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底层视野下的女性经验


  ●王志华

  受西方女性主义理论的影响.旨在以女性独特的角度和经验来建构女性美学的“躯体写作”成为20世纪90年代中国女性文学的主要形态。这里的“女性经验”往往以身体为核心,勾连起一些被视为禁忌的女性记忆和遭际.包括女性各种隐秘的心理、感受和经历,诸如强奸、诱奸、同性恋、异性恋、欲望的放纵、成长的焦灼等等。女性的身体写作因其对这些女性经验的独有而夺取了话语权,具备了颠覆、解构男权文化和男权话语的革命性价值和意义。然而这样的“女性经验”其惊世骇俗的特征先在地决定了它很难成为一种可以人人分享的“经验”。更何况,这些“经验”来自于镜中、窗内,来自女性的“一个人的房间”,是与外界隔绝的。如果这些“经验”有一定的代表性那也只是代表了少数女性的经验.而代表了大多数的更具有普遍性的“女性经验”是被排除在外的。如果徐坤所说的女性“第三次解放”成立的话,那么津津乐道于这些经验的女性显然包含在此次解放中.但“这次‘解放’绝对不是面向所有的妇女,下岗的女同胞根本没有这种幸运”。可喜的是.包括下岗女性在内的底层女性在新世纪的女性写作中受到了特别关注.除了王安忆、方方等持有温和性别立场的女性作家以外,即便是曾经以书写女性私人经验而见长的陈染,林白等作家也开始从“房间”走出,重返现实世界,对底层世界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像《奔跑的火光》、《万箭穿心》、《踏着月光的行板》、《福翩翩》、《舞者》、《万物花开》等小说,普遍将视野转向了社会底层。那么,其底层视野之下的女性又有着怎样的人生“经验”?对这个问题的探讨.在我看来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梳理和理解新世纪女性写作的新变。

  激情:梦想和逃离

  提到梦想,很多人自然地把它和宏大、崇高、价值等联系在一起。这种认识很大程度上把普通人特别是生活在底层的人的梦想排除在外了.因为,这些人的想法在别一个阶层的人看来太微不足道了,然而正是这份微不足道才恰恰属于底层人物。梦想的拥有以及对梦想的追逐.同样体现了他们的主体性及个人的生存价值。对底层女性来说,更是如此。孙惠芬的小说《舞者》,乡村女孩“我”的所有努力都只为了七岁那年萌生的一个梦想:决定像二婶和四婶一样做一个小镇女人。而小说《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与其说书写了两个乡村女人的“姊妹情谊”,不如说书写了乡村女人曾经的梦想。潘桃并不为身置其中的乡村生活的繁琐和脏污而烦躁,因为她总觉得她生活在别处:有时在大学校园里,有时在模特舞台上。而如今现实安稳的李平何尝没有做过浪漫的七彩梦?虽然两人选择的结婚方式恰恰相反.但在这一点上却是相似的.正是这点相似才将她们由敌视逐渐引向友好。王安忆的《逃之天天》、《富萍》等小说则讲述了一个个有关女人和城市.城市和梦想的故事。

  不管她们的梦想有怎样具体的不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她们都试图超越自己所属的那个阶......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