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乡有人真儿气(短篇小说)


□ 冯俊科

  咬蛋虫吴亩三、痞子狗旺、劁猪匠牛小方、白眼狼广叔、天杀的天法……这些儿气的名字,演绎着儿气的故事,读罢让你忍俊不禁,笑过之后又会有一点酸楚。

  我的故乡豫西北一带农村,把一种人称为儿气人。儿气人或有孩童般的直率、愣头愣语,又有些像是缺心眼、不着调;或有泼妇悍男般的鲁莽、敢作敢为,又有些憨掬、滑稽,令人啼笑皆非。几十年来,几个真儿气的故乡人一直历历在目,每想起他们,心中就有种别样的滋味。

  咬蛋虫吴亩三

  咬蛋虫,是农村骂人的话。意思是一个人做了错事,被众人责问时,他往往会牵扯出别人来,或者说出与这件事本不相干的事来,转移人们的视线,减轻自己的责任。村南头的吴亩三就是个咬蛋虫。小时候,常常听村里的孩子们传顺口溜骂他:

  咬蛋虫,

  吴亩三。

  咬蛋别咬烂,

  咬烂不好看。

  这顺口溜其实是大人们编的,大人们不便讲,就通过小孩子的嘴四处传播。我开始和小朋友们一齐喊时,吴亩三已是年过五十的人了。他看上去很瘦弱,脸儿不大,脖子细长,眼放贼光,咬起人时爱歪着头,扭着细脖子,青筋绷起老高,话都是横着飞出来的。

  咬蛋虫外号的风起,其实还另有原因。吴亩三没出生时就死了爹,刚出生后又死了娘。孤独的老奶奶每天抱着他,东家一口饭,西家一口奶把他拉扯大。奶奶死后,吴亩三扛一把铁锹,去祖坟挖死去多年的爷爷干骨,要和奶奶合葬。村里的孩子们没见过死人骨头,觉得很新奇,就围在墓坑四周看。吴亩三在墓坑里一边挖一边大声喝斥:

  “滚蛋,这东西有啥稀罕?”

  孩子们哈哈笑着,往后退了几步。吴亩三弯腰又开始挖,孩子们又围上来看。吴亩三急了,刚好这时他挖到了爷爷的头骨,就双手端起头骨往一个孩子的胯裆里塞,一边塞一边喊:

  “咬蛋!咬蛋!”

  孩子们都吓跑了。很快,村里人都说,怪不得吴亩三爱咬蛋,原来这是他家祖传,他爷爷就是个老咬蛋虫。

  1966年,一场席卷全国的“文化革命”开始了。吴亩三本不愿意起来造反,他起来造反,都是“似火烧战斗队”队长马细逼的。马细当时在村中很是个人物,身穿件旧军装,袖上套个红箍,上边用黄漆涂着“红卫兵”三个大字,嘴里叼着用破报纸卷成的烟卷,指挥着一帮造反派在村中“破四旧、立四新”。一天,马细带人来到吴亩三家,说:“老咬,现在都造反了,你是老贫农,堂桌前咋还挂有中堂?那是牛鬼蛇神,必须烧了。还有那敬神的蜡台、香炉,都得砸了。特别是你住的这座瓦房,当年是分老地主王老八的,你看房顶上的几个脊兽,扬头伸角的,整天对着红太阳,多张狂?必须敲了。”说完,一群人不由分说冲进屋里,撕中堂,摔香炉,砸蜡台。马细亲自提着铁锤,搬梯子爬上房顶,三下五除二地把那几个脊兽敲得粉碎。一场革命行动很快结束了。突然,马细们发现吴亩三不知在什么时候把他奶奶的牌位紧紧抱在怀里。这不行,革命不能不彻底,他们要砸吴亩三奶奶牌位。吴亩三急了,抓住马细,说:“日你妈,你不能光砸俺家的,马兵家,老秋家,洪水家,马明义家都有这些东西,你们为啥不去弄?”马细说:“操,弄他们还不容易?但必须先把你怀里的东西弄了。你是贫农,要带头破‘四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