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币恩犹念


□ 杨淑革

  时间过得真快,早已过了不惑之年,越来越多的青丝被岁月染白,任怎样漂染也掩不住岁月留下的沧桑。近几年,每在职场上感到心累的时候,年轻时就喜欢怀旧的我更加喜欢追忆往事了。每每在幽暗的台灯下,翻看相册,想起年少时的种种过往,有时不免泪水潸然。

  在我就读的大连师范学校普四四班里,我几乎是年龄最小的。那些哪怕只比我们大几岁的老师们,总喜欢把自己的学生看成自己的孩子,呵护有加。几年的读书生活,就在师长的关爱中幸福度过。年长的老师当中,于我的成长最有帮助的要数王卫东老师。我不知道他多大年纪,但毕业已经25年了,老师大概也已过了古稀之年吧。记得2008年,我们在大连聚会时,王卫东老师也在座。因为当天才从长海赶去市内,我那天去得很晚,没赶上回到母校去看一看。但是在酒店里,我见到了参加聚会的所有人。我吃惊地发现,王卫东老师的门牙竟然掉了一颗。那天,我和王老师单独照了一张相。想起与老师相处的种种,不由感慨良多。

  我的“文选与写作”老师中,王卫东老师的课是上得最生动、也最受欢迎的。不惟他学识渊博,主要是由于他很亲近学生,把我们当成他的孩子。在我们班上,有三个人的作文最受老师青睐,我很荣幸地忝列其中,作文每每可以得到98分的高分。记得王卫东老师郑重其事地对同学们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不给她满分吗?不是我吝啬,是因为她字迹潦草。书法很能反映一个人的性格,字迹恭谨的人大多做事严谨。一个人的书法好坏对自己的未来会有很大影响的,所以写好字非常重要。”尽管王老师说写好字那么重要,可我到毕业以致改行了也没练好自己的字。看人家写一手好字,经常羡慕不已。有人看到我写的字常夸赞说大气潇洒如同男人一样,但是我的性格粗疏潦草有时也和男人类似,因此,吃了不少做事大而化之不严谨的亏,这是后话。接着说王卫东老师对我的评价:“别看她字迹潦草,文章还有那么点才气,以后,你们班也就他们三个人可以写出点东西。”说的是我们班长、语文课代表和我。因为考了师范学校不能参加高考,我对自己的前途经常感到心灰意冷。脑子并不太笨的我,成绩虽差强人意,但平时不用功,每每只在考试前的两天临时抱佛脚,考个及格也就知足了。但惟独喜欢语文,也因为老师偏爱,作文每每得到高分。由于骨子里我是个散淡的人,在校读书时,除了歌唱得好,得到老师偏爱,再就是作文常受到老师褒奖。

  有次上语文课,王卫东老师课前提问朗读前一天布置的短文。赶巧前一天为了看美国作家杰克·伦敦的《海狼》,我的短文只写了开头几句就丢开了。我想,我的点气不会那么差被老师点到吧?可巧那天,老师提问,我们班同学没一个举手的。于是,老师就随意提问起来。他可能以为我这个得意门生一定不会令他失望吧:“你,把自己的短文读一遍。”心怀忐忑的我就那么不幸,让老师点中了。我于是硬着头皮站起来,读起短文来。边读边想,也许老师没那么多耐心听我读完,也许读几段就会结束。然而,很不幸,那天我的前几句写得还不赖,他们听得津津有味的,读完了自己写的,我就开始即兴胡诌起来。看大家没听出来,我突然就笑堂了。之前我早就知道笑堂是师范学生最大的忌讳,上课必须一本正经的,怎么可以笑堂?鬼使神差的,笑了堂的我吃了王老师的零分,那真是尴尬至极。我在他的极其严厉的坐下声里坐下了,眼泪差点掉下来。我是他最钟爱的学生,笑堂是最要不得的。老师爱面子,要用我的失面子挽回他的师道尊严,也是可以理解的。那堂课讲了什么,我现在早已忘记,心里只悔自己为什么只写了那么一小段,为什么不板着脸自信地即兴演说下去?下课了,老师说,你把你的短文给我看看,王老师可能想给我补回几分。我小声地说,我只写了那么几句。他有些愤愤地说,就该给你零分。我不知道那个零分是否影响了我的成绩,但是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从那以后,无论有多少事耽搁,我总要把作文作业写好。一周一篇的作文,我往往都在周日的晚自习,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写好,那时有几分恃才傲物的我,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有那么几分才气。现在想来,那都是老师对我的栽培和期待啊,是他的表扬激励了我,也是他的鞭策使我能够克服自己的懒惰,通过日渐一日的积累变得成熟起来,为日后写出像样的文章打下了基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