响。雅鲁吭吭地说:快开江了,我骨头里窜着一股风,一个劲儿地嗖嗖凉哪。每年都这样,风刮够了,江也开了。
雅鲁最近有点磨叨,大概是又怀孕的关系吧,每天早晨,她睁开眼睛就要拣自己以为重要的事情唠叨…“遍。与其说是给家人听,不如说是念给自己。其实她的话内容大多重复,她的声音也含含糊糊,跟水一样流来流去,难得有一去不复返的时候。她的话大半和稀奇古怪的梦有关,和屯里唱乌春的黑塔其奶奶滔滔不绝的故事有关。所以,雅鲁如果唠叨古里古怪的故事,大多数内容她的三个孩子早已耳熟能详。
屯子里每个孩子刚懂事时,黑塔其奶奶就要给他讲故事,说明屯子的来历非同寻常。她张着牙都掉光了的薄嘴唇说:早年屯子里曾经出过真龙天子,他临死时叮嘱儿子—定要把自己光身子装进棺材里,悄悄埋至院内猪槽底下。儿子很孝顺,遵从父亲的意思办了丧事。可是出嫁的女儿回来奔丧,哭着闹着给父亲穿上衣服。下葬后,他家的黑狗一反常态,每当启明思出现时,它便跳到屋顶上狂吠,等启明星隐退之后才跳下房,天天如此。回娘家的女儿认为狗上房不吉利,找人杀掉狗。狗死后,再也遮不住龙气,天空忽然多出—颗彩气冲天的星星,—下子惊动了皇宫里的钦天监。为了查明这颗星星的山来,他沿着星星上升的路线—路找去,最后找到凯阔屯这个地方。钦天监一看地貌便勃然大怒。因为屯子居然坐落在风水宝地上,江水里还闪烁出黄金的脉气,整个环境堪称人间仙境。这里的男人自不必说了,生就的傲骨和尊贵,而女人美丽得个个赛王妃。钦天监打开棺材时,老头儿的尸体已经沿着地下水脉向东走下。他又顺着水脉查找,尸体已到地下水和嫩江汇接处,再有一步就潜入嫩江。钦天监截住尸体后惊骇极了。老头儿身体大部分已经化成龙形,还长出龙鳞,只见得裤子正往下褪,最后在脚脖子上。钦天监和手下的人把尸体砍成九段,马上回禀乾隆皇帝。皇工活也不挑时候。雅鲁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因为身子笨重,下炕慢,走路也慢,落在女儿后面。她不由责备自己:结婚的女人应该比风还勤快。男人就是女人脚下的风轮,带动女人一个劲儿地往前赶。心灰意冷的寡妇才可能早晨睡懒觉,少了男人声音的追赶,再刚强的寡妇也成了沙漠里的麋鹿,脚底聚不足劲儿。
她走进厨房时,女儿已经将火引着。她在铁锅里添上半锅水,然后用刀背敲下几小块砖茶放进锅里。当水汽像迷潆的白雾缓缓飘浮后,茶叶便打开卷儿,水呈现出温亮的茶色。她把过滤后的茶水舀进盆里,接着放进两捧金黄的炒米快眇。当炒出浓郁的米香后,便把茶水和牛奶同时倒人锅里烧开。她—边麻乎地做饭,一边听两个儿子在院里干活。她的两个儿子不仅长相酷似父亲,连走路、干活的架势都让她经常想起早年的木伦。
她第一次见木伦的时候,父亲已经答应了他的提亲。那个晚上,按照族人的婚约规矩,木伦把手捂在她的乳房上定上定下终身。她跟着他远嫁到这个屯子里,为他生儿育女;为他流淌了满世界的血。她的第二个孩子生下来就死了,她连看都没看清楚,接生婆就吩咐男人用布包裹着扔进江里,生怕孩子的灵魂找回家门。最小的女儿是她上山采榛子时生的。孩子生下时小脸憋得青紫,她用一块尖石头割断脐带,照着孩子的脚心拍一巴掌,孩子才哭出声。生完第五个孩子,她已经耗尽自己,虽然她的乳房照样蓬勃,滋出来的都是清水。她用米汤和牛奶把女儿喂到四岁。那年夏天,女儿跑到江边玩,她手里攥的两枚鹿拐骨玩具落进水里。女孩子们称这种玩具叫嘎什哈。漂亮的嘎什哈,女儿的小宝贝,女儿膛进江里去找,再也没回来。雅鲁盼望自己躺在桦皮席子上生第六个孩子时,像成熟的果实一样掉出母腹的是女儿。她为两个夭折的女儿流淌了多少泪水,只有慈悲的腾格热苍天看得清清楚楚。好像知道母亲的满腹心事,肚里的孩子踢腾几下。雅鲁拍拍肚子半忧半喜地责怪:老实呆着吧,没到你出来的时候,出来也没什么可看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