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迅和章锡琛


□ 振 甫

  赵景深先生在《鲁迅给我的指导、教育和支持》(《新文学史料》一,47页)里说:“我在海丰中学教了半年语文,就回到上海。当时章锡琛本来是在商务印书馆编《妇女杂志》的,据说商务为了该刊登了性知识,认为猥亵,批评了他,他就辞职出来,自己办了《新女性》,又开了开明书店。”赵先生的“据说”,想是听来的,有不够确切的地方,这里想补充一下。
  五四运动后,在反封建礼教的呼声中,关于性道德问题引起了一些人的重视和讨论。一九二五年一月的《妇女杂志》上,周建人同志发表了《性道德之科学的标准》,章锡琛发表了《新性道德是什么》。主张一种摆脱封建礼教束缚的新的科学的性道德。这两篇文章发表后,北京大学教授陈百年(大齐)在三月十四日《现代评论》第一卷十四期上发表《一夫多妻的新护符》,抹煞周、章两文中主张“男女平等”、“不能把异性的一方作为自己的占有物”的积极方面,把两文曲解为“一夫多妻的新护符”。陈百年的文章发表以后,商务就不让章锡琛主编《妇女杂志》,把他调到国文部去。周、章两位写了《答<一夫多妻的新护符>》、《驳陈百年教授<一夫多妻的新护符>》两文,已经不能在《妇女杂志》上发表了,就把两文投到《现代评论》。《现代评论》把两文大加删节,排在《通讯栏》里,把题目改为《恋爱自由与一夫多妻》、《新性道德与多妻》,副标题是《答陈百年先生》。同时,在正文里发表了陈百年《答章周二先生论一夫多妻》。刊在五月九日《现代评论》第一卷二十二期上。周、章两位怕《现代评论》不登他们的文章,又另抄一份寄给鲁迅。鲁迅看到《现代评论》那样对待周、章两位的文章,就把两篇全文在五月十五日《莽原》周刊第四期上发表了,还在《编完写起》里说:“诚然,《妇女杂志》上再不见这一类文章了,想起来毛骨悚然,惊然于阶级很不同的两类人,在中国竟会联成一气。”鲁迅又说:“但待到看见印成的《现代评论》的时候,我却又决计将它登出来,因为比那挂在那边的尾巴上的一点详得多”。“可是我总觉得陈先生满口‘流弊流弊’,是论利害,不像论是非,莫明其妙。”(《集外集》)
  章锡琛在国文部编《文史通义》选注。到一九二六年一月,用开明书店名义出版《新女性》。商务里有一个规定,商务里的职工不准在外搞有损于商务业务的事。商务要章或者停办《新女性》,或者离开商务。章因此决意离开,去创办开明书店了。
  在写《编完写起》的十年以后,鲁迅对《编完写起》又写了案语,说:“《现代评论》是学者们的喉舌,经它一喝,章锡琛先生的确不久就失去《妇女杂志》的编辑的椅子,终于从商务印书馆走出,——但积久却做了开明书店的老板,反而获得予夺别人的椅子的威权,听说现在还在编辑所的大门口也站起了巡警,陈百年先生是经理考试去了。这真教人不胜今昔之感。”(《集外集拾遗》)在这里看到鲁迅的鲜明的爱憎感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