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镇人物三题


□ 孙方友

  白岩
  
  白岩是镇上大地主宋照斋的小儿子,土改时期枪毙宋照斋时,白岩还在娘肚子里。他的母亲是宋照斋的小老婆,当时才二十几岁,就“带篓儿”嫁给了白庄长工白老实。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儿,后来白岩也知道了。早些年,阶级斗争抓得紧,白岩不敢回颍河镇认姓归宗,又加上白老实年岁大了,深怕自己认姓归宗对老人的打击太大,于是就搁浅了下来。
  宋照斋的另两个儿子当年都跑到了台湾,现在一个在美国,一个仍在台湾。在美国的老大虽然已年过古稀,但精力仍很旺盛。他的儿子更厉害,在洛杉矶开了一个大公司,属富豪之列。在台湾的老二叫宋玉德,当年是随外祖父一起逃到台湾,现在才60多岁,年富力强,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财大气粗,也属“上榜”的富豪。改革开放之初那几年,乡政府的领导一直做工作想让白岩回镇上认姓归宗,改名宋岩。目的自然很明确,就是想以他之名吸引他的两个哥哥“支援”家乡上“项目”。白岩的两个哥哥也曾表过态,说是家中若有自家人经营,他们也可以上项目搞投资。尤其是在台湾的宋家老二宋玉德,当时刚过不惑之年,踌躇满志,很想利用家乡的资源,搞一个什么木糖醇加工基地,但又担心地方上没自家人照料,总是迟迟疑疑。白岩呢,由于白老实养大了自己,也一直处在矛盾之中。又加上白老实非常能活,八十有二了,身体还挺硬朗。就这样拖来拖去,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白岩由当年的壮年也步入了花甲之年,两个儿子也都年近四十,由于当年学业不就,现在只能外出打工。不是当建筑工人在高空作业,就是在地下挖地道,反正都是掏苦力。众人都说白岩糊涂,放着如此好的条件不利用,不但苦了他自己,也苦了他的一家人。
  大概就在这时候,他的大孙子考上了大学,得知自己本是贵族后裔,又打电话又写信,非逼爷爷认姓归宗不可。
  万般无奈,白岩只好认姓归宗。
  乡政府的领导们闻听白岩答应认姓归宗,极支持,说这可不是小事情,要隆重隆重。通过几天筹备,就举行了一个很隆重的仪式,选的是良辰吉日,又敲锣,又打鼓,还请了两班子唢呐队,宋家祠堂内外挂满了大幅彩标和大红灯笼,彩标上写:热烈欢迎宋氏祖孙宋岩认姓归宗。由于动静大,引来了许多人前来瞧热闹。
  为重视白岩认姓归宗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乡政府的领导班子几乎是倾巢出动,为抬高“会格”,还请来了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其中不但有县人大的副主任和县政协的副主席,还有一位特邀代表,就是原县人大主任郭宝贵。这本来是件好事情,却不料宋照斋的两个儿子听说参加仪式的有郭宝贵,突然提出了一个令人料想不到的要求。
  那就是要求这个郭宝贵在宋照斋的牌位前磕三个响头!
  问原因,原来这郭宝贵就是当年的土改工作队队长和颍河镇第一任区长。就是他,亲手枪毙了宋照斋!
  这个要求不但使乡党委的人吃一惊,连白岩也吃了一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