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始祖乌级的国际大忽悠


□ 胡续冬

文 | 胡续冬

  几个月前,我在翻译美国二十世纪诗人和翻译家、“垮掉一代”的精神导师肯尼斯·雷克斯罗斯(中文名王红公)的一篇重要文章《诗人译诗》时,碰到一个小麻烦。文中有个被拼写为Tin-Tun-Ling的“中国诗人”,令人十分迷乱,即使通过强大的网络资源,也无法将其验明正身。

  王红公在文中摘引了T i n - T u n -Ling一首题为《橘树影》的诗作的英译,并注明了该译本转译自法国诗人、小说家朱迪特·戈蒂埃编译的《玉书》。朱迪特·戈蒂埃是法国十九世纪后期鼎鼎大名的帕尔纳斯诗人的龙头老大、“为艺术而艺术”口号的提出者特奥菲尔·戈蒂埃的长女,她编译的中国诗选《玉书》1867年在法国出版后引起了很大轰动。

  在外文资料中不难搜索到,这个Tin-Tun-Ling是朱迪特·戈蒂埃少女时代的中文家庭教师,朱迪特之所以能够年纪轻轻就编译出《玉书》,据说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Tin-Tun-Ling的协助。朱迪特曾如此回忆Tin-Tun-Ling:“他用远方祖国的种种珍闻来滋润我的内心,我们一同诵读中国诗人的作品。他向我描绘那边的风土人情,奇幻般地讲述异国流传的神话,让我的想象里充溢东方光洁的梦境。”为了表达对Tin-Tun-Ling的敬意,朱迪特不仅把《玉书》题献给他,还收选、翻译了他本人的三首“诗作”,和李白、杜甫、苏轼等人并置在一起。

  然而,这个扑朔迷离的Tin-Tun-Ling到底是何来头?各种外文资料给出的线索大有出入。有说他是在中法战争后被法军带回巴黎协助法兰西学院院士朱利安讲授中文的,后因与朱利安交恶,流落街头;又有说他与太平军有关,太平军被镇压后,他经澳门逃到巴黎,帮一位意大利主教编写法汉字典,后来主教病亡,他陷入困窘。不管在哪种说法中,他都是一个来自中国山西的举人,甚至有着和男爵相当的贵族头衔,在巴黎潦倒之后,被朱迪特·戈蒂埃之父特奥菲尔·戈蒂埃收到家中当了个“门卿”,顺便教朱迪特学中文。

  在钱钟书的《谈艺录》里,我终于找到了这位神秘大师Tin-Tun-Ling的中文字号——丁敦龄。钱钟书当年想必也对这个诡异的丁敦龄深感迷惑,在晚清外交官张德彝的《航海再述奇》里,他发现张所记录的丁敦龄原来是个流落巴黎的卖药郎中,冒充举人和诗人骗取了戈蒂埃一家的信任,但“品行卑汙”,有“诱拐人妻女”的劣迹,即使在戈蒂埃家作了门卿也“时时不告而取财物”。钱钟书认定丁敦龄根本就“不通文理”,导致《玉书》里朱迪特的翻译出现了多处低级的硬伤,而对于丁敦龄自己的“诗作”也被收入《玉书》这件事,钱钟书感叹说这纯粹是“欺远人之无知也”。

  在外文资料中,丁敦龄除了与《玉书》相关之外,另一桩被谈论较多的事,就是他的重婚罪。丁离开戈蒂埃家之后,娶了一个法国老婆卡罗琳,后来卡罗琳得知丁在中国还有一房原配,就愤然把丁告上了法庭。卡罗琳原本是一个教英语的家庭教师,丁敦龄在法庭上声称卡罗琳被自己的贵族范儿和文学声望深深地迷住了,主动向他示爱。由此看来,丁敦龄不但冒充诗人,还冒充了小说家。如此一个超级大忽悠,近来竟有个别论者将其奉为中华文化向外输出的先驱,实在有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力设备》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力设备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